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玩具的觉醒 > 浑噩 第十三章 做手工我最溜

紫鹃虽不明白她的姑娘要鹅毛做什么用,倒也没有推诿,马上吩咐下去。苏舒趁人去找鹅毛的时间,又吩咐紫鹃去给她寻一些质地偏硬的笺纸来,混色的花色的皆可。再寻一把最锋利的刀,剪刀也可。紫鹃一脸茫然地去寻了来,只道这林姑娘许是被宝玉带坏了,也开始整些幺蛾子了。

不出一个时辰,几根雪白漂亮的大鹅毛就摆在了黛玉的书桌上。苏舒很是开心,试了试紫鹃拿来的一柄西域小刀,满意地点点头,开始在鹅毛杆子上切切划划,紫鹃和雪雁都好奇地在一边看着,时不时给她端茶送水。一刻钟左右,苏舒终于削好了一支西洋鹅毛笔,她拿过一张粉笺,沾了砚台里的墨,小心地在纸上写起字来。

紫鹃和雪雁全神贯注地看着黛玉用一支鹅毛沾了墨水写字,正在惊叹,忽听门帘一响,却是宝钗来了,“哟,妹妹写什么呢?”宝钗只以为黛玉在作诗,走近一看,手里拿的却不是平时用惯的狼毫,而是一支鹅毛,写出来的字也不似平时的小楷之类,到是笔锋俏丽,起承转折别有一番韵味。苏舒一口气写了一首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才长舒一口气放下笔来。

宝钗只觉有趣,拿起纸笺来细细看了一遍。不由得笑道:“妹妹你果真是要狠心改性子,以往尽读些凄凄婉婉的诗词,如今到要聊发少年狂起来,可是明日也要左牵黄右擎苍,去打些野味来下酒?”苏舒笑嘻嘻地拿回那笺纸:“若是老祖宗准许,未尝不可!姐姐可要同去?”宝钗失笑,倒是把个紫鹃给惊的什么似的“姑娘又说什么疯话,才刚拔了鹅毛,如今还要打野味,我要回给太太,让她好好找个道士给姑娘驱驱邪才是正经!”一番话把大家都逗乐了,苏舒弹了一下紫鹃的额头:“跟你说了要改性子,才说几句玩笑话你就要去回太太,可是要我再凄凄婉婉才罢休?”

宝钗走近桌前,拿起那鹅毛笔研究了一番,也沾了墨写了几个字,却因为不会握笔,写的倒像是贴在门楣上的黄符。苏舒看她有趣,就耐心教她,宝钗本就冰雪聪明,不一会儿就学会了,虽然还有些不太顺畅,写出来的字却也有几分意思了。宝钗奇到:“妹妹是怎么想出这种玩法的?倒是有趣,虽比不上那狼毫可变化多端,写出来的字却也别有风味,而且手腕倒是轻松多了呢。”苏舒想了想说:“我原先在老家,听人说过,西洋人用这种笔写字,今天闲的发慌,忽然想起来,姑且一试,倒也有趣。”宝钗不疑有他,又细细把玩了一会,苏舒见她喜欢,就将这笔送了她,反正鹅毛还有好几根,再做几支便是。

苏舒自己玩的开心,却没想到第二天这鹅毛笔就传遍了整个园子,特别是凤姐,这鹅毛笔拿来记账极好用,也不累手,她很是喜欢,还特地跑来跟苏舒道谢。苏舒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还可以这么玩。那敢情有意思,她还可以折腾些别的玩意儿出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开启了这新功能之后,苏舒的日子就比原来有趣味多了。既然没有网络没有电视,就当一个古代版的木子柒也不错啊。

她本来不热衷于打扮,现在除了必用的润肤露和洗头露香胰子,其他胭脂花粉一类的一概不添置,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花季少女,素颜才最美好吗?紫鹃劝了几次无用,也就随她去了。她也不会绣花做衣服打络子,这些用具也都省下了。若不是这副身子太虚弱,她连日常的燕窝补品都打算省下。这么东省西省的,每个月还能省下不少钱来,就算是她的发明基金了。

鹅毛笔太简单,写出的字也远远比不上毛笔美观多样,所以大家也没当回事,只是一些日常的记账偶尔会用。谁也想不到黛玉搞出这个玩意只是因为自己不会写毛笔字。

苏舒接下来的心思就全在发明小玩意上了,最先想的肯定是改善自己生活的日常用品,她最想改进的是女性卫生用品,但是难度太大,消毒条件不够,也没有能替代的不透水的布料,这个念头只好放弃。一日下雨,苏舒发现这个时代没有可以当雨鞋用的鞋,要不然就是在布靴子外面套一个木屐,非常不方便,而且不好走路,容易摔跤。她就开始琢磨给自己整一双皮鞋。自己是不会做鞋,但是丫头们会呀。只要能找到合适的料子。

这种事,姑娘们都不大清楚,她无奈只好找到宝玉。宝玉倒是个爱折腾的,听说着新奇的玩意儿兴趣满满,又托人,又做实验,最后还真给苏舒弄来了几张鞣制的软软的小羊皮来。鞋底就比较难弄了。苏舒琢磨了几天,想出了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有点废料。用整张羊皮将脚包起来,让紫鹃按照脚的尺寸裁剪缝制出鞋子的形状,最后在羊皮鞋底的下面再纳上厚厚的千层布鞋底,还真叫她成功做出了一双别有风格的尖头羊皮小短靴来。虽然没有牛筋鞋底,但羊皮鞋面加厚厚的千层底也够满足普通的雨雪天使用了。

这羊皮小靴子可比鹅毛笔来的受欢迎。园子里所有的姑娘们都开始效仿,而且一双比一双做的好看,真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啊。苏舒这个始作俑者必然不甘人后,除了改进样式,她又让宝玉寻来带着羊毛的皮子,给自己做了一双“真·皮毛一体·雪地靴”,又掀起一股小小的风潮。

苏舒搞小发明搞的不亦乐乎,订制了粗羊毛线,织了几件五颜六色的针织披肩,毛线帽子,毛线手套,教会了园里姐妹之后,大家又掀起一股编织风,什么暖手炉套子,围脖,毛线袜子,贴身又保暖的毛线衣毛线裤,还有各种毛线头花,毛线玩偶,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群姑娘织不出来的。老祖宗都穿戴上了一整套,高兴极了,给园里的姑娘们赏了一大堆吃的用的,尤其是黛玉,叫老祖宗喜欢的不得了。苏舒挺得意,自己总能给自己找到乐子,她却万万没想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她,最后导致了什么样的后果。

转眼苏舒就在大观园里过了一年,这一年里,她的各种现代改良小玩意儿,以及提出来的一系列对制造业有极大启发的奇思妙想,令人啧啧称赞,荣国府有个极聪明的丫头这事也传的坊间皆知,最后不可避免地传到了贵妃那里,也就毫无悬念地传到了皇后耳朵里。

皇后娘娘自从把这些小玩意儿都用了一个遍之后,大加赞赏,高兴之余就赏赐了贾府各种珍稀玩意儿,更单独赏赐了黛玉,并召她进宫,十分喜欢,认了她做义妹,并奏请皇上给她赐了个潇湘郡主的称号。苏舒对这种事没什么心眼,只知道自己的发明被皇后喜欢,还挺高兴。老祖宗可深知这事关重大,当时就找来两位太太商议了一番。苏舒被封郡主的第二日,老太太就进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