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大国上医 > 第七章 条件

祁远山来的很快,几乎是和张曦月一路小跑过来的,村子本就不大,过来也就几分钟。

“小乐!”

到了近前,祁远山一边喘着气,一边把背着的木质行医箱放在边上,迅速的打开,问着:“怎么回事?”

“咳嗽性晕厥!”

方乐还在掐着张敦河的人中,也没回头,下意识的问:“银针带了没有?”

“带了!”

“针!”

方乐一伸手,祁远山下意识的从箱子里拿出针袋打开,放在了方乐手边。

这具身体虽然是方乐的,可灵魂却已经成了方乐章,重生之前方乐章就已经是江州省中医医院急诊科的副主任了,妥妥的一线医生,水平高,职称也高,能力强,因而这会儿的方乐自然也就没有询问祁远山的意思。

银针到手,方乐就开始施针,短短的几分钟,昏迷的张敦河就幽幽转醒。

“唔,嘘!”

张敦河的口中发出长长的一声喘息,整个人好像都轻松了不少。

“痰浊上蒙,肝阳化风,我说个方子,记一下。”

边上其他人都有些愣神,哪怕是祁远山也被方乐的针刺手法惊住了,唯一反应最及时的就是张曦月,她已经迅速的从祁远山的行医箱里面拿出了纸笔。

“生黄芪,90克,党参30克......”

方乐说了一个方子,然后又从张曦月手中拿过来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这才再次交给了张曦月:“按方吃上三剂.......到时候找祁爷爷复诊。”

说着话,方乐这才反应过来,这儿并不是江中院。

“来,我看看!”

祁远山从张曦月手中拿过方子,仔细的看了一遍,越看越是欣喜:“小乐,你这个大学真是没白上,这水平比我强。”

祁远山的水平其实不算低,可毕竟是自学的,比起方乐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之前方乐自救自己开的方子就让祁远山惊讶不已,这一次的抢救更是让祁远山眼中溢彩连连。

祁远山的父亲就是老中医,只不过祁远山没跟着学多少东西,家里就遭了难,祁远山靠着自学,水平比起他的父亲差远了,可祁远山对中医却是有执念的。

不管怎么说方乐之前都跟着祁远山学过医,看到方乐水平比他厉害,祁远山并没有嫉妒,反而有着欣慰,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超过了自己一样。

“水平再高,那也是个肺痨鬼,吃枣药丸!”

边上靠着自己房门看热闹的堂嫂江秋娥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

“谁告诉你这个病没救了?”

张曦月正打算怼回去,祁远山却冷着脸开口了。

“小乐现在已经缓过来了,后续只要好好调理,一两年就有可能痊愈,什么肺痨鬼?”

祁远山年龄大,又是医生,可以说村上的每个人都找祁远山看过病,祁远山呵斥,哪怕是平常有些蛮不讲理的江秋娥都不敢顶嘴。

“祁伯,你说这个病还有救?”

边上张敦河已经有些缓过来了,听到这话就忍不住问道。

如果方乐不是肺痨鬼,这个病还能看好的话,那这个女婿就不算差了,大学生呀。

这年头,农村姑娘找一个大学生,不亚于后世攀附豪门。

不仅仅是张敦河,就是江秋娥也都看了过来,想知道祁远山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方乐这个病能不能好,干系可就大了,不仅仅张敦河操心,江秋娥同样操心。

死了自然一了百了,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在乎的,更何况还是传染病,可要是不死.......

人家病好了,又是大学生,自己这么对人家,岂不是将来一丁点好都占不到?

“祁爷爷,您说方乐他......他能好?”

张曦月也激动的眼眶都红了。

要说现场这些人中,最关心方乐的自然是张曦月了,她愿意嫁给一个肺痨鬼,又穷又病都不知道能活几天的肺痨鬼,那真的是真爱了。

“这事你都不用问我,问小乐自己就知道了。”

祁远山看了一眼方乐,道:“小乐现在的水平比我高,要不是他自己给自己开的那个方子,我可能就要铸成大错了。”

“方乐,你这个病真的能好?”

张曦月激动的问方乐。

“嗯,能好!”

方乐点了点头,还笑着伸出手帮张曦月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我还要给你一个真正的婚礼呢。”

之前那什么仪式,方乐自然是一点记忆都没有,说是自己的媳妇,没有举行婚礼,没有领证,算怎么回事?

这么好的姑娘,方乐自然要好好的呵护她。

如果之前算是上辈子的话,那么这辈子的种种,唯一让方乐感觉到安慰的是,身边有这么一位姑娘照顾着他。

“爸!”

张曦月的哥哥张曦平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爹,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这个事还闹吗?

张敦河身体不好,可脑瓜子转的快,眼珠子一转,就对方乐说道:“方乐,既然我家小月和你举行了仪式,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三年之内你不能碰我们家小月,三年你要是没事,我就认你这个女婿,你要是有事,我们家小月可不会给你守寡。”

“爸!”

张曦月顿时就急了,这说的什么话?

“没事!”

方乐拉了一下张曦月,把张曦月护在身后,笑着对张敦河道:“我答应你。”

毕竟是张曦月的父亲,张敦河的条件还有刚才的不满方乐都是理解的。

别说张敦河,就是换了方乐自己,他要是有个女儿,这么不管不顾的给一位将死之人冲喜守寡,他都受不了。

肺痨这个病方乐前世就遇到过,也治愈过,可放在这个年代,死在这个病下的人真的不少,农村人对这个病畏之如虎,方乐也表示理解。

“行,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张敦河道:“你小子是个带把的,说话要算话。”

张敦河算盘打的很精明,方乐要是不好,基本上也没能力把他女儿怎么样,这病传染,他女儿还是黄花大闺女,就当是给方家当了三年保姆。

方乐这个病要是能好,那就赚了一位大学生女婿,怎么算这事都是划算的。

“我方乐......说话自然算数。”

方乐掷地有声,方寒和龙雅馨的儿子,又岂能差了。

“那个还有个事!”

这次张敦河的声音弱了些,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爸!”

张曦月喊了一声。

“你说。”

方乐从容的道。

“那个,我前几天收了人家冯老三的彩礼,家里有点事已经用了。”

张敦河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方乐。

“爸,您怎么可以这样。”

张曦月顿时急了,冯老三的儿子那可是个二流子。

“行,我知道了,放心吧,交给我。”

方乐依旧痛快的点了点头。

“那行,那行。”

这次张敦河完全没话说了。

“咱们走!”

既然话说明白了,张敦河也就不逗留,转身就走,不管方乐能不能好,这会儿总是没好,还是躲远点的好。

随着张敦河一家人离开,门口看热闹的也都渐渐散了,院子里就剩下方乐、张曦月、祁远山还有天井对面的江秋娥。

“小乐。”

江秋娥腆着脸,笑吟吟的对方乐道:“嫂子其实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可别往心里去。”

这会儿江秋娥的心态也变了,张敦河都愿意赌一把,江秋娥自然也愿意。

“咳,呸!”

方乐咳嗽一声,一口浓痰就吐在了江秋娥面前,吓得江秋娥急忙退进了房子,急忙拿了扫把和铲子出来,懂常识的都知道,肺结核患者吐的痰,那可是传染源。

张敦河,那是方乐看在张曦月的面子上,江秋娥?

谁呀?

完全不认识的好吧。

新书期很重要,求票,求收藏,求支持,谢谢各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