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穿越后我全家马甲掉了 > 第二十五章亲事

第二十五章亲事

“姐姐若是有喜欢的人,还是尽快的告诉爹娘。不若,到时候错过了自己喜欢的人,怕是姐姐会伤心的吧!”

谢非焉的话还在她的脑子里面回荡。

她当然也想过将找自己喜欢的人,但就不说自己的身份问题,自己喜欢的人又真的会喜欢自己吗?

只是见了几面而已,又怎么能够确认他也对自己有意?若是自己会错了意思,那岂不是强人所难了?

又是失眠的一晚上,而她不知道的是,不仅是她一个人为了这个亲事烧脑,她爹娘也是烧脑的很。

“焉焉的婚事,你可有什么想法?”

谢让状似无意的说道。

“咋们家的女儿,即便是太子妃也做的。但皇宫枯骨,尽是薄情之人,当今陛下虽好,但并不是没一个人都似陛下这般。”想起先皇时候的事情,即便是卫嬛经历了这般多事情,心思强大的扔会觉得孤寒无比。

当年的皇宫之中,不知道是埋葬了多少的女子的青春,葬送了多少鲜活的生命啊。

那高高的城墙,看不到外面的云,一方小天地,束缚着每一颗孤独的心。

“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逃离皇宫。即便没有了荣华富贵,即便没有了锦衣玉食,我也甘之如饴。”

谢让沉默了,本心里闪过一丝的想法,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彻彻底底的打消了。自古皇家多薄情,不论是哪一朝的皇室,北朝只会比南朝更加的荒唐。

自己当年为何要离开谢家,为何要离开北朝。谢家惊才艳艳的谢二公子,曾经也是也志向改变北朝,改变谢家。陈情滥调,腐朽到了骨子中的东西,又怎么能够轻易的更改。

他谢二都逃避了的事情,凭什么强迫他的女儿去呢?

那个破皇后爱谁去谁去,反正他们家的两个孩子绝对不可能回去的。

“咱们家的孩子,不求她荣华富贵,只求她平安快乐,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不还有我们呢吗?”谢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终究是下定了决心。

明天他就去写信告诉他大哥,他别的事情可以帮他,但是自家闺女绝对不可能是北朝的皇后,还有他现在在南朝挺好的,在翰林院里面摸鱼,生活快活的很。至于太子殿下,那孩子极为的聪慧,一点即通,根本也不需要自己过多的教导。

吃着南朝的皇粮,还是两份的皇粮,俗话说的好,吃人家的嘴短,他这一家老小都在这呆着,也没有什么不好。到时候两个女儿在找一个夫婿,阖家欢乐,简简单单的,他干什么还要去干那些掉脑袋的事情!

卫嬛抿了抿杯子中的水,看孩子她爸的表情,应该是没有怀疑自己。这一时感情激动,抒发的有些忘乎所以了。

“那就等着焉焉自己去选吧,若是她一直都没有喜欢的,怎么办?”

今天的事情也算是成功了一半了,虽然不清楚自家夫君怎么就跟北朝的谢家连接上了关系,但是没事情,只要是没铸成大错,她就能够力挽狂澜。她是谁,她可是曾经的神话!

估摸着谢寻那厮要被气死了,活该他被气死。她没成亲的时候他就跟自己抢地盘,自己成亲了,这还要跟自己抢丈夫,抢女儿,那个老不要脸的,去他的吧!

翌日,谢知焉刚醒就被采薇从被窝中给挖了出来,一顿打倒腾之后,她终于是清醒了:“你说我娘找我?”

她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个家,论谁最喜欢睡懒觉,她娘亲敢称第一,就没有人敢称第二。

对于自家母上这种反常的行为,谢知焉表示,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然,看着眼前打扮的端庄无比的母亲大人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事情更不正常了。

“焉焉啊,咋们家里最近发生了一些小的情况,你也不要害怕,都是一些小场面,爹爹和娘亲都会解决的。你最近的任务呢,就是多出去走一走,好生的去接触一下这京城中的少年郎们。有觉得不错的回家告诉娘亲,告诉你爹也可以,反正你爹也是会告诉我的。

为了让你能够多接触一些少年郎,娘就给你多接了一些帖子,都是赏花宴什么的宴会,你就当着放松心情。遇见不错的就主动出击,实在没有和主人家告辞之后,就转去下一家!”

“娘,您说的是认真的吗?”谢知焉的眼睛里面都要含着泪水了。

“当然了,你看娘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就我一个人去?娘亲你不跟着?”

“嗯,你应该多多少少的也知道一些,娘亲的身份吧,有些特殊,怕是娘亲去了,主角可能就是我了!”

谢知焉顿时愣了,她的脖子有些僵硬的转了转头,心里此时却是疯狂的在刷屏:这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做的事情娘亲已经知道了?可是她是在父亲的书房里面找到的纸条,母亲这个被调查人,为什么会知道呢?一个大胆的想法浮上心头,再次和卫嬛对上视线的时候,他们觉得那视线颇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

“好的,娘亲,我会好生的去散心的!”说完谢知焉就准备往外走。

“啊,对了,顺便带上你妹妹吧,天天在家读书都要读傻了,早点看看,早下手更好!”

看着自家闺女那愈发急促的脚步,卫嬛捂着嘴笑了。

“殿下何必这般的吓唬小姐!”

银杏上前轻车熟路的给卫嬛捏肩膀,一边捏一边说道。

“她还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没有人发现呢?她也不想想,那么多的暗卫,当真是蒹葭一个人就能够都调走的?不过是便宜了那个宋家的小子了,不过,也算是还了他当初护着非焉的恩情了!”

“小宋公子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应该不碍事。”

“就算是发现了也没什么事情,皇帝也已经知道了我在这里,若是真的有事情,估计他会来找我问清楚的。”

“殿下就不怕陛下……”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当初会选择他就是看中他那心性的。而且我听谢让说过,当今太子,貌似是已经开始独立的处理政务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依旧是和以前一样,十分的厌恶那把椅子啊!”

谢知焉回到自己的院子后,不仅是发现了谢非焉,还看见了谢非焉面前的那一堆折子。

真的就是一堆,堆成一座小山一样的折子,看的谢知焉脑壳抽抽。

“姐姐回来了……”

“嗯,这都是母亲总来的?”

谢知焉手都颤抖了,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有些接受不良了呢?这哪是一些啊,这么多的帖子,怕是把她一年的行程都给安排好了吧。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宴会?这真的科学吗?”

谢非焉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之后说道:“毕竟马上就要到年关了,各家都急着走礼。朝廷官员不允许聚集,所以这些事情就都是他们的夫人去经手的。故而一到年底,宴会就会多起来,最为关键的还都是打着一个旗号:赏雪。”

“那若是不下雪呢?”谢知焉有些好奇的问道。

“都说赏雪只是一个旗号,即便是不下雪,也会有别的什么借口的。姐姐只需要知道,这些折子,都是姐姐需要去的地方就行了!”

看着谢非焉那事不关己的模样,谢知焉挑了挑眉头:“你应该知道娘亲让我也带着你去吧!”

“我今年还小,不着急这事情的!”谢非焉十分冷静的说道。

谢知焉摆出自己最为优雅的笑容弧度,对着自己妹妹说道:“娘亲的意思呢,你早晚都是要经历这一回的。早经历晚经历都是要经历的事情,何不若现在就经历了,省的到时候你还要在去走那么一遭。

早些下手也是有好处的,早点看有没有相中的,若是有,提早下手,早点定亲,那样就不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姐妹齐齐盛装打扮,拿着帖子赴宴去了。

“什么,你说她去齐家贺寿了?”东宫中,卫璟将头从一堆奏折中拿了出来。

“属下亲眼看见谢家的两位小姐带着礼物进了齐家的大门。”

卫璟沉默了一会:“齐家的大公子年庚几何?”

“回殿下,约莫十六?”暗卫回答的底气有些不足,自己是负责谢府那一块的,从来没接触过齐家公子那面的业务啊。这忽然让他回答的话,他也不保准自己的回答,是否完全正确啊。

在太子沉默的期间,暗卫都想到自己自己的回答可能没有让太子满意,自己可能要接受三天三夜的惩罚了,谁知……

“好像是与谢家大姑娘年纪相仿……齐家还有别的公子………”

这一天,齐家算是火了一把。

谢家虽然不算是什么高门大户,但谢让是太子少傅,和太子拉扯着那么一丝丝的关系。而谢家两位姑娘也从未现身于任何一家的宴会,但这一次却现身到了齐家老太太的寿宴之上。这本就让人猜测斐然,但更加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向不喜欢交际的太子殿下,竟然也出现在了齐家的宴会之上。

一时之间,京城风云际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