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姑娘您怎么了,您不要吓我,快来人啊,救就我家姑娘吧”小莲抱着我全身剧烈抖动,口吐白沫的我,哭喊着高声叫道。

她的叫声成功地将今天这出戏的目标观众---公子引了过来。

“快去请薛神医”公子还在门口时,便听到他焦急地吩咐阿偌道。

“行露、行露,你怎么了”公子看着床上不醒人事的我,坐在我的床头,安抚着我抖动的身体,焦急地询问道,见我沉浸在抽搐之中并没有应和他的可能,转而向小莲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奴婢也不知道,今日用晚膳时,姑娘还是好好的,奴婢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儿,回来时看见姑娘就成这个样子了。”小莲吓得抽泣地叙述道。

“可是晚间吃坏了什么东西?”公子蹙眉问道。

“不是的,姑娘的吃食并不是单独做的,和奴婢们吃的是一样的,咱们匪澜院里大伙吃了都没事,独独姑娘一人这样了。”小莲解释道。

“那。。。”公子还欲问什么,被阿偌和薛神医的到来打断。

“薛神医,你来的正好,快去看看行露她怎么样?”公子指着我向薛神医催促道。

薛神医在我的脉象上探了几次,眉头紧锁着,他那花白的胡子也被他捋了多次,就是找不到病因。只得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老夫才疏学浅,查不出来安姑娘所患何疾。”

薛神医的话把公子吓得后退了一步,小莲更是卖力地哭号起来。着薛神医诊不了的症,绝对是无药可医的绝症。

我见火候差不多了,呼的一声,从床上站了起来,低着头伸出双手,拖着一只脚缓慢地往公子那里走去,口里念着:“还我命来,你这个薄情郎,害的我好苦,我要你下来陪我。”还别说,我今日这装扮还真有那么些意思,长发凌乱地披着、脸色惨白,再加上一身的白色长袍。

我这一系列动作,着实把在场的人给吓着了,小莲率先反应过来,惊恐地向众人说道:“姑娘这样会不会是被鬼上身了?”

待我触碰到公子时,公子一使了个招式,将我翻转我过来,把我束缚在怀中,听到小莲的话,沉思了一会儿,再看看已经‘发疯’到开始咬他手臂的我,觉得有这种可能,只是之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便问小莲现在该怎么办。

“奴婢听老一辈的人说,这中了邪就要请高人来驱邪,不然等那邪物占据姑娘的身子久了,姑娘就。。。呜。。。”小莲啜泣地说道。

“那还等什么,阿偌,快去天清观请道清法师来一趟,他是大齐道行最深的法师,想来定能为行露驱赶这邪物”公子朝阿偌说道。

“是”阿偌说完就要出去,被小莲拦了下来。

“公子,咱们何必那么麻烦去惊动天清观的**师,何况姑娘向来爱护名声,虽说法师是化外之人,但毕竟是男子,来给姑娘做这驱邪之事怕是多有不便。”小莲道。

“也是,惊动了天清观怕是也要惹来旁的人”公子小声的念到,又蹙眉向小莲问道:“你可有其他的法子?”

小莲见状,知道机会来了,立即向公子建议道:“我听管园子的宗妈妈说,清溪桥下有个会通灵的神婆,人称‘天仙娘娘’。宗妈妈的女儿小鲤上次也和姑娘这般,被邪祟上了身,请的就是那位‘天仙娘娘’来做的法。您看现在小鲤是不是好好的,想来这神婆有些本事,不如咱们也去将她请来给姑娘看看。如果不管用咱们再去请那道清法师过来,公子您看怎么样?”

公子思索了一会儿,虽然觉得好像有些不靠谱,但还是答应了下来,命阿偌即刻去将那神婆接了来。

我和小莲都在心里舒了口气,总算是有惊无险,按照我们的剧本进行着。这要是真把那什么法师请了来,接下来的戏该怎么唱啊。谁知我们还没高兴多久,公子突然命令小莲道:“去找些布条来。”

小莲不解,呆愣地看着公子,并未立即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只见公子的眼神越来越不悦,小莲也不敢问缘由,只得起身去找了些布条过来。

之后公子将‘发疯’的我摁到椅子上,用小莲递过来的布条将我绑了起来,绑的那是紧紧的,疼的我只想叫唤,但为了明天的计划,只得生生忍了下来。只是可怜我还得装着‘鬼上身’一样,拼命针扎,也不知道公子怎么弄得,我越挣扎这布条就收的越紧,最后我实在没办法,只得先装睡,等神婆来了再接着表演。

好在没过多久,阿偌就将和我们串通好了的那个神婆请了过来。别说,这钱花的还挺值,神婆这演的是一个专业。一套无懈可击的驱邪仪式下来,就连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鬼上身了。

“哎呀,不得了,附在这位姑娘身上的可不是一般的孤魂野鬼,而是生前带着冤屈死去的,聚集了极大的怨气而化成的厉鬼。这个老婆子我化不了。”神婆摸着我的头顶,装模做样地说道。

“天仙娘娘,求您救救我家姑娘吧,我家姑娘还这么年轻,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您就行行好吧。”小莲拉着那神婆,哀求道。

“哎,也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厉鬼我虽化不了,但压制它一晚还是没有问题的。明日你们就带这位姑娘去齐耘山上的法业寺,记住,务必要在寺里待上一个晚上,第二日下山时,保证这厉鬼不会再跟着这位姑娘了。”神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

“哦,去那法业寺住一晚便可,这是为何?”公子不解地问道。

“这位公子有所不知,这厉鬼本就埋身在这齐耘山上,受这法业寺的压制这么多年才没有害过人。将这位姑娘送到法业寺住上一日,她便可受法业寺的菩萨庇佑,厉鬼自然不敢再去找这位姑娘。”神婆如是道。

听完,公子这才点了点头,见此,我在心里暗爽:这事成了。

第二日,我们一早便踏上了去法业寺的征程。看见两万五千两在向我招手,我这心情舒畅的连扮‘鬼上身’的心思都没有了,与其演的不像被公子察觉,不如干脆不装,反正人已经被我拐出来了,想来是飞不出我的五指山了。

不过不久这愉快的心情便被眼前这座高山给整没了。开始我还卯足了劲,埋头往上爬着,只是感觉爬了很久很久,也差不多用尽了全身力气之后,再抬头时,山顶依旧高不可攀,顿时就泄了气。我不由地在心里哀嚎,抱怨这王小姐为何要把地点选择这种地方。

“公子,我爬不动了”我找了快还算干净的石头坐下,对着公子连连摆手说道。心里打的算盘是想让公子和当初在三平县一样背我上山。

没成想公子居然不上套,居然还还说:“既然觉得累,那咱们就不去这法业寺了,反正我看行露你眼神清明,也没有了那可怖的症状,怕是那鬼邪早已离去。”公子倒是气定神闲,爬了这么久,连粗气都没喘一下。

“那怎么能行,这法业寺无论如何咱都得去,这可关乎我的性命呢。”听到公子说不去了,我吓得连忙站了起来,为了那两万五千两,怎么样都得撑下去。

“呵,随你”公子说完便独自往前行去,留下在后面苦苦追逐的我。

好不容易到了这法业寺,我这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呢,眼看着就要到和王小姐约定的时辰。真是‘赶人’的很。

按照计划,我得将公子引去后山那边,然后就可以功成身退,接下来就是王小姐登场,来个偶遇。再后面就是他们两个的独处时光了。虽然是人为创造的,但是这种偶遇还是挺浪漫的。

“公子,听说后山那的景色如诗如画一般,咱们乘着天色还早,去那里看看怎么样?”我这气都没喘匀,累的全身撑在一根柱子上,艰难地说完了这几句话。

“哦,行露累成这个样子竟还有心情去赏景。”公子好笑地看着我问道。

“来都来了,总得一饱眼福嘛,明日咱们就回去了,今日不去怕是没有机会了。”废话,我那么艰难地爬上来了,眼看着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再苦再累我都要把你送过去。

“也罢,行露既然还挺得住,那咱们就去看看吧”说完公子又继续往前走,我也继续追赶着。

终于,胜利的曙光在我面前了,差点激动的我痛哭流涕,我拉着公子的衣袖,一脸难受地说道:“公子,我肚子疼,想要去方便一下,您就在这里等我,千万别走开啊。”

这里的难受只有一小部分是装的,大部分是真难受,这辈子没这走过这么多路,累的我差点是有气进没气出的。不过我还不能离开,我得在这里盯着,钱没到手,我这心里还是不踏实。万一这王小姐跟我玩阴的怎么办。

不过我在这等啊等啊,没等到王小姐,倒是先等到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