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六面人 > 第八十五章 一只眼睛

徐天朗的动作比夏宇想象中还要快。

隔天,夏宇的药厂就被烧了,引起警方调查。

外界开始出现传言,夏氏涉嫌和黑道上的势力有来往,药厂里研发的是对人体伤害极大的毒品,因为分赃不均出现内讧,夏氏的药厂才会被火烧。

徐天朗比谁都懂得利用网络和传媒的力量,短短时间就令夏氏的名声受到严重打击,警方似乎也有意针对,三番两次来到夏氏,请夏宇去警局协助调查。

夏宇火大到了极点。

“周警官,夏董的时间宝贵,请你不要再在这里耽误我们的时间了。”警局审讯室里,安承泽严肃道。

“安律师,我们也是公事公办,想尽快帮夏先生抓住烧毁药厂的元凶,希望夏先生能够合作,对我们说出真相。”

夏宇站在审讯室的透明玻璃前,手指敲击着玻璃,白炽灯的光芒闪烁着,折射在玻璃上,这是一块单面反光玻璃,如同一面镜子,他只能看见自己的模样,但他知道,在镜子的背后,有人在注视着他。

“你想知道什么?”

“我们想知道夏先生有没有哪些仇家?”

“这个问题你们已经问过三遍了。”

“那我换一种方式问,夏先生药厂里研发的是什么药?”

安承泽皱起眉头,“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当事人做的都是正当生意。”

“是正当还是违法,只有夏先生自己知道,不过,据我了解,火烧药厂的手法干净利落,像是训练有素的雇佣兵,甚至是黑手党的杀手。再加上夏先生前些天在婚礼上刚刚遭遇袭击,这实在很难不让人多想,夏先生做的究竟是哪门子的生意?”

“周警官!”安承泽冷咳一声,“我需要提醒你,我的当事人是受害者,不是犯人,来这里只是协助调查,并没有义务回答你的这些问题。”

“不回答还是不敢答?是心虚了吧。”小张在旁嘲讽道。

审讯室冷气开得很大,夏宇朝着镜子上哈了口气,立刻结成一层薄雾,覆盖在上面,他伸出手指在上面涂画,像是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对话。

“警官。”安承泽的脸色沉下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你再这样诋毁我的当事人,我会保留投诉你的权利。”

整个问话持续了两个小时,从始至终,都是安承泽在和警方对话。

夏宇离开之后,小张忍不住开口道:“头儿,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有罪。”周玮的目光投向那块不远处的玻璃,白色的雾气渐渐消散,图案显现出来。

那是一张笑脸。

像个孩子的脾气,在失去耐性、极度烦躁的时候,已经懒得再花费时间伪装成熟有礼貌地应付了。

离徐天朗的目标,越来越接近了。

停车场里,一片寂静。

从电梯下来,夏宇的脸色一直阴沉着,安承泽跟在他旁边,也不敢多说什么,触这位大少爷的霉头。

“找到徐天朗了么?”

“还没有。”

“混账,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连个人也找不到。”夏宇的怒气已经顶上心口,“听着,就算反转整个A市,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徐天朗的存在,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不彻底除掉,令夏宇无法安心。

“是…是…”安承宇连忙应道。

这时,电话声响起,夏宇看向手机,那是一串他陌生的电话号码。

夏宇接通了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声音,令他立刻变了脸色。

“你在找我吗?”

男人熟悉的声音和轻佻的语调令夏宇恨的牙痒痒。

“徐天朗,你不是要找我报仇么?一直躲着算什么?”夏宇看似镇静,冷言嘲讽道。

“那些警察很烦人吗?让你心情这么差。” 徐天朗好整以暇,仿佛一下就戳穿了夏宇不安的心。

这话如同火上浇油,“徐天朗,别以为你和威尔森联手我就拿你没办法,想让一个人消失在世界上有很多方式,你有能耐就躲一辈子。”

夏宇知道火烧药厂的事是徐天朗干的,但他没有证据,而且药厂里面的事本来就见不得光,他不可能大肆宣扬告诉警察,这也正是徐天朗有恃无恐的原因。

“我没想躲一辈子。”电话对面响起一声古怪的低笑,“不过有一点你倒是说对了,想让一个人消失在世界上有很多方式。”

夏宇不知怎的心里有些不安,寂静的停车场似乎有脚步声传来,夏宇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砰!”的一声枪响,划破空气,接着响起一声惨叫。

“该死!”

早已埋伏在停车场里的杀手开始行动,猎枪瞄准了他们的目标。

“砰砰砰!”夏宇的保镖反应迅速,立刻持枪和对方开起火来。

密集的枪声,仿佛一场铺天盖地的大网,无处可逃。

“喜欢我给你的礼物吗?”

“嘶~”夏宇咬着牙,摔碎了手机,拔出枪来,毫不犹豫地狠狠射击,连开数枪,干掉了四五个杀手,然后飞快地朝着车的方向跑去。

子弹已经用尽。

保镖和司机都是训练有素,知道过来接应。

弹夹已经空了,杀手持枪射击,夏宇湛湛避开,拆开手中抢械,拔出一把短刀来,动作迅猛凌厉,在杀手再次开抢之前,直接一刀插进了他的脖子里。

鲜血喷涌而出,溅了他满脸,夏宇豪无所觉。

用杀手挡住了飞射而来的子弹,夏宇动作迅速,飞扑跳上了车。

“快开车!”

司机脚踩油门,急速冲了出去,伴随着子弹横飞,打在车窗和车身上。

这是一场惊险刺激的逃亡之旅。

终于离开了停车场。

司机惊魂未定,好不容易才确定安全,看了一眼后视镜。

然后,他整个人都僵住了,脸色吓得瞬间惨白,瞳孔猛缩。

夏宇脸上沾满了血污、流淌在脖子上,浸湿了衣衫,他大口地喘着气,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野兽发出拗鸣,额头布满冷汗,血滴从卷曲的褐色发梢落下,倒映着那张没有半点血色苍白可怖的脸,唇角青白干涸。

真正令人恐惧的是那张脸上,他的右眼,像一个血窟窿,正在沥沥地流着鲜红色的血。

病床上,青年苍白的脸上阴沉一片,右眼蒙了一层纱布,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血管连接着针头,正接受输血。

“手术已经做完了,为什么我弟弟的眼睛还是看不见?”夏轩急着质问医生。

“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子弹碎片伤及视网膜,所以…”医生有些心虚地擦了擦汗。

“你的意思是我弟弟的右眼会永久性失明?”

“也不能这么说。”医生犹豫了一下,“现在医学这么昌明,夏先生还是…还是有治愈的可能性。”

“砰——”的一声,花瓶摔在地上,砸成满地碎片,吓得所有人都僵住了,不敢再出声。

夏宇面沉如水,针头已经脱离的血管,血从指尖滴落,手紧紧攥成了拳。

大厦顶层,徐天朗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望着天花板上的玻璃吊灯,外面的城市灯火璀璨。

黑胶唱片的跳针在转动,如同墙上吊钟的指针。

“铛——铛——铛——”指针的数字指向十二的时候,吊钟开始摇摆,发出响声。

仿佛映衬着此刻徐天朗的闲适,门被猛地推开了,有人闯了进来。

“徐天朗。”

徐天朗并没有回头,他知道来的人是谁,也早知道他来的原因。

“周警官,你迟到了。”

周玮冲了过来,走到徐天朗面前,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领,“徐天朗,我需要一个解释。”

徐天朗挑眉,伸展开的双臂,懒懒地搭在沙发上,“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谁惹到我们的周警官了吗?”

“徐天朗!”周玮讨厌徐天朗这个放肆的模样,“你少跟我来这套,你说,是不是你派人在停车场截杀丁宇?”

徐天朗瞧着他,一双漆黑的眼眸似笑非笑,“警官,说话要有证据。”

“你还在装傻?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对待夏宇,很快我们就能找到他的犯罪证据,把他送进监狱了,为什么你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手?”周玮愤怒道。

徐天朗注视着他,渐渐收起了笑容,“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警官,我们一起合作的目标都是除掉夏宇,你有你的做事方法,我也有我的。夏宇那种家伙,用一般的手段是无法打败他的,我是在帮你啊。”

“你是在报私仇!”周玮恼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在夏宇婚礼上的那场刺杀,你利用贺月的死打击夏宇,这就是你的做事方法?”

“为了达到目的,总归是要有些牺牲的。”徐天朗的眼眸里并没有多少感情,“你知道夏宇活着,他会造成多少人的死亡。”

周玮当然知道夏宇的危险,但他不赞同徐天朗这种不择手段的做事方法,“无论如何,犯法就应该交由法律制裁,而不是动用私刑,徐天朗,你为了毁掉夏宇牺牲无辜性命,这样做和夏宇有什么区别?”

“我从没说过我和他有区别。”徐天朗盯着他,目光隐隐有些疯狂,“我什么都不在乎,阿维,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对付极端的疯子,只能用疯子的办法。”

一个永远遵守规则的人,是无法战胜一个不守规则的怪物。

这个道理,是徐天朗死里逃生之后学会的。

“你这是在玩火**。”周玮有些动容,徐天朗这么做,即使夏宇被绳之以法,他也会被拖下水的。

“那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此刻,徐天朗的眼眸中已经看不见理智和冷静,只有疯狂的杀戮和豁出一切甚至生命的决然。

毁了夏宇的同时,他也在一步步的毁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