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古老的时代开始,就会有人向风祈祷。

其中有盼望好天气的水手,也有祈求变革的受压迫者。

总之,有很多凡人都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符文之地呼啸而过的烈风湍流中。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有的时候风似乎会回应他们。

航海家们有时会看到一只银蓝色的青鸟出现,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强风吹满风帆。

也有的人,发誓说他们看到了那只银蓝色的青鸟变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姑娘。

她长着长长的尖耳朵,长发飘逸,据说这位神秘的女士,她漂浮在水面上,手中法杖轻轻挥动,就能为风指引方向。

虔诚之人称她为风之精灵·迦娜。

在古恕瑞玛的语言中,迦娜一词有着“守护者”的意思。

因为她似乎总是在人们危难时刻出现。

随着时间的流逝,迦娜的名字传遍了古恕瑞玛地区的海岸,那里的居民大多都是她最热枕的信徒。

为了感谢迦娜的仁爱,他们竖起了一座座的雕像和神龛。

即便是恕瑞玛帝国吞并了这座海岸城市以后,这种信仰的表现也依然延续。

只不过好景不长,皇帝颁发法令,禁止崇拜一切的“虚假神像”,于是迦娜的雕像和神龛纷纷被推倒。

但即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崇拜飞升的天神战时,却依旧有一些人在暗中悄悄对迦娜崇拜祈祷。

这些人通常会佩戴青鸟图案的护身符——这样子看起来更小巧,更隐蔽......

在政策与对策的双重较量中,迦娜一直都在帮助那些有求于她的弱者。

在这个充满变革的地方,她始终都不曾离开。

帝国陨落之后,曾经葱郁的土地变成了荒漠,残存于世的飞升者制造着战争和混乱。

她的信徒为了躲避战乱,纷纷迁徙到了那座进步之城。

并且在进步之城的地下,开创了一片新的天地。

几百年随之过去,迦娜见证着祖安的野心不断壮大。虽然这座城市逐渐繁荣,但这里的居民们却有着更远大的抱负。

他们梦想着与皮尔特沃夫共同繁荣,这便是双城悠久故事的往来。

现如今,双城即将再一次爆发争斗,迦娜却选择了皮城一方,她想要帮助祖安祛除灰霾的毒物以及推翻那些炼金男爵们的暴行,为她的后代信众,谋求更多的生存空间。

......

在祖安的一处街角上,

有一位小男孩正在对着胸前挂着的青鸟护符进行倾诉。

他从小便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父母也在于上城的一次争斗中殒命。

但他并没有丧失生存的希望,这位小男孩在微光工厂中成为了一名血汗工人。

现如今,攒齐了钱,想要申请皮城一个显赫家族的学工资格,尽管他已经把那些专业书籍翻烂了,但最终他还是失败了。

小男孩清楚的记得,他以为大人物都是比较和蔼以及善良的。

但是他想错了,在他敲门拜访的那一刻,他便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

甚至都没被邀请进屋里,那人看了看小男孩的衣着便直接挥手拒绝了。

“不好意思,小伙子,我们不收来自底城的地沟耗子。”

所以他又灰溜溜的回到了祖安。

在回家的路上,灰霾在街道里翻滚,看样子似乎是在欢迎他回家。

但今天的灰霾实在是太严重了,每下呼吸都让他的喉咙发紧,胸中发烫。

他想要快速的逃离,但灰霾侵蚀了大多解道,这里距家还远,他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在这种时候,他直接坐在了湿漉漉的地上,灰头土脸在灰霾中掏出了胸前的青鸟护符。

在呢喃声中得知,他没有向风之精灵索取什么,他只是在苦涩的讲述着今天发生的事,以及以往的事。

讲述他多么害怕自己永远无法成为有价值的人,害怕就这么死在备受病毒侵袭的地沟泥潭中。

他说着说着便低声哭了起来,他想在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甚至有了可怕的念头——纵身一跃跳进地沟下面的炼金废水池。

这样他就能和爸妈团聚,永远不会再受到任何外界来的压力。

最终,最终,他把祈愿的末词念了出来。

“我祝愿迦娜一切安好,我祝愿你永远幸福,无论身在何处,愿微风轻拂着你。”

但就在下一刻,他感受到一阵微风抚过他的脸庞,虽然很轻,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很快,微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再紧接着,风开始呼啸着加速,很快就把他的帽子掀飞到空中,他感觉自己似乎身处于风团的正中心。

灰霾再他的面前形成一股漩涡,然后被一股风托到上空吹散。

他甚至已经可以看到广场上那些大人们了!他们也同样在驻足看着风卷灰霾飘向上空。

直到风停了,

灰霾也散去了,

他也能正常的呼吸了。

并不只是跟之前一样短促的喘息,而是张开每一个肺泡的深呼吸!

在灰霾的帷幕撤去之后,祖安充满了新鲜与凉爽的空气,灿烂的阳光映照皮城高塔的影子洒进了祖安。

甚至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皮城的居民!他们也在向下看着祖安城的剧变。

没有了灰霾遮蔽视线,他们可以从他们的家中看到这里。

小男孩认为上城人们并不喜欢眼前的景象,没人想要被时刻提醒着自己活在贫民窟之上,他甚至看到了不少充满怨怒的眼神。

他聚精会神的看着那些充满轻蔑和不屑的脸,皮城人们的一举一动在他的眼里都好似被放大了一般。

“没事的。”

就在这时,小男孩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美妙的声音!

她甚至还把手放在小男孩的肩膀上拍了拍。

小男孩抖了一下,但旋即反应了过来。

是她!一定是她!

在小男孩缓缓回过头的时候,她开口说话了。

“不要管他们,孩子,照顾好你自己。”

小男孩转过身看到了一切,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风之精灵。

她身材高挑,优雅飘渺,湛蓝的双眼沁人心脾,双脚轻盈地浮在地面上空,充满了仙风灵韵。

若不是刚才她真切的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他一定会认为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现在你可能不太顺,甚至一段时间内你可能都不顺。但没关系的,总有一天,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以你意想不到的方式,幸福会来到你身边的。”

她的几缕秀发飘到小男孩的肩膀上,味道就像是风雨后的芬芳。

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潸然泪下,

不过他的内心就仿佛乌云退散,豁然开朗,焕然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