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食物的短缺和身上的重伤不得不让李清把这些抛到脑后,把那肉芽放进贴身的地方收好,紧了紧背包,李清就回到了村中。

回到村时天已经大亮,战战兢兢只顾赶路的李清,直到到达村口才发现肩膀上的伤竟然已经开始愈合,泛着荧光的白色粘液包裹了触目惊心的伤口,李清好奇地碰了碰,丝毫不感觉到疼痛,反而有些痒痒的。

“我这只手臂都差点被切断了,这才过去多久,难道已经开始愈合了。”

“离天下之大谱。”

被疑团充斥着脑子的李清,连死里逃生的喜悦都给暂忘,只想尽快上网查阅一下相关的消息。

此时一行四人正走在李家村外的一条小路上。

“云姐,我们这都搜了一整晚了,这消息准确吗?”

一个青年一边剐蹭着脚上的泥沙,一边不耐烦的说道。

“说是这破村子有变异野猪,我们已经在这村子附近可能野猪出没的地方都找遍了,没有任何发现。”

“会不会是这群刁民哄抢物资,故意把这些人的伤亡说成是变异野猪来袭。”

被男子称作云姐的女人没有回答,只是向前走了几步,一边四处观察,一边像是思考着什么。

“祁文彦,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内心也太阴暗了吧。”

同行的另一名女生怒视着那个叫祁文彦的青年说道。

如果李清现在在旁边,那他可以认出这名长相可爱的女生就是那日在安置营内的那个少女。

“曼曼,我觉得彦哥说的对,这事谁也说不定,毕竟组织给出消息说李家村出现变异动物,但是咱们其中毕竟只有云姐见过,也不知云姐怎么想的。”

同行的另一名男子对着少女说道。

“哼,毕鹏,你这狗腿子就会顺着主人说话。”

郝曼曼没好气的把嘴巴一撇,嘟囔着说。

“行了,这条小路通往李家村背后,我们也累了一晚上了,先进村看看,补给一下吧。”

云姐打断众人,随后走进了村子。

眼前的村子平平无奇,跟他们执行任务所见的村子没什么特别。

只是村内受灾严重,显得一片荒寂。

远处的人们正在开垦被泥沙掩盖的土地,给这荒寂添了一分生机。

“我们是组织上派过来的战斗组,我叫关凝云,听说这里野猪成灾,不知能否跟我们说明一下情况。”

云姐来到村民面前把自己人介绍了一遍说道。

众人来到一处新建的营房内坐定。

刘强正在带领村民布置防线和陷阱,听到战斗组来到的消息也是很快赶了过来。

“野猪相关的消息我很清楚,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早上,那些村民简直惨不忍睹。”

刘强习惯性的给众人让了支烟,不过对方男子并没有接住,反而有些不屑,刘强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自顾自地点着火,深吸了一口。

“之前就听说有各种动物异变,伴随这这鬼天气,恐怕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这种事你们不需要关心,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们那头野猪在哪,我们去处理掉,就这么简单。”

养尊处优的祁文彦开始有点不耐烦,第一次来到这种脏乱差的地方进行任务,仿佛也不像预想中的那么顺利。

“我们在村外搜寻了一夜都没找到那野猪的踪迹,现在累的半死,有没有什么吃的,喝的,给我们拿上来。”

“吃饱喝足之后再去找那野猪,解决事情之后我们就离开。”

还想要说什么的祁文彦被关凝云抬手示意打断,皱着眉头走到一边。

“刘队长,我们昨夜进行搜寻的时候发现李家村外面的林子异常安静,连只普通的小动物都没遇见,实在太过诡异。”

“有没有此事的亲历者,找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关键的信息。”

“另外,我们也确实一整天没有进食饮水了,你看能不能方便一下,放心会给钱的。”

“行吧,你们稍等。”

随即刘强就走出了房间。

“祁文彦,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不知道客气一点吗。”

郝曼曼见刘强走远了才对着祁文彦说道。

“我们来这帮助他们,应该知道感恩,磨磨蹭蹭也不好好招待,我都不想在这待了。”

“不过据这刘强所说,这野猪应该不会是普通的野猪,而是体内诞生了灵种的变异野猪。”

“赶紧准备补充一下体力,接下来可能有一场硬仗要打。”

灵种?

原来那根黄瓜和那两个肉芽叫灵种?

自己吞下的那个灵种能催发各种植物的生长和死亡。

并且仿佛强化了自己的体质,愈合能力变得非常强。

不知道有什么别的用处。

李清跟随着刘强来到房外,就听到屋内的人说着灵种的事。

“什么灵种,你们的意思是说那野猪变异了,怎么可能,这不是拍电影吧。”

刘强走进屋内,手里还提着几包包装沾着泥巴的面包。

“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很早之前新闻就已经登过此类事件,只不过这次发生在你身边。”

毕鹏看着刚进来的两人,神情有些不自然的道。

“既然都听到了,那我们就跟你们详细说说吧,其实世界各地自从几年前开始,就有这种事件发生。”

“川省频繁地震,临海市和周边频繁海啸台风,甚至别的地区火山都喷发了好几次。”

“马里亚那海沟的上方的海平面甚至出现了海水沟壑,舰船航行在上面直接掉入消失不见。”

“东南域甚至出现了成群怪鸟。只要有外伤暴露血腥味,一群怪鸟就俯冲下来,只一瞬那人就变成了一堆破布。”

“包括近期的特大暴雨,更是百年难见一次,让内陆的城市,直接变成汪洋大海。”

“这些都预示着,整个世界发生了不为人知的改变。”

关凝云慢条斯理地说着,只不过波动的眼眸让她显得并不那么平静。

“至于灵种,就是这些变异物体中自然生出的一种奇妙物质。”

“目前已知的灵种已经有数百种,只不过组织上还没完全放出消息,只在民间一些大规模出现灵种动物的地方有流传。”

“灵种已知最容易诞生在各种群落中最精华的地方。”

“比如岩石中的玉、动物族群的王、老树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