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上世今生 > 第二十章: 我今天要从头更新

丽姐出现在地下室排练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莫雨正在和对手对练最后一次戏。

丽姐看到莫雨的身手心里很激动,越发感觉到另一个自己的迷人风采。

现场其他人员都围到了丽姐的身边,低声私语问候。

莫雨对戏完成后回头就看见丽姐:“姐、你回来了。”莫雨上前拉着丽姐的手。

“哈哈、辛苦了、非常棒。”丽姐真诚的言语。

“丽姐你那部戏杀青了吧?我们的《镖女恋情》下个星期就可以开拍了。”副导演询问。

“总算完成了,我听候你们剧组的安排。”丽姐和颜悦色。

晚饭时分,欣苒单腿一蹦一蹦地出现在丽姐面前:“丽姐,你终于回来了。”

“欣小姐她这是怎么了?”丽姐问身边的莫雨。

“对戏时不小心歪着脚脖子了,没事的。”莫雨说完起身去扶欣苒。

晚饭丽姐几乎就简简单单地喝了一小碗汤。

莫雨也没怎么吃,因为她心里有自己的目标。

欣苒算是吃得最多,一小块甜饼和几条青菜,外加一小碗面条。

“对这一行感觉怎么样?”在客厅里丽姐轻柔地问。

“挺有意思,也挺累的。”莫雨回到。

“就是、都不容易。”欣苒跟着回应。

“光鲜亮丽的背后是汗水、劳累还要有像欣小姐这样的付出精神,当然不仅仅就这些,更多的还要有忍耐、融合达到共同需要的结果。你俩真的表现相当不错,梁栋给我电话了,她说我真的找到了自己和失散多年的闺蜜了,我听后心里好喜乐。”丽姐不紧不慢地表达着。

莫雨很喜欢丽姐说话时的语气和安宁的那份神态。

“丽姐、美发师来了。”一管家轻轻地对丽姐说。

丽姐点点头看着莫雨和欣苒:“我这一头长发很多年了,有时候我都觉得在作品里重复的出现太没有新意了,来、我今天要从头更新,毫无伪装的符合剧情中人物的形象。”

莫雨和欣苒似懂非懂地跟着丽姐来到化妆室中。

美发师笑呵呵地问候着丽姐。

丽姐拉着女美发师的手,另一只手指着莫雨:“看见她的头发没有,来个精致的模仿,我们就毫无差别了。”

美发师看见莫雨有点惊色:“你们就像孪生姐妹。”

“是吗?我看是。”丽姐开玩笑。

莫雨和欣苒看着丽姐一头飘逸的披肩发就要被剪去,心里多少有了些不舍。

“姐、太可惜了。”莫雨一脸怜惜。

“嗯嗯可惜、真的可惜,就不能戴假发吗,或者让莫雨戴假发。”欣苒提出建议。

丽姐轻轻地摇摇手:“作为演员要跟着戏走,跟着人物形象走,可以戴假发,但真的会影响角色入微的进入感,很多职业女拳手都是短发,就像你们,更能够引入观众多一份的认同感,头发还会再长起来的,可惜要是演得遗憾,是无法弥补的。”

莫雨和欣苒无言以对,内心只能被丽姐的敬业精神感动。

在美发师精心修剪后,一个新的莫雨出现在人们面前。

世间的事情千奇百怪,丽姐和莫雨长得就一模一样,短发的丽姐就是莫雨在镜子里看见的自己。

屋内的空气宁静了许久,镜子里的丽姐英姿飒爽,容颜卓越。如同站在她身后的莫雨。

倘若非要找出差别,那就是丽姐的个子和欣苒一样高,一米七二。莫雨一米七五。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丽姐难得的在人面前的一种大笑和快乐的像个孩子的表情。

丽姐转过身拉着莫雨的手,实在忍不住一份激动把莫雨抱了抱:“这个睿锐的眼睛真是太毒辣了,我要好好的感谢他,张姐、明天买些营养品给睿锐送去。”

“嗯、我知道了。”

莫雨和欣苒听了丽姐的话有些懵圈。

“丽姐、睿锐怎么了,给他营养品?”欣苒问。

丽姐看着欣苒:“你们不知道啊!前几天出了车祸了,腿骨折了在医院里呢。”

“阿!”莫雨和欣苒发出惊叹。

丽姐和莫雨、欣苒说了会话后有事就上楼去了。

莫雨看得出欣苒的神情,在听说睿锐的事情后,欣苒就心不在焉了。

“那天睿锐走后你们就真的没再联系过?”莫雨扶着欣苒的肩头问。

欣苒摇摇头没有吭气。

“那快和睿锐联系一下吧,他估计对你是动了真情,那天他还隔着我捏你的手。”莫雨直言。

欣苒盯着莫雨看,实在不知道莫雨究竟有几颗心。

“是不是还想瞒着姐姐?”莫雨的语气忽然变得很硬。

“唉、我的姐、算你狠,你都猜对了,睿锐他在追求我,我、我只是欣赏他而已,但他竟那样执着,我都说了、大叔我这里不产生你的爱情,可他一根筋。欣赏不代表爱。”欣苒扛杠得道出实情。

“欣赏是不代表爱,但它是一扇门,是爱更能够进入的一扇门。”莫雨掏心掏肺地和欣苒争辩。

欣苒来回搓着手里的手机。

“如果睿锐真是怕你担心不给你信息,这个你想叫大叔的人,还真的是对你动了真情,联系一下他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莫雨语气回归柔和,提醒着欣苒。

“莫雨你上来一下。”丽姐站在楼上的扶手边喊莫雨。

“嗯、姐。快联系一下吧妹妹。”莫雨应着丽姐又小声地催促着欣苒。

欣苒独自回到自己的屋子关上门开始联系睿锐。

睿锐好一会才接了语音。

“是不是言不由衷阿?”欣苒嘴不搭心的说话。

“呵呵、你好吗?”睿锐的声音低沉又多了一份弱弱的味道。

“我好不好和你无关,只是你太不礼貌。”欣苒依旧嘴不随心。

“我这段时间在外地,特别地忙,等我回去当面道歉,向我的不礼貌给你道歉。”睿锐语气没有一丝异样。

“呵呵、不用了,你就在外地好好忙吧,不要再联系我了。”欣苒嘴巴像一把刀。

“哦、你见不见我没关系,但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一定给你道歉的,直到你原谅我为止。”睿锐执着地说,没有一点抱怨的气息。

“你这个人是不是脸皮太厚了,若再来干扰我,我一定会用拳头对付你的。”欣苒非想激怒睿锐,让他自己说出来不给自己信息的原由。

“你的唇好香甜,你的舌头好柔软,你的身姿好迷人,我愿再次享用你美丽的小拳拳。”睿锐陶醉的言语。

“你、你简直就不是个人阿!”和睿锐激情的画面出现在欣苒的面前,欣苒既害羞又真的很回味和睿锐的那个短暂的时光。毕竟是这个男人第一个亲吻了她,那样激动热情地拥抱了她,抚摸了她。

“别哭阿!我就知道你想我了对吧,用话语故意刺激我爱你的小心脏你才会舒服一点点对吧,我也真的好想你。”睿锐动情地表白着。

“你、你说、你这个大骗子。到什么地方去出差了说?”欣苒被睿锐彻底乱了言语,也崩溃了自己某些的想法。

“呵呵、现在是个秘密,不能告诉你,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和丽姐演戏,我有事情了,挂了。”

“你敢提前挂我的电话吗,我现在就去收拾你,无论你在啥地方。”欣苒大声叫着。

“爱你我的宝贝。”睿锐挂了语音。

欣苒彻底被睿锐搞得乱了方寸:“哈哈,这就是爱我吗?”独自生气地言语着。

片刻、欣苒又拨了睿锐的语音,最终没有接通。她又拨打睿锐的手机:对不起对方已关机。欣苒仰面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