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有一本双穿奇书 > 第十三章 庆市之变

此时,刚刚回到蓝星的方不言,开始逐一整理这几天的收获所得。

首先是身体素质。

虽然药浴炼体的主要作用,是为了让人能感受并吸收天地灵气。

但在这一过程中,身体也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强化,以保证能够安全吸纳灵气。

原本身体素质就比较强的方不言,在达到炼体小成之后,已然可以轻松举起三四百斤的重物。

这样的力量放在蓝星上,绝对已经算是人类最顶尖的层次。

然后在武器方面。

那把精铁腰刀虽然只是凡兵,没有那些法器法宝的神异超凡之能。

但作为修仙世界出产的武器,至少在坚固耐用这一点上,还是胜过蓝星上的冷兵器许多。

另外还有丹药消耗品方面。

凝血丸、化瘀丸、续骨丸,三种低级疗伤丹药,方不言各自购买了一百枚。

而效果更强也更为昂贵的愈伤丹,他则是花大价钱购买了十枚,用来作为最后的救命手段。

一些直接致死的毒药,以及能使人昏迷的迷香,方不言也各自购买了五十份,以作不时之需使用。

除此之外,还有丢出后能产生烟幕和刺鼻气味的“烟丸”,以及丢出后能产生刺耳噪音的“音丸”。

这两种能作为逃命之用的好东西,方不言也都购买了五十枚备用。

这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加在一起,总共耗费了方不言二十一万两银票。

加上泡药浴时带走的两万银票,不久前刚到手的百万银票,此时也只剩下了七十七万两不到。

不过对方不言来说,这几天里最大的收获,还是和燕金月学习的刀步以及燃血刀。

所谓刀步,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发力技巧。

严格意义上来说,有些像是刀法和步法结合的产物。

像燕金月教给他的这套刀步,就主要强调出刀之时,腿部与腰部的发力配合。

熟悉使用之后,每一刀斩出,都可以做到全身发力,而不是单靠上肢力量。

这也就是为什么同样是炼体小成,燕金月却能在正面硬拼中,战胜力量优势更强的男子。

不过这种技巧说起来容易,学起来也好像一看就会。

可真到了实战之时,却往往手忙脚乱,根本无法好好使用。

就像方不言和燕金月切磋时,才走了五六招的样子,就再难维持刀步。

要知道之前那样的情况,还只是没有性命之危的切磋比试。

真到了和妖魔拼死搏杀时,以方不言目前的水准,恐怕也就能维持两三次刀步使用。

不过这样也很不错了!

至少再遇到白毛尸鬼时,方不言有绝对的自信,能将那颗干尸般的头颅一刀斩落!

至于燃血刀,那绝对算是此行的最大惊喜。

按理来说,以方不言炼体小成的体质,也只是能感应到天地灵气,无法做到吸收乃至使用。

想要动用灵气灵力战斗,就只有真正的修仙者才能做到。

然而这一门燃血刀秘法,却只需要炼体小成,就能借用天地灵气,以此来大幅度攻击威力。

虽说秘法需要以自身鲜血为引,对身体负担也是极大。

但能有这样一个杀手锏傍身,哪怕遇上一些原本难以对付的妖魔,方不言也能拼命博取生机。

“虽然做了这么多准备,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这些东西暂时不会用到吧。”

整理好此行的收获后,方不言来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快乐水,吨吨吨的喝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透过厨房窗户,看到了对面那栋住宅高楼。

只见几个体生白毛的干瘦身影,竟然正依附在高楼外层,如猿猴般上下攀爬,骇人眼球!

“噗……卧槽!”

正在喝水的方不言一口喷了出来,大骂一声后,赶忙走到窗边,低头向下方看去。

此时的赤河小区,远比往常来得更加宁静。

设有运动器材的广场上,那些往日里喜欢散步闲聊的中老年人,如今却是一个都没有看见。

平日来来往往走过的道路上,隐约可以看见一些碎裂的衣物,以及暗红干枯的血迹。

更有甚者,在那些枝繁叶茂的林荫小道中,还能看到些许白影一闪而过。

方不言脸色凝重的收回目光,返回房间找到手机后,发现未接电话竟然已经有足足八十多个。

其中有一大半的记录,都来自姑妈那边的一家三口。

剩下的一小部分,则是由那位青年警官罗争,以及其他一些未署名的不明来电组成。

再看手机上那些短信消息和推送新闻,所有标题内容中,都无一不再描述着一场重大事件。

庆市封城!

从网上流出的一些图片可以看出,如今出入庆市的各个道路,都有全副武装的军队严防死守。

就连那些不算道路的山野林间,也都布满了高压电网和监控摄像。

一些往日里人流量较大的区域出口,甚至能看见装甲部队停靠巡逻。

麻烦大了!

方不言深深皱起眉头,感觉事情严重性有些超乎自己想象。

连军队都开始这样封城了,是不是说庆市内部的状况,已经到了连官方都无法控制的地步?

我才只走了三天而已啊!

要是再多等上几天回来,岂不是都能直接看见一座死城了?

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

是待在家里等待救援,还是试着从市中心一路逃出庆市?

方不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内心稍微有些烦躁。

在知道妖魔现世,并在超市见到过白毛尸鬼后,他就已经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

好在,自己总算是做了一些准备,实力方面也算小有长进。

要论存活可能的话,放眼整个庆市,恐怕也没几个能比自己更高的人吧?

恩,这样一想的话,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方不言苦中作乐的安慰着自己,以此来消解自己内心的烦躁情绪。

等到差不多冷静下来以后,他这才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姑妈家的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姑妈方丽焦急担忧的声音,立刻从电话那头传来。

“小言是你吗?你在庆市那边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哪里?家里的吃的还够吗?这几天怎么都不接电话?”

听到这劈头盖脑的一堆问题,方不言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的答道:

“我没事姑妈,这几天我都躲在家里玩游戏呢,电话我也是刚刚才看见。”

“你这孩子真是的,都发生这么大事了,居然还有心情玩游戏,我跟你说啊……”

就在方丽话即将开始唠叨时,一个嘶哑微弱的求救声,忽然传进方不言的耳中。

“救命啊……有没有人能来救救我……”

有人在求救?

方不言眉头一皱,立刻打断了方丽在电话里的唠叨。

“姑妈,你说的我都知道了,我这边还有点事情,就先不和你说了啊。”

说完,他挂断电话,提刀走到阳台落地窗前,然后眯着眼向下望去。

视线中,只看见一个格外娇小的身影,在小区道路上狼狈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