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连秋把客人请到屋里:“真是不好意思,我爹和别人谈卖豆腐的事情去了,家里只剩下我们几个半大孩子,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掌柜的多担待些。”

“你爹不在家,我们有事情找谁谈啊,你娘......还是你?”管事身边一个人问道。

“两位和我说也是一样的,我们家豆腐价格统一,零售一律三文钱一块,一次买五十斤以上是五文钱两块。”

那个人问季连秋,他听街上百姓说,还可以用黄豆换,陈豆子也要,季连秋告诉俩人那只是针对老百姓而言,大客户只能用银钱结算。

“如果我们每天都要,自己来拉的话不能再便宜点了吗?”

“不瞒二位,我们的豆腐之所以好吃是加入特殊的原料,再加上人工、黄豆,这个价钱已经很低了,真的不能再降了,我们一家半夜就得起来做豆腐,总不能白忙乎一通,连个功夫钱也挣不出来,你说是吧。”

那个管事听了半天,知道价格上已经没什么商量的余地了,提出用十两银子买水豆腐的方子,季家以后自己做着吃可以,但是不能再出去售卖了。

没想到还真让妹妹猜到了,季连秋假装纠结了一下,随后摇摇头:“我爹临出门的时候交代了,不管别人出多少钱都不能把方子卖掉,这个方子是我亲奶奶留下的,说什么都不能卖。”妹妹说了这个方子要是卖掉以后开发新的豆制品说不定会惹出麻烦的,后续会有一些豆制品用到水豆腐,怎么也赚回十两银子了。

“你们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吗?”他们要是得到季家豆腐方子,会考虑去青河州开豆腐作坊,卖给附近县城还有州府的酒楼,一定能赚他一大笔银子,没想到季家人居然不肯卖,难道是嫌弃价钱给的低?

掌柜的不开口,季连秋也不吭声,有人敲大门,季连多跑去开门,是二爷爷和二奶奶,还有堂叔,季连多把人带到爹娘那屋。

“淑珍啊,那些人是干什么的?”季郑氏听邻居说侄子家来了一辆马车,放下手里的活,拉上老伴和大儿子就过来了。

季瑞东没进屋,见几个侄子在院子里劈柴,过去帮忙,边干活边小声询问侄子家里有什么事吗,要是有困难就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

“堂叔没事的,那些人......是过来谈生意的,我们家开了个豆腐坊,现在刚开始,爹娘说等生意做起来了,跟你们还有二叔一起干。”季连福听了季瑞东的话很感动,爹娘和妹妹也确实有和二爷爷一家合伙做生意的意思,这事也没必要瞒着。

一听说做豆腐,季瑞东没了兴趣,想着回头劝劝堂哥别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买卖了,不赚钱出那份力干嘛!

季连福让堂叔等等,他去厨房从锅里拿出一块温热的豆腐,家里今早没做豆腐,这块是昨天的,季瑞东拧着眉毛尝了一口,表情发生了好几次变化,最后定格为震惊:“这就是你家做的豆腐?”

“对啊,堂叔对这个味道还满意吧,我跟您说实话吧,这块豆腐是昨天剩的,要是当天的新鲜豆腐还会更好吃。”

“豆腐生意你们自己做吧,需要帮忙的话,不管用人还是用牛车,说一声就行。”堂哥家这么多孩子,好不容易有个赚钱的营生,自己就不跟着掺和了。

季连福也没多说什么,大家都等着季连秋和客商的谈判结果,见季连秋死活不肯卖方子,掌柜想和季家签每天二十斤豆腐的合约,想让他们只把豆腐卖给自家酒楼。季连秋拒绝了,只肯和他们签订每天二十斤的合约,双方随时都可以终止合作关系,但是必须提前两天告诉对方,如果突然终止合作的话,要双倍赔偿对方损失。

掌柜的要求季家五更天就把豆腐送到酒楼,季连秋告诉他豆腐从做好到端上餐桌,间隔最好不要超过两个到两个半时辰,掌柜的不信,他就要求季家五更天送到。

季连友突然出现在门口:“我娘说了这单生意不做了,我们总不能天不亮就从家里出发,万一路上遇到危险你们负责吗,如果你们给雇镖师,我们保证五更天把豆腐送到。”这番话是季暖让他说的,隔壁屋子里古淑珍有些急了,家里已经到了断顿的边缘,再没进项,真的只能上顿吃豆腐,下顿吃豆腐了。

季暖堵住门口不让她娘出去:“娘,这个人没安好心,大哥要是答应了这单生意,用不了几天肯定出事。”从他们想买方子却不肯出合理价钱,提出各种要求甚至威胁季家来看,这个掌柜的就是个唯利是图的人,贪财而且喜欢占便宜,大哥他们天不亮从家里出发万一遇到劫匪什么的,奔着方子来的怎么办?

大白天的路上人来人往他们怎么都得收敛些,古淑珍听闺女说的那么吓人,不敢再坚持,毕竟和银子比起来还是儿子性命更加重要,掌柜的甩袖子走了,出大门的时候还不停咒骂季家没见识,没眼光,丢失了他们这样一个的客户,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每天要二十斤豆腐还敢说是大客户。”季暖不知该说他们太过盲目自信,还是欺负季家没见识,季暖安慰唉声叹气的娘亲,告诉她有第一个登门谈生意的肯定就有第二个。

过了大约一刻钟,季家门外又来了一辆马车,这次季暖换上七哥衣服,和大哥一起去了堂屋。来的是个管家模样的人,虽然有个大肚腩,面容很和善,属于笑面虎类型的人,这种人也不是那么好应对的。

来人打量了季连秋一番,目光落在季暖身上,小丫头虽然很瘦,五官却很清秀,眼大有神,人中深且明显,眉毛又长又弯,这可不是小村子能够困住的人。

管事移开目光笑道:“小老儿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林,大家都喊我林管家。”

“管家爷爷好。”季暖弯腰鞠躬,林管家哈哈大笑,这孩子倒是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