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涉“草”地一声大喊出来,孙策被吓了一跳,不解道:“俞兄你说什么?”

“没什么,就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想叫一声。”俞涉使劲挠了挠头,暗想这孙策也太难搞定了吧?白送一把霸王枪都不行,他到底还要啥?!

孙策顾不得理会俞涉,拿起霸王枪又开心地舞了起来。

“将军,原来你在这啊!我们找了你好久!”

正在俞涉闷闷不乐时,门外传来几人的声音。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陈震和路氏姐弟。

俞涉一喜:“陈兄,你怎么来了?”

陈震答道:“我随大军到了南阳,军队不能进城,所以我便进来找你了。”

“我找了你一个时辰,要不是碰见阎象先生,都不知道你在这儿呢。”

陈震看着孙策,奇道:“这位公子好生威武,是将军新认识的好友吗?”

俞涉引荐两人认识道:“这位是孙坚将军的长子,孙策孙伯符,他武艺卓群,比我还优胜半分。”

“这位是陈震先生,足智多谋,是我的得力助手!”

陈震小吃了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人便是江东猛虎孙坚的儿子。

他拉过俞涉低声说道:“将军,我们是不是该出发去扬州了?我听说袁术对你颇有微词,还是尽早出发吧!”

俞涉心情复杂地看了眼孙策,自己费这么大劲没把他拿下,真不愿意就这样去扬州。

但此时大军已到,他再也没有留在南阳的理由。

俞涉只好点头说道:“你们直接去扬州吧,我跟袁术请辞后立马跟过来。”

陈震领命回营,同徐庶董厥等人带领部队直奔扬州。

俞涉不肯死心,临走前决定放手一搏:“伯符贤弟,我已差人打听到程普,黄盖等人的下落,贤弟如果想见一见故人,可以设法到扬州来找我。”

“我还有公事在身,就此别过,希望有缘再见!”

孙策听说有可能见到程普黄盖等人,内心猛跳了一下,这消息比霸王枪更重要。

要知道他多次托孙贲吴景打听程普等人的下落也杳无音信,他甚至一度怀疑这几人是不是遇害了。

孙贲吴景与孙坚关系密切,跟纪灵乔蕤等人则不感冒,所以这两人虽然颇有权势,但在袁术军中,其实并不好办事。

孙策望着俞涉的背影,问道:“俞兄说的可是真的?这几位都在你营中吗?”

俞涉并未转身,只摆摆手道:“你日后到扬州来找我便知道了!”

俞涉决定从程普黄盖等人下手,便直接到了袁术府上,告知本部人马已在城外等候,准备出发去扬州了。

袁术大喜,只催他赶快出发。

俞涉自然不肯马上就走,他要想办法把程普黄盖等人搞到手。

但要是直接要人就太刻意了,于是他开始卖惨:“主公,我部队新兵太多,加上长途跋涉,现在有点水土不服,到了扬州恐怕还没作战,先就生病倒下一半了。”

“而且我之前又被纪灵收编了一万人马,现在就这么点人去扬州,打了败仗不要紧,就怕丢了主公的脸。”

袁术脸色微变:“你说这些干嘛?”

俞涉开口道“主公,要不你给我拨一万老兵,补充一下战力。”

袁术自然不肯:“现在军队都调往徐州去了,哪儿有兵马给你?”

俞涉故意说道:“刘勋将军不是在庐江一带吗?让他借点兵给我也行。”

袁术摇头:“不行,他要防范荆州刘表,不能借兵给你。”

俞涉又说道:“兵没有,将总得给我两个吧?毕竟我对江南一带也不熟。”

袁术心想能打的将领要么去徐州了,要么就在边界驻防,哪儿有人借给你?更何况还要熟悉江南一带。

俞涉见袁术皱着眉头在想什么,便继续说道:“不需要这几人多能打,也不需要他们带兵,只要熟悉江南也行啊。”

袁术经俞涉这么一说,心里浮现出程普黄盖的名字,这两人既没有带兵,也熟悉江东江南,只是不知道俞涉能不能镇住这他们。

“我这倒有两人挺合适,只是你不能让这他们掌握兵权。”袁术心想俞涉手里本就没几个兵,肯定舍不得给程普黄盖,但还是要再叮嘱一下为妙。

他哪儿知道俞涉和他们是旧识,更想不到他要利用这两人来招募孙策。

俞涉听后大喜,但他一定要让袁术说出这俩人的名字,便不动声色道:“主公所说的是谁?”

袁术答道:“孙坚的旧部,程普黄盖二人,我可以让他们来助你。”

俞涉故意装作不满意说道:“这两人是谁,行不行啊?主公再给我点其他人吧!”

袁术怒斥道:“别给我得寸进尺!给你这两人就不错了,你赶紧带兵去扬州驻防,我命这两人三天之内去你帐下报道。”

俞涉答了声是,便赶赴扬州战场去了。

此时刘繇已经领兵五万,盘踞在历阳一带。

历阳三面环水,易守难攻,俞涉与徐庶等人汇合商议后,决定先按兵不动。

刘繇也在等袁术进攻徐州的时机,所以两军只隔岸相望,互不进攻。

俞涉见暂时打不起来,便找来徐庶,将自己想招募孙策之事告诉了他。

徐庶低声道:“光是送点武器宝马恐怕不能让孙策动心,”

“孙策向袁术求兵而不得,他现在最想要的,便是一支自己的部队。”

俞涉奇道:“他来我这不就能带兵了吗?”

徐庶摇摇头:“他要的是自己的部队,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只是找袁术要回父亲旧部,而没有为袁术效力,”

“而且孙策不会甘于人下,所以他即使为主公效力,以后有机会也一定会想办法自立门户,主公,这个代价和风险都有点高,你要三思啊。”

俞涉点点头:“先生容我再想想。”

俞涉心想孙策志在江东,如果不愿加入自己阵营,以后肯定会在战场和自己相遇,现在求贤令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怎么也得再试试。

“报主公,程普黄盖两位将军前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