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龙啸于穹 > 第六章 林珂珂

在得知了空间戒指中神秘人的来历之后,林寰明显的松了口气。毕竟对方对自己并无恶意,而且还收自己为徒。于是他也不会浪费这白来的资源接下来的几日里,便在房间里缠着牧风教他推风掌,陨铁拳。

牧风传授功法的方式与林郎颇为不同。林郎爷爷是传授口诀再外加亲自演示,牧风则是大手一挥,直接把林寰带入一片幻境之中,在那幻境之中各种武器一应俱全,中心是一片大大的武场,林寰意识一进入那里,就看见了一个外貌俊朗的中年男子站在里面,林寰不禁好奇的问了句:“牧风师父,咱这是在哪儿呀?”

牧风看着这个小孩,虽然从结实起他就显得比同龄人更为早熟,但在牧风年前竟然难得的有了一个孩子该有的好奇心,一个孩子该有的行为。于是也耐心的解释道:“此处就是你的那枚空间戒指里,为师用了点神通把你带了进来。你看看,那不是那天你收集的灵草吗?”林寰转过头去一看,还果真是这样,火云灵芝等灵草整整齐齐的放在了远处一具骷髅的面前。林寰又问了一句:“师父,那句骸骨是谁的呀?”牧风闻得此言,先是沉默了良久,然后指了指前方站着的青年男子。“以后你就跟着他训练吧。”

话音刚落,那男子竟然瞬间飞至林寰面前,对着他行了下礼之后,一掌顺势挥出。林寰躲闪不及,被强大的掌力掀翻在地。周身疼痛无比。牧风却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大笑,“继续继续,别停手。”林寰在心里骂了句死老头幸灾乐祸,赶紧爬起来应对男子的攻击。

男子虽看似没有意识,但他的掌法却比当初林翰天使出的更为灵动。而且虽然有些地方跟原本的推风掌并不一样,但却好像原本的推风掌就该这样一般。牧风一边看着在空间内和男子训练的林寰,一边解释说:“这套功法虽然仅仅是入门功法并不高深,但是如若能够精进一下,能够把它由原本的准下乘级变为真正的下乘功法,别看仅是一字只差,打出的效果却天差地别。”于是乎,林寰就在他那个一直站着看戏偶尔插两句嘴的师父的训练下,艰难的度过了一个上午。等到中午烈日当空十分,牧风才把林寰的意识从空间戒指里放出来。神奇的是,本来在里面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林寰,一出来反而神清气爽。这时屋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那声音听上去明明是一位少女的,但却从中听得非常娇媚,仿佛要把人魂钩走一般。

“林寰弟弟在吗?快出来姐姐有事找你。”声音落下林寰的房间门上响起了几声敲门声。

林寰一听得这声音,立马就明白来人是谁了。这是他家族里的一位姐姐林珂珂。虽然林氏一族是个小族,但族内也有几万人。在阳泉镇里的这个林家里,并不是所有所有的宗族成员都能攀上血亲。比如说林晓蓓和林寰,家里不知隔了多少代了。因此林晓蓓和家和林寰家关系一般,两人经常一起玩也是出于孩子之间的玩伴关系。而这位林珂珂,与林寰家就更关系久远了。林寰家是属于林家里最为普通的一支,而林珂珂,则是族长林震子的孙女。按理说她就算不会瞧不起林寰,但对于林寰也应当爱搭不理才是。但出人意料的是,这比林寰大了六岁的丫头,经常来缠着林寰。如果说林寰小的时候来找林寰是出于家族里一个姐姐对后辈弟弟的喜爱的话,那么现在林寰已经长成少年模样了,就天天来缠着林寰就让人有点想不通了。他本来想安安静静的坐在屋内等她走的,却不曾想被牧风把一个瓶子推翻弄出声响,林珂珂听到屋内动静就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了,直接推门而入。看见林寰害怕得畏缩墙角的模样,她笑着调侃道:“我今天来找你可不是给你可乘之机占便宜的,姐姐我知道你先前在演武场中受了伤,来给你送了点药。”

林寰知道林珂珂虽然看上去不正经,但一定关心着自己,那天他的试炼,她一定也去看了。于是自己也不假装客气,伸手接过来,一看到那瓶药乃是家族里数一数二的疗伤圣药聚灵散。她知道这药虽说不上生死人,肉白骨,但对于他这种伤,可以说应对起来错错有余。而且林震子平时都舍不得用的。林珂珂估计也是偷偷带出来的,估计回去又免不了又是一顿臭骂。“你不怕被你爷爷揍吗,这都敢带出来。”林寰也不禁为她担心了起来。

“这次我跟爷爷说了,是给你用的,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没准他是看上你,想让你做孙女婿呢。”

林寰知道就算林震子允许,肯定也是因为对那天自己的表现满意了,绝不是他那老不正经的族姐说的什么孙女婿。“尽知道胡说八道,快出去吧。我要疗伤了。”说完装作很不耐烦的样子把林珂珂往外推,然而林珂珂就是赖着不走。他无法,只好坐在床上,运功疗伤。林珂珂好奇的坐在一旁,撑起下巴看着他,只见他盘腿而坐,鼻尖上逐渐沁出汗水,周身隐隐之间有灵力溢出,很明显,这是要突破的征兆。果不其然,一段时间过去之后,林寰睁开眼睛,自己已然突破到了准武者第三重。准武者之境,顾名思义,乃是在修行者迈入真正武者之境前的必经之路。在这期间,不断以灵力洗涤经脉。强健体魄。随着境界的提升,体魄将越来越强劲。当然,如果在这期间调理得当,将来修为等级提高时,能较于同境界发挥出更为显著的优势。在迈入第三重境界的他,已可以轻松以掌碎石,日行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