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065年7月18日,骄阳似火。华夏国中部的一座小县城-青莲县上空,两驾直升机旋停静立在防空哨塔旁,没有嘈杂的轰鸣声。

县城中幢幢楼房的独立黑色阳台上,大大小小的遮阳帐篷中,少数人有心无心还是瞧见了天空中的异象。

有人说道:“发生什么啦,怎么有直升机来我们这儿……?”

社区群聊中:视频、图片、语音交流四起,大家纷纷参与其中,人云亦云。要不是外面炎热难耐,都恨不得跑出去凑热闹。

甚至有人开起了直播,手机自带55倍超强放大功能,全方位无死角画面清清楚楚。主播说道:“那是美女记者吧?诶!家人们,你们快看。”

路人甲道:“真的是啊!我靠,这不是冰冰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路人乙说: “真的,真的是啊!”

路人丙:“不知道多久没看到过飞机了,冰冰后面那架飞机好帅啊!”

路人:“冰冰老婆的美和那不着调的天空简直不能比啊!”

“现在的环境越来越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飞往外太空啊!”

“我去外面瞅瞅~”

“你是真牛,不要命!外面可像蒸笼啊!!”

“@冰冰的舔狗,明天别上热搜啊!”

……

评论区瞬间炸开了锅。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屏幕前男人们又往手机里使劲瞅了瞅,想要看的更真切些。

明亮淡蓝的天空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灰黄,却扯不上浪漫的边际,那是隐匿的泪光,在被伤害之后,强装的坚强。在天空的映衬下,黑色直升机像是做了一层伪装。

如今的地球面临着各种资源枯竭,环境日渐极端恶劣的史前难题。

“这么热的天,也不知道这个小县城到底有什么神秘密。以前不都是智能机器人干这儿活吗?这次大老远飞来这儿……”女人身材窈窕,忿忿不平地嘟嚷道。

身穿宽松透明,遍布无数孔隙的制服,显然具有良好的散热效果。里面是肉眼可见的居家小白搭,平平无奇的穿搭,让人觉得略显一丝清纯。还又边摇着手里的桃花扇。

美女名为江冰-中央总台记者,从事7年有余,正是四八之季。迷人美丽的外表和娴熟可爱的报道方式是她的招牌。

“冰冰啊,您可别说啦。上头吩咐我们这次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你没看见我们旁边那架直升机吗?”一旁的男助手-赵桐急忙打住,生怕她继续说出什么糊话。

江冰当然知道,可是她烦恼急了。这都多久没真人出来采访过了,她肯定地认为自己是总台前线记者第一个出来的。但想想这又是对她工作的肯定,气也打心底消了消。

她转过头望向那架比自己乘坐大很多的直升机。从机型上来看,这应该属于军用直升机。飞机上下来两人,穿着跟他们相似,正同哨塔站岗人员交谈什么。

里面都是些什么人?是不是连总台领导层都不知道。她心里想着~

“打住,小桐。你姐我都是老油条了,只是这天实在太热啦而已。”江冰笑着说道,扇扇子的频率都加快些许。“给我看看今天晚上直播的稿件吧,小桐。”说着便已经坐回机舱里。

“啊,好嘞!冰姐。”晃了晃神,赵桐就去拿稿件给江冰。

“什么嘛,这不就和之前智能机器人直播的差不多吗?”江冰气恼不已,猛地稿子往地上一扔,这哪儿是地,是在天上啊!

“我的稿子!”江冰顺势扑向抓,还好身旁的赵桐反应及时,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否则后果难以想象!虽然稿子掉了下去,大不了临时打印一份就好。

这突如其来的一目,瞬间让观众的神经紧绷、肾上腺素飙升。手机屏幕前一个9岁的男孩,正一脸兴致勃勃盯着社区直播画面,这里面有他喜欢的美女姐姐,正是江冰 。

男孩叫程月白,刚刚目睹这刺激的场面。连忙兴奋地叫道:“程叔,程叔,快来看江冰姐姐直播。好精彩!”

有趣的事物在如今就像是良药,治愈着大多数迫不得已呆在家中的人。无奈、困顿、灾厄……时时刻刻伴随着人们的生活。

现今世界同几十年前相比,相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例如:

1、世界总人口逐年急剧下降,病毒扩散、紫外线辐射增强等等,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日子中,这种不详将持续下去,何时终止不得而知。

2、剧烈的温室效应导致海平面加速抬升,沿海国家陆地遭受史无前例地淹没。图瓦卢——基里巴斯领土全部沉入太平洋;斐济领土仅剩二分之一……

3、交通瘫痪、能源枯竭,空气污染、信息熔炉载体系统面临崩溃!(后面会提)

……

小屋里的节能灯光恍恍惚惚,角落里能看到的只有黑黢黢一片。男人娴熟地摸索着从卧室来到客厅,他就是程叔-程遥林,月白的养父,老婆叫周雪还在睡觉,是月白的养母。

程遥林走到月白身后,微微亮光映衬下的程遥林,满下巴都是胡渣,脸庞略显颓丧。他望向手机,眼睛猛然瞪大。盯着手机里的画面,他前所未有的震惊…

“这是~985-中央侦查军!?”程遥林震惊又疑惑的说道。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心里想到。

月白专心致志,虽然只是无声的画面,但好奇心趋势他完全沉迷其中。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什么,问了句:“程叔,你在说什么?”

程遥林从恍惚中恢复过来,“没什么,我是说你的江冰姐姐好像是在我们县城里,离我们好像不远啊。我们县城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吗?”边答边问。

“我也不知道,肯定很好玩就对了!”童心勃勃的月白说道。

“程叔,程叔。你看飞人啊!”

……

(画面一转)

“记者同志,你的稿子,上班理应恪尽职守,不能出岔子,非常时刻必须认真对待!”

江冰直愣愣地望着眼前说话的男人,他悬浮于空,头盔遮挡住了面容。背后是一对瀚蓝翼装,舒展的机翼好似大鹏展翅,天空成了他的主场。江冰痴呆地接过男子手中的稿件,她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是中央…?”满脸震惊的江冰早已忘了尊称,她想证实心中的猜测,便问道。

“禁言!做好本职工作,同志。”男子声音大起来,呵斥的意味明显加重。

“对不起,对不起!可以告诉你我,你的的名字吗?”江冰又询问道。

“有缘再见。”男人无心再说下去,漠然转身飞往身后的那架直升机。

途中,看着头盔中智能语音提示:“周围存在探取信号”,他立马吩咐到:“马上联系网络信息技控中心,屏蔽当前区域所有信号,彻底删除网络流传有关的我部信息……”

“是!”对讲那边传来回话。

不到一分钟的对话,江冰愣住了。她之前就听上头说过有关一个机密部队的事。当时全然不信,可现在她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男人刚回到直升机里,飞机直升机便立刻飞走,不知去往何处。

社区群聊:

“唉,怎么看不到直播画面啦?”

“怎么看不到人啦”

“画面怎么没了?”

“我怎么没信号!”

“你们看到刚才的人沒,虽然听不到他们说话,一定很帅!”

“看到了看到了!冰冰老婆不会爱上他了吧!”

……

每个人的手机都有问问(问号),让我为你画圈圈(信号连接中)。在大家都为刚出场的神秘翼装嘉宾欢呼喝彩时,信号的突然中断让所有人扫了幸。

“果然是他们,难道是和7年前的事有关吗?”说话之人正是程遥林,他刚从门口领取到餐食-三人份,走进厨房用那小功率微波炉热一热,这就是今日一家三口的晚餐了。

望着说不上营养,但却还算健康的食物。他回忆起以往的日子,如今只有叹息罢了。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或者说还有没有尽头~

夜晚8:30,华夏总台ttcv1直播间准时开启。不同以往的是今日竟然是真人直播。

人数剧增,不到十分钟,已经突破百万大关,在线人数直冲743万。无疑是被标题“真人”二字所吸引,无疑不是为“江冰”二字着迷!

在线统计:多数为手机在线用户,少数为电视观看用户。因为如今的一度电实在是太贵啦---4元/度。智能系统检测出用户使用大功率电器时,用户便会收到“请节约用电”5个大字的弹屏提醒。次数过多时,将面临平台信息提醒、封号、短信警告、上门警告等多项惩处,这何尝不是一种惩罚?

评论区炸开了锅: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冰冰我爱你!”

生旦净丑:“终于能看到真人记者直播啦”

咻~的一下:“这次直播内容是什么?阵仗居然搞这么大。”

冰冰舔狗1号:“老公!老公!!我爱你。”

受益人:“只许佳人弄身资,不许才子出佳词;若非平台禁文墨,提笔倾尽虎狼词。”

……

本台记者江冰在线提醒各位亲:网名慎重取,发言须文明,理性客观看待,坚信科学第一。

“江冰,我爱你!”

“……”

ttcv1-20系列毋庸置疑地作为华夏国电视台天花板,为什么说它是天花板呢?因为国内现如今只有这二十个电视台。早在二十几年前,绚丽多彩的综艺,文艺等电视台便宣告破产,或者干不下去……

赚钱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别想赚钱了。ttcv系列由国家扶持管控,内容涉及之广,不言而喻。

晚9:00,总台ttcv1真人版第一场正式开播。

“大家好,这里是电视总台ttcv1前方记者兼主持人-江冰。时隔多年,再一次和大家见面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