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美女饶命 > 第18章 我已经两天没挨打了

“你废了秦枫的手,秦家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出了地中海餐厅的大门,唐若然便心有余悸的说道:

“而且,我刚刚还听人提起合帮商会……如果秦家当真跟合帮商会有关系,接下来你很可能会面临大麻烦。”

宁凡则一脸平静:“一群跳梁小丑而已,我不怕他们。”

闻言,唐若然一愣,随即美眸中却是闪过一抹欣赏。

眼前这个言行举止看起来好 色、又粗鄙的乡野少年,实则身上散发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泰然自若,稳操胜券,和杀伐果决!

一瞬间,她便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

于是转而说起另外一个话题:“看你风尘仆仆,应该是刚来陵江吧?”

“嗯,今天刚到。”宁凡点点头,随即有些哀怨地说道:“忙到这会还没歇口气。”

“现在我只想找个青旅住一下,然后好好睡一觉。”

唐若然不可置信:“青年旅社?”

见宁凡点头,她有些无语地翻翻白眼,这家伙好歹是自己的大恩人。

她怎么忍心让他住到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去?

宁凡一脸郁闷,这娘们啥眼神啊?

“跟我走吧。”唐若然说着,便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这家伙见状,顿时满面警惕的说道:“干啥?你想把我拐卖了啊?”

“就你这小身板?”唐若然上下打量他一眼,口吻嫌弃:“卖你我还得倒贴,多不划算。”

宁凡却是凑到她耳边,一脸坏笑道:“你可别小瞧我这小身板,绝对又帅又持久。”

唐若然似乎已经习惯这家伙的油嘴滑舌。

当即毫不客气白他一眼:“可别跟那秦枫一样,中看不中用。”

宁凡脸色骤变,擦,那绣花针能跟我比?

这家伙愣神之际,唐若然直接将他拽上出租车,还不忘解释道:

“我在蓝风那边有一套房,现在空着没人住,你暂时就住那里吧。”

听到唐若然这话,宁凡眼前一亮,这女人该不是想进屋藏帅哥吧?

不过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毕竟,以他的能力和颜值,绝对吊打当红一众男明星。

当个小白脸自然更是绰绰有余。

宁凡幻想的空档,出租车司机已经一脚油门轰下去,然后七拐八绕很快到达目的地。

唐若然名下的房子,是她当初为唐氏集团签下好几笔大订单之后,唐老太太作为奖励给买的。

因此,虽比不上锦云华府的唐家别墅,但蓝风的拼栋别墅区,倒也算得上高档小区。

一栋楼只有三户人家,每户两层楼,超过两百平的大面积,对于刚从农村来的宁凡来说,那也称得上大手笔了。

“就是这里了,进去吧。”唐若然打开房门,还不忘从钥匙扣上取下钥匙丢给他。

宁凡则倏地反客为主。

他倚在玄关处的柜子边,看着门外的唐若然,咧嘴一笑道:“不进来坐坐?”

迎上少年肆无忌惮的打量目光,以及略显猥 琐的表情,唐若然有些恶寒。

坐坐,跟他?

孤男寡女,又是面对这么一个lsp,她才不会蠢到羊入虎口。

当然了,摸清这家伙有贼心没贼胆的尿性之后。

唐若然只是上下打量他一眼,随即说出一句差点令宁凡暴跳如雷的话语:“算了,怕你不行。”

话音落下,径自将门拉上。

隔着一道门,唐若然那张俏脸骤红,不管她在宁凡面前装得有多淡定,她终究是个未经人事的女人。

门的另外一边,宁凡却是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擦,娘们,幸好你溜得快,否则,小爷非得当场掏出来让你亲自验证一下不可!

小小的郁闷之后,宁凡便开始在小二层别墅里到处溜达,然后他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不已。

对于他这个住惯茅草屋的乡野刁民来说,这小别墅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有两个独立的卧室,一间书房,楼上楼下各有洗手间,主卧里还配着独立的衣帽间和放着浴缸的浴室,客厅玻璃式封闭阳台则设置了单独的茶厅。

当然,厨房也是必不可少的。

“特娘的,没想到我徒弟还是个会享受的小富婆。”

闲逛一圈下来,宁凡便大字型躺在客厅沙发上幻想未来:“等我哪天赚到钱,一定要买一个比这更豪华更好的,到时候就可以把师父也接到城里一起住。”

“师父,我已经两天没挨打了,居然有些不习惯……”

许是连夜赶车加之奔波忙碌,这家伙沾到软乎乎的沙发,很快便陷入梦乡。

梦里,这货变成皇帝,在精心挑选妃嫔,准备与美人修成正果再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

他居然被一阵粗暴的踹门声给惊醒了。

擦,裤子都脱了,谁**这么没眼力劲打断爷爷的美梦?

紧接着,门外又是一阵用钥匙捅锁芯的声音。

宁凡这下睡意全无,他立刻起身开门。

正打算破口大骂,然而开门瞬间,他呼吸一滞,随即所有欲骂出口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只见映入眼帘的女人,一张脸惊为天人。

弯弯的柳叶眉,菲薄的唇瓣好似玫瑰花一般娇艳欲滴,尤其是那双清澈明亮的双眸,因染上几分醉意,迷离又万种风情。

以至于,她羽翼般的睫毛只是一开一合,便已然撩人心弦,成为全天下男人都无法抗拒的诱 惑。

见女人仍旧拿着钥匙对着空气捣鼓,宁凡就知道,这娘们肯定是喝醉后走错门了。

这家伙顿时眼前一亮,靠,没想到自己的美女徒弟还挺会来事,竟然给他找了这么个大美女当邻居。

宁凡愣神之际,喝得七荤八素的女人似彻底失去耐心,直接靠在门边的墙壁坐下去,大有就在这里酣然入睡的架势。

“呃,美女……你住楼上还是楼下?”

宁凡心想,反正一栋楼就三户人家,自己既然住二楼,剩下就只有两个选择。

女人醉醺醺的抬眸瞥他一眼,不答反问道:“你谁啊?为什么会在我家?”

不等宁凡开口,她又自答自问道:“哦,我知道了,你是我助理,可你是怎么变成男人的?”

听到这话,宁凡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擦,什么叫变成男的,小爷本来就是男的,纯爷们!

“我说你愣着干嘛?”女人醉得不轻,一张瓜子脸白里透红,分外勾人。

见宁凡迟迟未动,她傲娇的扬起下巴道:“还不赶紧扶我进去!”

听到她近乎命令的口吻,宁凡极其郁闷。

本想伸手扶她,哪知道喝醉的女人犹如一滩烂泥,连站起来都有些困难。

这家伙索性弯腰,一手搂住对方线条流畅的香肩,一手穿过对方白皙似玉的后膝盖,直接将人打横抱起。

盯着像猫一样蜷缩在怀里的绝色女人,这家伙剑眉一挑:

“娘们,天堂有路你不走,狼窝有门你还非得闯进来,既然如此,就别怪我趁人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