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态度还算良好,顾妙妙才勉强的放过他,拉着沈烬就往堂屋里进,

桌子上摆放着几碗面条,上面堆着肉丝,光是看一眼就能让人香味大开,

沈辰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面条,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吃饭!”

得到命令,他立马端着碗吃了起来,才尝一口,他就停不下来了,实在是太好吃了,简直好吃到他都要将自己的舌头吞下去了,

嘴巴塞的鼓鼓囊囊的,含糊不清道,“真好吃,顾妙妙你真厉害,你突然不傻了,是不是被什么人打通了任督二脉,然后就变精了?”

将碗推到沈烬的面前,顾妙妙瞥了他一眼轻飘飘道,

“是啊,要不要给你也试试?”

“可以吗?”他的头猛然抬起,眼里亮晶晶的带着期待,

顾妙妙,“.........”

“对了,你赶紧吃,吃完给爹和娘也端点过去,”将桌子上的那个比较满的碗往他面前推了推,还单独的盛了一碗肉出来,

“这碗是我用油炸的肉,很香的,你也拿过去吧。”

沈辰停住了咀嚼的动作,看着那碗满的都要顶尖的肉,突然有些羡慕沈烬,他好像一直运气都很好,所有人都关心他,爱护着他,

掩下脸上的情绪,他微微垂着脑袋,闷声的回了一句,“谢谢,小嫂子。”

“嗯。”

******

家里没有专门的厕所,只有一间岌岌可危的茅厕,也没有洗澡的地方,来到这里那么久,顾妙妙都没有好好的洗过一次澡,实在是有些难受,

让她不洗澡就穿这些新的衣服,她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察觉到女孩的心情有些低落,沈烬喊了她一声,“妙妙。”

“嗯?”

“你不开心吗?”

顾妙妙回头看他,男人的眼神空洞无神,但是她就莫名的觉得他能看见自己一样,

“还好,对了, 我一会给你把一下脉吧,看看你的眼睛。”

他笑了笑,神情有些低落,“我这眼睛是天生的,好不了的。”

瞪了他一眼,顾妙妙最讨厌的就是她的病人说这种消沉的话,她还没看呢,就张嘴闭嘴的好不了,好不了了,

怒气冲冲的站起身来,一把扯过男人的手腕,沈烬正想开口,她一个眼刀就甩了过来,

“闭嘴!”

摸着男人的脉搏,她的脸色也越来越沉,他的情况也比自己想象中糟糕太多了,

沈烬似乎能感受到她情绪的变化,安慰的笑笑,“没关系的,我都习惯了。”

“你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的治好你。”顾妙妙面色凝重的看着他,郑重其事道,

沈烬笑了笑,心里涌上一股暖意,但也没抱太大的希望,他看了许多的医生,花了那么多的银子,还不是一样的一场空,

“好,我相信妙妙。”

“我对你那么好,你以后怎么回报我?”顾妙妙挑了挑眉,突然调侃的问,她实在是好奇,沈烬会怎样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沈烬楞了一下,他也没想到女孩会这样问,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看着他的样子,顾妙妙就知道他说不出来,也没过多的为难他,只是冷哼了一声,腹诽道,

“我就知道你说不出来,哼。”

沈烬抿了抿唇,低声道,“妙妙,我现在不能承诺什么,我只能尽量的让你过的开心些。”

“谢谢你买的衣服,还有你为我家人做的一切,你是一个很好的人。”

顾妙妙一头黑线的看着他给自己打上了好人的标签还不自知的模样,嫌弃道,

“你可别这样夸我,我可不是个好人。”

“你....”见他还想说什么,顾妙妙连忙打断,“好了,好了,赶紧休息吧,明天还要干活呢。”

她把买的棉衣往身上一套,就要往矮榻走,

“你..”沈烬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但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了出来,“你还是睡床上吧,夜里很冷,不盖被子的话会着凉的。”

“不用,我睡矮榻上就行了,”顾妙妙大手一挥,不以为意,

她不想,但是沈烬想让她睡在床上,他夜里盖着被子还会感觉到冷,何况她一个女孩还没有被子睡在矮榻上,肯定会生病的,

按着床榻站起身来,沈烬摸索着朝矮榻的地方走,“不行,夜里天气那么冷,你要是生病了就不好了。”

“我自己就是大夫,你放心吧,没事的,就算冻着了,我明天喝点药就好了。”

“不行!”他皱着眉头,突然厉声开口,“你快点睡床上来。”

怕她犹豫,沈烬又道,“你放心吧,你睡床,我去睡软榻,我是男子,比你耐寒些,”

听了他的话,顾妙妙从上到下的把他打量了遍,他的皮肤很白,甚至比顾妙妙的皮肤都白,也很瘦弱,但是骨子里透着一股清冷气,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在怎么看,他都是一副妥妥的病美人模样,

顾妙妙叹了一口气,妥协道,“你还是别睡矮榻了,要是把你冻生病了就不好了。”

“心疼我?”男人低低笑了起来,嗓音微哑,透着丝丝的性感,配着他的这副模样,顾妙妙只能强忍住要流鼻血的冲动,僵硬的移开视线,心里默念罪过罪过,

“呵呵,”顾妙妙僵笑,“我是怕你生病了,明天的活没人干!”

.......

一阵诡异的宁静后,

沈烬才干咳了两声,扯开了话题,“行,我知道了,睡觉吧。”

顾妙妙迷迷糊糊的都要睡着了,就听见沈烬又出声,“妙妙,你睡着了吗?”

顾妙妙一动不动,不想理他,

他又不依不饶的推了推她,神秘兮兮的开口,“我有东西要给你,你睡着了吗?”

“....好困,别闹了。”

一个冰凉的东西套在了她的手骨节上,冰的她一下子就惊醒了,

带她手上的,是一只黑色的玉戒指,一入手,顾妙妙就知道这块玉绝非凡品,

“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个东西?”

男人往她身边靠了靠,大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按向了自己,小心翼翼的吻在额头上,轻轻开口,

“喜欢吗?这是我娘留给我的,是给我未来媳妇的,它现在属于你了!”

“太贵重了吧....”顾妙妙下意识就想摘下来还给他,

沈烬顺势握住了她的手,塞到自己的怀里,“跟你相比的话,它就只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戒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