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他人求仙我求脱单 > 第三十八集 魔威初现

华仙郡商家,祖籍丹阳国氐州,以采石业发家,在三百年前的战乱中几经转折,最终定居在了华仙郡。

定居后,商家运用采石时得到的钱财、以华仙郡的山体为根本,迅速的建立家业,成立商运商会。

商运商会以矿石一类的锻造业为主,包括了兵器及菜刀等日用品,也会制作一些陶瓷,现已经是华仙郡的老牌商会之一,在华仙郡五大商会中也能排在第三位。虽然在丹阳国还算不上响当当,但是在华仙郡已经算是富甲一方。

不过与大多数富贵人家一样,商家的后人并不愿意加入到修士的行列。毕竟修仙又苦又累又难以获得成果,实在是这些打小享福的人无法忍受的,比起自己修炼,还不如花钱雇修士。

毕竟修士需要钱财来购买资源,而他们商人最不缺的就是钱。花点钱就能有修士保护自己,这种事何乐而不为呢?

(说句题外话,实际上,有一些自大的商人还会把修士当做人下人,毕竟大部分修士都只是会点法术的普通人而已,这也就养成了修士是商人眼中的打工人效果)

不过商家的人虽然不是修士,但面对一般人也有着保全自身的方法。

据传,商家祖先早年在矿山采矿时偶遇仙缘,被世外高人传了个一招半式,会个运气法门。商家祖先便是凭借这一招半式,结合自己爱用的矛与盾,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招式,这才得以在乱世中存活下来,成就一番伟业。

这个防身法便是商不凡所使用的“矛盾三式”:

以攻击为主的“万碎之矛”;

以防守为主的“不破之盾”;

以及攻守兼备的“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面对这三招,一般的修士根本不是对手,因为他们大多在念咒期间就被干掉了。但面对高手就不一定了。

打比方,曾经向姬如雪求过婚的商不凡便是被姬如雪秒杀的命。但商不凡面对青云帮的五位纨绔子弟也是秒杀局。

凭借这三招,再加上雇佣的修士,商家基本不需要去修炼。但是商不凡被赶出家门之后,为了得到父亲的重视,重回主家,这才领着妹妹参加了天玄门的考核。

综上所述,熟悉商家的人都知道,商家虽然存在可以化解对方招式的“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但是这一招不可能将对方攻击吸收掉,更不可能化解掉余化天这种级别的杀人一招。

这一状况,别说是余化天,就算是商不凡本人也无法理解。

“原来如此啊……”

不过,在场的众人中,余化天是最早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

但是,他并没有来得及采取什么行动,因为

——“风火山林!!”

——“亡命雨!!”

黄虎、崩龙已经趁着余化天分神之际攻了上来。

只见一个拳头轮的如同狂风过境,一个脚法如同雨落大地,分别从左右两个方向攻击向余化天。

“忘记说了。”

这么说着的余化天将手中的木剑一旋,瞬间将两名老师的招式化解。

“我是体法双修。”

这么说着的余化天刚要下杀手

——“大雷神手!!”

紫衣的法术已经攻击过来。

感受到攻击的余化天急忙撇开两名老师,然后挥手一剑将从上空伸下来的雷电之手一下子打散。

但是趁着这个空档,紫衣已经攻击了上来。

由于之前的雷法使得她身形变的清瘦,所以衣服显得有些宽大,但敏捷也因此提升了。

攻击途中,紫衣便开始掐诀结印,接着便是天玄门的独门绝技

——“五行逆施!!”

只见紫衣以相克属性攻击了余化天的五内:

金攻肝、

水攻心、

木攻脾、

火攻肺、

土攻肾。

五内本就与五行相对应,彼此之间相互滋养,而“五行逆施”这一招式便是旨在打破这种平衡,以此让人体五内失衡、爆体而亡。

但双方毕竟有着境界差异,这一套攻击下来,只是让余化天吐血后退而已。不过即使如此,也足以让余化天的内脏乱作一团了。更何况现在还是围攻。

在紫衣争取到机会后,接下来攻击的自然便是

——“七星劫!!”

五七三十五人的力量合为一体,这是现场的天道教门徒可以做到最大输出的七星劫。携带着这股力量的玲珑仙子直接命中余化天。

正如之前所说,境界与境界之间的差距是极大地,难以弥补,即使是依靠堆数量一般也难以决胜负。所以天道教的方法不再是单纯的堆积数量,而是将众多的个数力量汇聚于一人之身,以此带来质的飞跃。

当然,这个十分考验承受力量的人承受力如何了。

不过,即使是凝聚了三十五个平安期三品及以上的修士力量,玲珑仙子也依旧只是将余化天的身体打了出几道疤痕加更多的血量,最重要的是,最后的“丹田”一击被余化天成功的防御了下来。

被余化天这种级别的高手挡下这必杀一击的心理准备还是有的,所以玲珑仙子并没有吃惊,而是悄悄地开口问道:

“你叫它龙魂兵,应该是知道这把刀的来历吧?那你也应该知道动用了它会有什么后果吧?即使如此,你也要动这柄刀吗?”

听到玲珑仙子的话语,余化天不禁有些意外:“哦,你居然知道龙魂兵的来历吗?不过我无所谓,我只是单纯的拿钱办事。即使知道它是什么样的存在,我也照拿不误。”

“那你等着被处以雷刑吧!!”

“哼,拿得住我就尽管来吧!”

§

就在众人对抗余化天的时候,白叔在担心的看着商不凡问道:“少爷,您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我、我似乎没什么事……”

商不凡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身体说道。

刚刚面对余化天的攻击,商不凡以为自己一定会像玄叔一样死掉。这一刻的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做出的冲动举动。

原本商不凡是打算趁着众人牵制住余化天的空挡偷偷拿走魔龙刀的,这样子虽然有风险,但绝对可以防止魔龙刀落入余化天等人手中。这个作战如果成功的话,便可以算作是完成了皇帝交代的任务,那么对于自己的日后是很有帮助的。

而借助商家祖传的运气法门,商不凡和玄叔、白叔可以扭曲自己周遭的灵气,让自身处于一种隐身状态。

只是没想到对方的盲女居然有着过人的听力,因此暴露了身份,害死了玄叔,自己也因此落入危险当中。

“嗯?!!”

正在为自己轻率的操作感到自责的时候,商不凡突然感到一阵头痛,下一瞬间,一些灵气运转的法门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这到底是……”

商不凡有些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头,但是,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知识却在不断地浮现出来:

逍遥大魔功……万物归魔……魔性贪…………血肉……灵力……他人之物……亦为吾所用……

当这些信息在大脑中浮现出来之后,商不凡不禁一惊,同时也终于注意到了一件事:

自从沾染了玄叔的血液,魔龙刀便开始绽放出异样的光彩,令人感到诡异且胆寒。而感受着这份诡异光彩的商不凡,自然的接收到了之前的信息,而且内容越来越详细。

“哇啊!!”

实在不清楚怎么回事的商不凡在惊恐中扔掉了魔龙刀。

“感谢你。这下,刀就归我了。”

而一只玉足压住了在地上滚动的魔龙刀。

商不凡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位十八岁的女性。

这名女性有着一头红紫色的靓丽长发,虽然因为脸上带着的薄纱而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从她身上淡紫色的服装打扮来看应该不是丹阳国的人,很可能是来自西域的古丽国;

在服装的映衬下,她的身材显得格外的美妙,而且衣服的衬托让她的皮肤显得更加白皙;

至于她活动带来的响声,仔细一看的话,原来是戴在手上的手链、戴在脚上的脚链以及脖子上的项链伴随着她的活动发出响声。

“休想拿走!!”

虽然商不凡对魔龙刀感到一种本能的恐惧,但是看到眼前的邪魔外道要将它拿走,他还是想到了这之后会引发如何可怕的后果。如果自己只是因为拿着这把刀就承受住了余化天的攻击,那么,让这伙人拿到只会更加可怕。

念及至此,商不凡一把抓住女性的那只玉足,随后就是一扯。趁着对方身形不稳的这个空挡,他的“矛盾三式·万碎之矛”已经攻击了上去,直取其右眼。

“圣女大人,请您不要随便单独行动。”

就在商不凡的招式即将命中之时,两名女性出现,一名拖住了之前的那位女性,另一名则是一把抓住了商不凡的手。

“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摆脱了危机的那名“圣女”挥手打出一巴掌,将商不凡打飞了出去。

“三个人都是平安期一品?虽不及余化天,但也不是我可以应付的。”

被打飞出去的商不凡这么思索着的同时,也意识到了一件事——平安期四品九阶的自己居然没有被对方一巴掌打出内伤?!

自从中了余化天的攻击之后,他的体内就似乎多了一份力量,而似乎是这份力量保护了自己。不过商不凡也察觉到了,这股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正在一点点流逝。

“切,没死吗?”

见自己的一巴掌没有拍死商不凡,“圣女”准备再度攻击。

——“啊,我想起来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行动。看过去,原来是晏知秋。

“我在书上见到过,她们不是奇人阁,而是一千年前盛极一时的逆天道的余孽!!”

“谢谢你的说明,但比起逆天道余孽这个称呼,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们为西域极天宗。”

这么说着的“圣女”将手一晃,手链上的装饰品相互碰撞便发出了悦耳的声音,随即,一阵风刃划破空气,直逼晏知秋。

——嘭——

原本应该将晏知秋分尸的攻击被抵消了,而挡下这波攻击的人正是

——欧阳鹏。

“真是的,虽然很感谢你的解说,但是没战斗力就不要站的这么前啊。”在训斥完晏知秋后,欧阳鹏对着“圣女”说道,“这个四眼书生是我的人,你打他就是打我的脸。”

“你是谁?”

“我是谁?我就是急急忙忙来这里找人求婚结果婚没求成反而掉入了麻烦当中以至于不得不留下来帮忙解决问题但你们却一个劲的想杀死我的普普通通富二代欧阳万里鹏!!”

听完欧阳鹏的自我介绍,钱龙不忘小声的吐槽一句:“你的身份一点也不普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