武家院子,几个身穿夜行服的蒙面男子,鬼鬼祟祟潜了进来。

一名负责踩点的山贼,走在最前面,玉面郎君郑天寿,紧随其后。

几人正走着。

忽见一个轻快的身影,自西边飞奔而来。

郑天寿:“都搞定了吗?”

小毛贼:“三大王放心,我往那黑汉子的屋里,放了五倍连的迷烟,没个三天五天,只怕都醒不来。”

“干得漂亮!”

“一会儿,大家动作都麻利点,割下那武大郎的头之后,咱们立即就走。”

“事成之后,所有参与的弟兄,都重重有赏。”

众人小声应答,“是!”

随后,八个人朝着武大郎卧室去了。

呼呼呼!

窗外,传来杀猪般的打鼾声。

小毛贼们透过纸窗上的洞,见到了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武大郎,顿时大喜,“哼!”

“三大王,那武大郎睡得就像个猪一样!”

“哈哈哈!他死定啦!”

“一会儿,咱们就将他咔嚓。”

郑天寿比了个禁声的动作,“嘘!”

“大家别激动。”

说完,他掏出迷烟,将其点燃,从窗户上的纸洞中,将烟雾送了进去。

不多时。

屋子就安静了下来。

众人就知道,是那迷烟,起了效果。

郑天寿比了个动作。

砰!

一名山贼破开窗户,众人纷纷跳了进去。

到了床前,却发现武大郎不翼而飞。

“什么情况?武大郎呢?”

郑天寿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魔鬼般的声音从房梁上响起,“小毛贼,哪里逃!”

紧接着,一张大网,从天而降。

糟糕!

中计了!

郑天寿大叫不好。

但等他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被那大网,给裹得严严实实,无法动弹分毫。

再抬头一看,只见那房梁上,挂着一条黑凛凛、全身上下只看得清大白牙的汉子。

轰!

郑天寿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喊道,“黑旋风李逵!”

“哎!乖孙子!”

“叫你黑爷爷做甚?”

“咚”地一声响。

李逵直接从房梁一跃而下,将地板砸得直冒烟。

“小毛贼,我看你是活腻了,竟敢到我家哥哥的地盘上撒野!”

“爷爷我今儿才刚磨好斧头……你们就送上门来,还挺会挑时候。”

“好!”

“那爷爷我且用它们试试,是你的脖子硬,还是爷爷的斧头快。”

嗖!

李逵从背后抽出双板斧,那锋利的斧头,竟割得空气猎猎作响。

小毛贼被吓得瑟瑟发抖,开始求饶,“黑爷爷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那郑天寿也是慌得不行,也想求饶,但清风山三大王的身份,让他开不了这个口,无奈之下,只好恶狠狠地盯着黑旋风。

李逵瞪大了双眼,“怎么着?你不服气?”

“信不信爷爷第一个削了你?”

……

“铁牛!”

“莫要胡闹!”

这时,武大郎身形懒散地,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将这些小毛贼,都绑到外面去,别让他们在这,脏了我的屋子。”

武大郎说道。

“铁牛遵命!”

很快,郑天寿以及他带来的七个山贼,被扒掉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条小裤衩,光溜溜地被绑到了院子的中央。

这几天的气温,冷得要命。

不一会儿,院子里就传来山贼们哭天抢地的哀嚎。

……

锦毛虎原本打算先去县衙将范剑拿下,随后再逼迫他,放出矮脚虎。

可谁知,才到县衙门口,就远远地看到,三十几号人,从街道的另一头,飞速跑了过来。

“大家注意隐蔽。”锦毛虎下令。

但此时却有喊了一句,“大大王,那几个人,不正咱们清风山的兄弟吗?”

“对对对!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好像是二大王。”

“二大王!快过来,大大王在这里。”

……

矮脚虎等人听到呼喊声,先是一愣,随后便欣喜若狂,哭着喊着“大哥”,就跑了过来。

“二弟,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跑出来了?”

见到矮脚虎以及一众清风山弟兄,就这么毫发无损地站在眼前,锦毛虎难掩激动之情。

激动之余,更多的却是意外。

矮脚虎得意地挑挑眉,眉飞色舞地道:

“听说是那狗官的小妾,今儿又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那狗官得意忘形之下,就给狱卒们赏酒吃。”

“大哥我和你说,那些狱卒们就是废物,小弟看他们,拢共也没喝多少,一个个就醉死了过去。趁着空档,我就带着众兄弟,跑了出来。”

锦毛虎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

矮脚虎转着眼珠子,目光却在人群中搜索了一遍,道:“大哥,三弟没来吗? ”

“来了!”

“他去取武大郎的项上人头去了。。”

说到武大郎,矮脚虎是气得牙痒痒,“大哥,咱们也去那武大郎家,小弟我要亲自割下他的狗头,以泄我心头之恨。”

锦毛虎:“别胡闹!”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二弟,咱们快走。”

说完,锦毛虎架起矮脚虎,就要往东边走去。

但此时的矮脚虎,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只见他那狡黠的小眼珠一转,又有了坏主意,“大哥,和你商量点事儿呗?”

“你说!”

矮脚虎:“是这样的。城西,有一户人家……”

被矮脚虎那么一忽悠,锦毛虎心下也觉得心窝子热乎乎的,当即下令,“兄弟们,咱们今晚,再干一票大的。”

说完,50几个山贼,浩浩荡荡,朝着城西出发。

……

城西花家。

丑时都已经快过完了,但李瓶儿还是辗转反侧。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夜越深,心越慌。

“哎!老娘这是怎么了?”

李瓶叹了一口气,打算起来喝点水。

就在这时。

她忽然听到,屋内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谁?”

李瓶儿下意识地喊了一句,一个激灵,全身的毫毛,都竖了起来。

“嘿嘿!”

“是我啊!”

“小娘子!真个想死我啦!”

借着黯淡的月光,李瓶儿看到黑暗中,有一个身材矮小、样貌粗鄙不堪的猥琐男,正在朝自己走来。

矮脚虎!

来人,正是矮脚虎!

“你,你你……你不是在坐牢吗?为什么会在这儿?”

李瓶儿瑟缩起身子,恨不得将身子直接缩进墙缝里。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小娘子,你就说,有没有想我鸭?”

“哈哈!不要急!相公来啦!”

矮脚虎一个饿虎扑食,就朝着李瓶儿扑了上去。

李瓶儿本就害怕,再加上力气也不大,三下两下,就被矮脚虎扑倒……

那矮脚虎见到李瓶儿挣扎的模样,心中更是激动难耐。

轰!

他的一双魔爪,就要去扯李瓶儿身上的衣服……

“啪!”

就在这时,锦毛虎燕顺,一巴摁住了矮脚虎的肩膀。

“二弟,眼下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赶紧走,可别把官府的人引来。”

矮脚虎哪里肯依,“大哥,别别别……你放开我。”

“小弟我被那狗官关了这多天,都憋坏了。你先让我和小娘子……”

锦毛虎立刻拒绝,“不行!”

“咱不能让一个女人,误了咱们的大事。”

“你要是再不走,就休怪哥哥无情,直接宰了这娘们。”

说着话,锦毛虎的那把朴刀,已经出了刀鞘。

“大哥,别……”矮脚虎急忙阻止。

这么水灵灵、嫩生生的小娘子,他矮脚虎心疼都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将她给宰了?

随后,那矮脚虎心一横,“哥哥不要冲动。”

“小弟现在不碰这小娘子就是了。”

“求哥哥答应小弟一个请求,让小弟带着小娘子回清风山。”

锦毛虎也知道这矮脚虎的尿性,就点头同意了下来。

李瓶儿可不傻,这矮脚虎,是要将自己拉着,去做压寨夫人啊!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求求大王,放过小女子啊!”

“小女子身上有脏病,怕是会误了大王啊!”

为了不被抓走,李瓶儿也豁出去了,也顾不得脸面,直接编造出自己不干净的谎言来。

矮脚虎都被乐傻了,这小娘子,可真是有意思。

“小娘子,你就别装了。本大王知道,花子虚那废物,根本没有碰过你。既然没被人碰过,哪来的脏病?”

李瓶儿心下一惊,“你怎么知道?”

“你该问问我,我怎么不知道?”

“好了!眼下,你就随我,乖乖上清风山,好好当我的压寨夫人吧!”

砰!

矮脚虎在李瓶儿的背上,敲了一下。

那李瓶儿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

山贼们翻箱倒柜,将花家的各种金银珠宝、器物等搜刮一空之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