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修仙从提示语开始 > 第四十五章:消息

走出孙素玲洞府后,方元思对如何获得灵火,一时之间也没有头绪。

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加入宗门的时间不长,交际不广,也没有亲近的长辈。

“如此一来,似乎也只有拍卖会这一个渠道了。只是这拍卖会的消息却还需要打听一番。”

此行也算不虚,从孙素玲口中知道了这个消息,方元已经很满意了。

至于其他的再想办法就是了。

“拍卖会?”

方元暗自沉思,随后打算去坊市看看。

既然是外面的坊市私下里举办的,那么去这里自然能打探到相关的消息。

而且方元身上也正好有一批物资,需要倒卖出去,换成灵石。

然后再收购一些灵物。

“不急,准备点东西,再出发!”

上一次去百泰坊市的惊魂之旅,让方元现在还心有余悸。

吃一堑,长一智。

这次他打算改头换面,乔装打扮后再出发。

……

三日后,一道叶子形的飞行法器从极阳宗离开。

日薄西山,天边火红的一样,给百泰坊市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一个头戴斗笠、面罩黑纱,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修士混在人群中,走进了坊市。

此人自然就是方元了。

他步伐稳健,慢悠悠的走在人群中,似乎就是一名普通的散修,在这里闲逛。

东看一眼,西望一下。

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看着来往的修士,他们脸上或喜或悲的神色,方元不知为何心绪莫名的开始平静。

夜幕降临,坊市之中灯火通明,飞阁流丹。

树立在街道旁的高大青铜灯盏里的散发着的明亮的光芒。

这灯盏中,却没有火焰,而是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头。

这种能发出光芒的石头,名为夜光石,放在这灯盏中,就如同白炽灯一样。

将百泰坊市照得亮如白昼

逛了许久的方元,也开始忙碌起来。

所谓财不露白,他要出售的东西有很多,价值也非凡。

若光明正大的在一地销售,难免露出财富,引来不轨之徒。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分开出售是最好的办法,虽然比较麻烦,但胜在安全。

所以一下午的时间,他都在搜寻合适出售的地点。

而晚上也更适合做这些事。

身形不停,快步走在街上,转过几个街角后,来到目的地,方元快步向老王药房走去。

他手上有一批灵丹药草,对他无用,所以准备先行出售,顺带购买一些灵药。

老王药房不大,但是口碑极佳,不会存在什么故意压价之类的事情。

方元走到这里的时候,就有小厮应了上来。

“这位前辈,可是要买什么丹药?”

小厮个头和方元差不多,修为练气三层左右,但是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手脚麻利的很。

方元往四周瞥了几眼,开口说道:

“听说老王药房最为厚道,最近有恰巧得了一些灵药,就想来出售,顺带买一些东西。”

小厮眼神一亮,一边吹嘘,一边把方元引进了旁边的小屋。

小屋四周有阵法,隔绝声音。

“前辈,可否让我看看这宝物。”

小厮笑着开口。

“你能做主?”

方元有些疑虑。

“前辈放心。在下的爷爷是这药房的掌柜,我从小耳濡目染,也学会了一些本事……”

听到如此,方元也不客气,拿出来几个玉瓶,放到桌子上。

小厮眼神一亮,小心翼翼的拿起玉瓶,打开瓶塞,观察起来。

仅仅是一个呼吸,小厮就脱口而出:

“百草丹、黄芽丹……”

竟是对玉瓶中的丹药,说的分毫不差。

看来的确如其所说,真的会一些本事。

见状,方元又取出一些灵药,放在桌子上。

大约一炷香后,方元走了出来,身上少了一些灵药灵丹,多了一些需要的物资。

随后,走到暗处,又换了一身衣物,转悠了片刻,再次来到一处药铺。

如此同样的操作。

大约换了三四家药铺后,这才停下身来。

身上无用的药材,已经全部出售,但身上的灵石却不增反降,少了数十块。

这当然不是身上的物资不值钱,相反这些物品大约出售了有近千块灵石。

只是方元将修行所需要的灵材购买的七七八八,这才如此。

“果然,穷文富武,没有丰厚的家底,哪经得起如此消耗。”

感叹一声,方元悄然离去。

这一次,他没有遮掩身形,而是恢复了原样。

宝瑞阁门前。

方元驻足不前,两年前他曾经来过此处,还在这里买了许多物品。

已经毁了的玄阳剑正是其中之一,当时花了近三百灵石。

“提示语曾经做出提醒的赤火珠,不知道还在不在此地?”

方元喃喃自语道。

当日因为囊中羞涩,他放弃了赤火珠,如今倒是有了灵石,只是不知道……

正在思索间,就有婢女迎了上来。

依旧是纤腰束素,貌美如花。

但却不是当初那个接待他的婢女了。

倒不是方元对那个婢女还有印象,而且眼前这位只是个凡人。

如此而已。

方元走进宝瑞阁,

两年过去,这个店铺没有多大的变化,生意依旧火爆。

柜台前有几个客人,正在跟掌柜的讨价还价,情绪激动你来我往吐沫横飞。

二楼在不时有修士下来上去。

想来如同当初的方元一样,被负责的执事接待。

突然方元看到了一个相熟之人从二楼下来,正是之前的执事张雅。

此女一如当初,丰腴美丽,胸前越发的硕大坚挺,令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张执事多年不见,依旧貌美如花啊,不知可还记得故人否?”

方元走了过去,平静出声。

修仙者大多记忆力惊人,只要见过一面,基本就很难忘记。

此时方元一出声,张雅马上回忆起来:

“原来是方道友!”

“道友许久未光顾本店,怕是有一两年了吧,可让妾身经常想着道友的大驾!”

她笑容满面的打了个招呼,引着方元到了二楼的静室谈话。

张雅招呼方元落座,并倒上一杯灵茶后,两人开始闲聊了起来。

“道友短短时日,修为便更上一层楼,果真是极阳宗的高足,天资不凡。”

张雅见方元两年不到,修为却又有了提升,不禁有些恭维的说道。

“道友过奖了,微不足道的成就罢了……”

叙旧了一番后,方元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茶水入肚,立刻有几缕清清凉凉的气息冲向大脑,让他精神一振。

随后,便步入主题,开口说道:“不知贵店是否有九品灵火售卖?”

宝瑞阁在南越是数一数二的大店铺,或许会有灵火出售,虽然可能性极低,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询问了一下。

闻言,张雅将拿起的茶杯放下,沉吟了片刻说道:

“道友却是来的不巧,九品灵火本店在一年前却是有的,只是后来……已经出售出去了,不过…”

说道这里,她看了一眼房门,这才说道:

“道友可听说过拍卖会?”

“是这样,这百泰坊市一个月后,将会举行一场拍卖会,里面便有道友所需要的灵火……”

张雅告诉了方元拍卖会的事情。

这个拍卖会属于地下拍***较**,需要有一定的身家要求,还要有人引荐。

“道友看这两张兽皮可作价几何?”

方元取出从猴王洞中得到的兽皮,放在桌子上。

这两张兽皮,他本不打算出售,但听张雅言语间似乎要他证明身价。

于是也就不得不如此了。

“这是……”

张雅本来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在她看来,此人修为虽然不错,但年纪轻轻,身家恐怕还达不到进入拍卖会的资格。

如今看来却是小看了此人,深深看了一眼方元后,脸上挂满了笑容,开始主动透露更多的内幕来。

“实不相瞒,这拍卖会的主办方之一便是我宝瑞阁,倒是可以给道友推荐一番。”

“这兽皮……”

果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拿出来自然是卖给贵宝了。”

方元淡淡一笑,虽然身上有现成的灵石,但财不露白,他总不能主动拿出来给人看吧。

出售兽皮,既证明了身家,又免了麻烦,还多了一笔灵石,参加拍卖会也更有底气。

随后一番讨价还价,两块兽皮以一千三百块的灵石卖给了宝瑞阁。

张雅轻轻摇动铃声,吩咐进来的婢女去拿灵石。

二人便再次品起茶来。

像是没话找话一样,方元装作无意的问道。

“不知那赤火珠可还在?”

“在一年前和灵火一起被人给买走了,总算是卖了出去,倒叫道友笑话了。”

张雅淡淡的笑着说道。

这赤火珠一直是让宝瑞阁头疼的宝物,如今卖出去,自然欣喜。

“……”

在两人交谈间,一个婢女走了进来,端着托盘,上面放着一个储物袋和一块玉色的牌子。

“道友这是灵石,和参加拍卖会的证明,到时候……”

张雅将地下拍卖会开始的时间和地址都告诉了方元。

三月十八,倒是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