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叮!

火星四溅。

兵器碰撞声不绝。

这一天的御猫司内颇为热闹。

中央已经空出一片偌大的场地,却见双方拼斗到了一处,兵器交锋,似在唱一出精彩绝伦的武斗大戏。

刀光剑影,你来我往,视线难以捕捉。

双枪无极!

双枪猫奴儿方开山悍勇异常,陡然身子似陀螺一般旋转,枪影漫天,发出道道破空的劲气,打在地面上就是一个惊心怵目的空洞。

“这厮枪法好生厉害!可惜比赵云四弟还差了点,怎是我兄弟对手?速度了结了他!”美髯公沉喝道。

“二弟,此言在理!”

“二哥,说得对!”

……

三兄弟相视大笑,手上却不慢。

这双枪猫奴儿又不是那三姓家奴,无有那般举世无敌的气魄,桃园三结义自然也不会客气。

占住方开山四周三个要害方位,转灯儿一般厮杀,更不需什么牵制打配合,全都是主攻!

雌雄双股剑配上刘大耳一双长臂,当真是天作之合,挥舞成漫天剑圈,重重绞杀,将方开山周身笼罩其中。

丈八蛇矛弯曲,将空气划出一道道白痕,所到之处,看似粗重,招式更是精绝,与双枪绞在了一处,顿时只听一片叮叮之声。

刀落下,新月生,蜿蜒的刀影,破空有声,若有龙吟,这一刀是如此之快,刀背上的青龙仿若都在游走,杀伐之厉,眨眼就在眼前。

……

不一会,就杀得方开山满头是汗。

每一次挥击都有磅礴之力反击过来。

方开山无比郁闷。

说好的人猫合一,以二对一呢?

现在反而自己被围攻得老惨了。

这他娘的还是皮影吗?

未免也太过真实了吧!

只听。

“小兄弟,以和为贵!不如一同投效我家主公可好?”

“鼠辈,安敢轻视我关某人的大哥!”

“我大哥和你说话呢?答与不答,怎像个娘们?”

……

方开山面孔涨红,直欲吐血。

那长臂男子话语钝刀子割肉也就罢了!

那美髯公威严赫赫,一瞥之间,尽是杀机,让他不自觉身体绷紧,如临刀意。

而那黑脸汉子更是扎心,声如雷吼,骂得人七窍冒烟,心生无名之火。

“打架就打架,隔着唱戏呢?”方开山无比憋屈,有苦难言。

他的修行派系为兵家修士,九品小将。

单胜这皮影三兄弟一人不难,关键是它们三人配合起来,如同一人,招式精绝狠辣,实在令人难以招架。

这么逼真威猛的皮影,真是人凭空想象,手工制作出来的?

还是说,本就存在这三个无双猛士,被这无忧居主人以皮影完美复制了下来?

可这也不对啊!

如此猛人,不该寂寂无名才是,怎么从未听过?

不管是哪一种,皮影匠为中九流第四位,真的足够诡异。

方开山目光如电,盯向那远处角落里正提线操偶的单薄身影,舔了舔嘴唇,面色凶狠。

擒贼先擒王!

这皮影三兄弟是个切磋的好对手。

但他方开山也不是个傻子,可不想与三个皮影拼死拼活大个半天,白白浪费力气。

“猫儿!”他大喝一声。

喵呜!

他肩上那猫儿“挂印拖枪”顿时心领神会,喵叫一声,跳到空中,身体快速翻滚,陡然一团白雾,浓密得看不清楚。

方开山想也不想,一股脑钻入其中。

砰!

剑、刀、矛紧随其后,砰的一声碰撞到一起,将白雾绞散,里面一猫一人竟是凭空没了踪迹。

猫遁术!

说时迟,那时快。

“看招!”突听一声计谋得逞的大笑。

庄克背后近在迟尺之处,凭空有白雾炸开,呈现环形,似是一道神秘的门户。

下一刻两柄长枪一前一后,如追风赶月一般刺出。

方开山双手握住枪柄,与猫儿“挂印拖枪”一同跃出,目光凌厉。

千钧一发的功夫,无法躲避。

庄克只能勉强扭过头来,目光带着惊讶,却陡然诡异地朝着枪锋微微一笑。

噗!

一枪穿心。

“什么?”

对方不求饶也就罢了,就连躲也不躲。

方开山收枪不及,刺中之后顿觉手感不足,没有刺入人体的钝感,更没有血迹飘飞。

他连人待枪一穿而过,步伐站住,回头再看。

却见那倒着的身影炸成一团烟雾,变成一个胸口空洞的皮影小人,嘴角无声地裂开,笑容怪诞,发出无声地嘲笑。

方开山浓厚粗重的眉毛一挑,还没来得及反应。

“休伤我家主公!”一声怒喝大喝。

嗖!

一根长矛又粗又长又硬,似是一条乌龙大蟒狠狠从臀后捅了过来。

黑脸壮汉怒目圆睁,似若喷火。

方开山本能高举双枪架住。

磅礴力量袭来,他身子趁势倒退而回。

“无胆鼠辈,哪里逃?”黑脸壮汉穷追不舍。

方开山喉咙间憋出一口老血,面孔又青又白,却是冷哼一声,“我又不是傻!”

他是御猫司内有名的武痴不假,但也不愿与三个人做的皮影打个你死我活。

方开山收枪避开不战,身形极快,向前窜去。

嗤嗤嗤!

刺耳之声。

却见一九尺身躯长髯飘飞正面迎来,似是早已等待多时了,长刀在手拖在地上,一路溅起火花四溅。

昂!

“看刀!”美髯公手猛然一挥,就仿若见一道青龙拔地而起,口中寒芒,若衔弯月。

拖刀斩!

“这一刀……”方开山惊骇得目眶欲裂,连忙一个驴打滚狼狈地窜了出去,浑身泥土。

嗤拉!

他肩膀一痛,衣衫破碎,其上有肉鳞密如铠甲,碎裂开来,血迹斑斑。

方开山头上渗出冷汗。

若不是兵家修士炼出了刀枪不入的“内甲”,这一刀下去这条胳膊非要废了不可。

哪怕知道这三人是皮影也绝不能大意,不然非要交代在这里不可。

心中刚刚这么警醒自己,就听一声温和而笑。

“小兄弟,警觉虽好,可不能分心哦!”

方开山豁然回首,就见长臂男子手持雌雄双股剑交叉剪了过来。

他以双枪迎上,这一顿的时间,只见一左一右,黑脸壮汉、美髯公又再次杀来。

泼墨枪法!

方开山身子一抖,使劲浑身解数,双枪刺出如泼墨,漫天枪芒激发。

却有三人迎面而上,缠斗在一处。

一时只见走马观花般地鏖战,眨眼间就上百个回合。

“这……”这不仅是斗法,更正的是战场厮杀。

一众猫奴儿也看得挪不开眼。

方开山左遮右挡,动作渐渐见绌,桃园三结义可不会这么放过。

“小兄弟,还不放下兵器认输?”

“匹夫,安敢与我家主公作对!”

“呔!看俺老张不从背后捅了你……”

……

刘备劝,关公冷,张飞狠。

方开山遭受身心双重攻击,恼羞成怒地吼道。

“好你个无忧居主人,斗法就是斗法,皮影骂人,不讲武德!”

“呵呵!”却听一声轻笑,从身后左侧回应。

“骂的是桃园三兄弟刘备、关羽、张飞,与我庄克又有什么关系?”

“你……”方开山先是一怒,随后猛然一喜,“找到你了!”

“嘿!”陡然他长枪横扫,将双股剑、偃月刀、蛇矛挡开,却是虚晃一枪,转身就朝侧后方扑去。

喵呜!

猫儿“挂印拖枪”早就与他心意相通,炸出白雾,将身躯笼罩。

随后枪尖分开白雾,竟是有一左一右两个方开山从中跃了出来,唯独不见了猫儿的身影。

猫分身!

两个方开山各持双枪南北夹攻,四个枪尖交错成网,不给那提线身影一丝躲避的空间。

噗!

噗噗噗!

那单薄身影似是避无可避,束手无策了一般原地待毙,下一刻身躯就被串成了透心凉。

但方开山却不见欣喜,又是一惊。

“什么?又是皮影!”

只见枪尖下哪里还有庄克身影,又是一个无声微笑的皮影小人。

“大胆狂徒,竟敢刺杀我家主公!”

“贼子授首!”

“杀呀……”

三兄弟再次杀来,凶狠架势似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已不可。

方开山身子哆嗦了一下,连忙噗的一声,借助猫遁溜出了包围圈。

他是兵家修士,身形本就极快,与灵猫合而为一,猫遁之术,神出鬼没。

但只要他每每一出现,就立刻会遭受三方围攻。

明明仍有许多未用招式,但一旦使出,就会被腹背夹击,被强行打断,一时间在御猫司内左遮右挡,十分狼狈。

一众猫奴儿早已捂着眼不忍再看。

旁观者清,他们可是看得明白。

这庄克提线操纵皮影,变化多端,手法更是堪称绝技。

皮影在他手中,没有一点傀儡人偶的呆板,动作顺畅,竟能发挥出与人一般无二的威力,更懂得相互配合。

这三个武将皮影将方开山重重困住,似是把他当猴在耍!

哪怕方开山利用灵猫妙术短暂脱困,却始终找不到这庄克的真身,真真假假,难以分清。

而庄克却只是五指张开,指尖缠线,轻轻一勾。

方开山就如同风筝一般,虽然短暂飞出了手掌心,却总是被一根线死死拴着,逃不出五指之山。

放风筝,放到死!

而此时场中……

“小兄弟,你还不明白吗?你不是我家主公对手!”

“匹夫,还不受死?”

“小子,你的枪硬不起来啊!”

……

桃园三结义各说各话,让方开山心口一次次如遭重击。

终于他忍无可忍,大喊出声,“无忧居主人,有种就别搞这种鬼鬼祟祟的伎俩。你出来,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我又不是武夫,和你比什么刀枪。不如这样,我们一起放下手中的兵器,比比怎么操纵皮影如何?”

一句话堵得方开山想要吐血。

但此时又听一声笑。

“你想要我出来?那便如你所愿,关键是,看你能不能认出我来了?”

说罢!

一个个身影从四面八方走了过来,面色苍白眼角阴鸷,竟每个都是庄克面目,一般无二,发丝都不缺一根,纷纷手中操弦,朝着他微微而笑。

“你能认出我来吗?”

“你能认出我来吗?”

“你能认出我来吗?”

……

声如魔音回荡。

方开山呆呆站在原地,茫然看着四周,陡然狠狠将手中双枪扔到了地上,气呼呼大叫道。

“不打了,不打了!这家伙,不讲武德!”

一众庄克笑看此幕。

“小小皮影匠,又不是武夫,讲什么武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