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陈院长歉意十足的对着秦妧妧鞠了一躬,腰弯的更低了。

“那我就不交住院费,浪费你们医院的医疗资源,让你们关门大吉!”秦妧妧有些赌气。

陈院长突地脸上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干咳了一声开口:“咳……江小姐你知不知道这家医院的最大股东是罗总?”

她脸上的表情猛地变得尴尬起来,没有再开口。

整个病房里突地沉默起来。

她身后的岑邵钧突地有了动作,站起身,他走上前。

陈院长的表情懵了一下,“岑岑……岑总?”

岑邵钧漫不经心的点头回应了一下,抬手握住秦妧妧直接将她转了过来。

“秦妧妧,听话,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这是为了你好。”

她抿着嘴唇,脸上写满了不高兴,没有开口。

岑邵钧径直走上前,对着陈院长开口:“那就麻烦你了,陈院长。”

陈院长有些受宠若惊,他猛地点头,嘴里回应着:“不麻烦不麻烦!”

另一边米国某处。

季月说有汇演确实是真的,但是并不是那种拒绝不了的汇演,此时她表情慵懒的坐在化妆台前,任由世界著名的化妆师在她脸上忙活着。

“季姐,几天不见,您的皮肤好像又好了一个度呢。”坐在她旁边的一个舞蹈家开口奉承着她。

季月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哪有,这几天在景城休息的不规律,都冒痘痘了。”

抬起手在冒着痘的地方摁了一下。

嘶——

舞蹈家看着她的动作,讪讪的笑了一声,继续开口:“季姐这是美的让痘痘都嫉妒了呢,想在你的脸上待一会。”

还在忙活的化妆师闻言,手上的动作不禁一顿,这什么鬼?

季月显然也想到了这点,脸色有些冷冷的不再答话。

火热的拉丁

舞蹈家看着季月不再搭理她的模样,也不再开口,转过头看着镜子里华丽妆容的自己,满意的打量着,还好自己没有冒痘,不然这场汇演就算是砸了。

她可不是季月那种人,已经混进了华夏国际舞蹈者协会。

拉丁舞清脆,优美的乐曲拉开了序幕。

季月的号,并不算在前面,但是也没有太过于靠后,正好在中间,很是占便宜的位置。

两旁屹立着挺拔的石狮,舞台上一片庄严,而台下却是一阵阵热情的欢呼声,所有人都期待着看见热情火辣的拉丁舞。

没过多久,号子就已经叫到了季月旁边的那位舞蹈者,季月就排在她的后面。

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走上舞台,脸上是惹眼的笑,耀眼的有些过分,她向着台下的观众深深鞠了一躬,抬起头来,清丽的面容印入观众的眼里。

台下的观众顿时欢呼的更大声了,好一个令人振奋的拉丁舞。

可是眼前的少女表演的并没有令在座的评委满意,只打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分数,毕竟比她跳的好的大有人在。

李心柔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了起来,勉强的对着台下的观众和评委鞠了一躬,便脚步加快的回了后台。

下一个便到季月了,她站起身,理了理没有乱的衣服。

台下的观众虽然刚刚那场表演并没有那么惊艳,却也中规中矩,大概他们想的是好的表演总是压轴的,所以热情依旧。

在季月走出后台的一瞬间,观众的欢呼声更大了,下面不少人听说了季月的名号,却很久没有见过她跳舞的样子了。

季月脸上是明媚的笑,对着观众鞠了一躬,抬起纤细的手腕,开始了她的动作。

她用她灵活的身躯,,修长的手指,用她华丽的服饰,非凡的舞技,美妙的乐曲,舞蹈出生活的喜怒哀乐。

看时而她双眉颦蹙,表现无限的哀愁,时而笑容灿烂,表现出无限的喜悦,动作时快时慢,时缓时急,犹如一阵阵浪花拍打着海面。

她沉浸在舞蹈的狂欢中,她忘怀了观众,也忘怀了评委和自己,在此刻,她仅仅为了舞蹈而生。

音乐在最后一个音符干净的收音后停止,属于季月的激动人心的拉丁舞结束。

全场沉默了一瞬,台下的掌声猛地响起,犹如一阵阵潮水久久没有停歇,人们沸腾了起来。

很有默契,都在叫着‘季月’这个名字,可是他们不知道,就在她落地在米国时,打了一个怎样的电话。

鞠了一躬之后,她在原地站着,等着评委们打分,看着几个评委的交头接耳的动作,她知道自己的分数绝对不会低。

果然,在一阵交头接耳结束之后,她的分数首先得五个99.8。

季月脸上的笑更加明媚了,又鞠了一躬,便走进了后台。

“季姐。”季月刚刚走进后台,刘助理就拿着毛巾和一瓶已经开好的矿泉水递给季月。

季月接过,因为运动过量而声音沙哑的开口:“刚刚有人打过我的电话吗?”

刘助理摇摇头,跟在她的身后。

看着她摇头的动作,季月刚刚还带着笑容的脸沉了下来。

走到自己的化妆台前,拿起手机走向卫生间。

随手拨了电话过去,响了好久,在季月满脸不耐烦时,电话终于接了起来。

“喂?”一道低沉的男音响了起来。

季月抿了抿嘴唇,“阿遇……”

另一边的程知宇将手里的文件放下,表情认真的‘嗯’了一声,“怎么了?”

“汇演好累啊~”季月语气撒娇的开口。

听着她的抱怨,程知宇沉默了半晌,有些犹豫的开口:“要不你退出协会?”

“不要!”季月立马开口回了一句。

开玩笑吗?她好不容易的走到这个位置的,现在让她退出?

程知宇又沉默了下来,对他来说,发牢骚这事,确实是有些不太理解。

听着程知宇沉默下来,季月脸上冷冷的,嘴里吐出来的却是撒娇的语气,“好啦,我就是发一下牢骚而已,我总不能放弃我的事业。”

“汇演还顺利吗?”听见她的回答,程知宇问了一句。

季月脸上的表情有些骄傲起来,“那当然,有我,汇演可能不顺利吗?”

面对这么骄傲的语气,虽说这是事实,可是程知宇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轻声‘嗯’了一声,便不再开口。

季月显然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她接着开口:“那你现在在干嘛呢?还在公司吗?”

“嗯,还有一些文件没有处理完,要的比较急,所以今天得处理完。”

程知宇知道了她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将手机放在一旁,打开免提,就将目光放在了紧急文件上。

“好,那你先忙,我估计后天就可以回景城了,到时你必须来接我!”

季月的声音响彻他的整个办公室。

程知宇又‘嗯’了一声,便没有开口等着她将电话挂断。

另一边。

还在‘罗印’等着的江晶晶此时脸色冷到了极致,从一个小时前,秦妧妧的电话就已经打不通了。

她并不认为是秦妧妧故意放她的鸽子,毕竟她拿的是她母亲的事情来做借口,已经失忆了的秦妧妧根本不可能拒绝。

而现在,距离她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三个小时,秦妧妧不可能还没出门,所以可能是那个季小姐没有按她们的约定来。

先行动了!

江晶晶脸上的表情更冷了,若是她被抓了出来,她可不会替季月瞒着,毕竟这场绑架,季月才是主谋。

她不过是被季月推出去的刀身而已。

将杯子里已经加了三次水的水果茶喝掉,叫来服务生结账。

她打算回江家等消息,至少在她被抓住的时候能及时找江百万求救,不至于那么手忙脚乱。

罗之衡此时坐在‘水景湾’的一橦别墅里,反复的看着那个只有10秒的视频。

不知看了多久,无果。

他退出了那个页面,拨了昱铭的电话。

“喂?”

罗之衡声音淡淡的开口:“一会我给你发个视频,你仔细观察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人在,除了秦妧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