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怎么把二觉一直嘱咐她的话给忘了,凡人最是狡诈。

他们没有修为傍身,想活命就只能靠这些花花肠子。

云夏的长剑抵到了神婆的脖肉上,和仙魔两道那些直肠子的家伙打交道打习惯了,差点被这可恶的凡人糊弄过去。

“若你真有那么大本事,怎会连我的剑都躲不掉?”

神婆心里再有底气,也架不住自己的脑袋在别人手上,声音都颤抖起来。

“你如此诬陷我,有何证据?”

“怪只能怪你自己贪心,这些钱都堵不住你的嘴,还想卖我烈焰鼎和紫金壶。苍羽草是极寒之物,若是以极阳的神器烈焰鼎炼制,便会坏了草的药性。这么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你的东西又能有几分真?”

“你是……修道人?”神婆听着这话,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次是骗到行家里头去了。

她当即吓得一个扑腾跪下来,“哎哟祖师爷,是我老眼昏花猪油蒙了心,可我这也是为了几两银子的生计啊。祖师爷修道之人,不……不杀生吧……”

“呸!谁是你祖师爷,少侮辱我了!何况,是谁告诉的你,修道之人就不杀人了?”

“是是,是我错了,我哪够做您的徒子徒孙啊。我赔您钱,都赔给您,您就饶了小的一条狗命!”

神婆说罢,手颤抖着往身上各处摸去,恨不得把裤腰带都解下来赔给云夏。

可没有苍羽草,这些钱财要之何用!

虽然这老太婆罪不至死,但头回被凡人骗的云夏真是气得想打断她一条腿。

云夏长剑一挥,一道剑气而去,便直接把老太婆震倒在地。

下一招正想接着出手,周围突然一阵阴寒之气瞬间飞过,紧接着旁边的厢房传来了一声充满恐惧的惨叫。

有异动?

云夏一脚踢翻老太婆,收起自己的剑,迅速朝着惨叫声的方向跑去。

只见二楼角落一个僻静的厢房门口,小二坐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满眼都是害怕的神色。

他看见云夏就好似看到救星一般,手哆嗦地朝着房间一指,“死……死人了!”

云夏跑到跟前,视线到了房中,眉眼便是凛了起来。

岂止是死人那么简单!

厢房里的地上,躺着一具女子的尸体,可明明看衣着打扮该是二八芳华的模样。

一张脸和露出的手却是布满了皱纹,如同七老八十,皮肤也干得好似枯枝。

看上去阴森诡异。

云夏立马狠狠地看向旁边恰恰好赶到这儿看热闹的二觉和三生两魂。

这种诡异死法,不像是凡人做出来的。

二觉三生自觉抬起双手拼命地摇着,“不是我们!”

“对啊对啊,虽然凡人命贱死千个百个不嫌多。但天魂没发话,我们哪里敢惹麻烦。”

云夏暂且选择相信他们,一撇头朝着后头还摊坐着的小二说道:“没见过世面的东西,别声张,把你们管事的叫来。还有,我底下坐着的两个朋友,也一并悄悄唤过来。”

“是,是!”小二哪里还有什么思考力气,含糊应了两声,爬也似地飞快离开。

待他走了,云夏才双手交叉到了胸前,下巴微微扬了扬。

“人是刚死的,你们既是游魂,可见着她的魂魄,还不抓住了趁魂魄记忆消散之前快问上一问。”

三生却是晃了晃脑袋,炸裂的头发倒是有意思,丝毫不动,“没见着啊。”

二觉接着道:“也是奇怪,我们来得够早了,怎会见不着魂魄,难不成被其他东西收了?”

“这么说,杀她的人就是为了吸她的魂魄。”云夏立马会意。

有意思,想不到刚出灵宫,趣事都来了。

她一抬腿,立马朝着房间外走去。

“天魂,你去哪儿?”

“一个干尸看多了不嫌脏眼睛吗?自然是去找有用的人。”

云夏返回到神婆的房间,等她一手提着神婆的衣领,将她拎回到死人的厢房时,小二把该叫过来的人都叫齐了。

陆乐池和花晴哪里碰到过这种阵仗,一个趴在门口干呕着,另一个来回在房间踱着步,见着云夏便急匆匆地迎过来。

“师妹,这女子死法绝非凡人所为,我们赶紧通知师父他们吧?”

“是啊,呕……实在太恶心了。哎呀也不行啊,云夏是偷跑出来的,告诉师父不就被发现了吗?”

真没用,云夏翻了个白眼。

两个修仙之人都比不上一个歌坊的嬷嬷镇定。

才一会时间,花嬷嬷就已经迅速让人封锁住二楼这一处,带走了小二,还找了个别的理由安抚好下面想看热闹的客人。

事情丝毫没声张出去,也没影响到楼下的寻乐。

“花嬷嬷这么淡定,看来这种事,不是头回碰上了啊?”

“贵客说笑了。”花嬷嬷啧了一声,扯下房间里挂着的纱盖在尸体身上。

眼不见为净,说话总算也舒畅些许。

“我听这二位说,三位贵客都是修道之人。修道人一向宅心仁厚,烦请三位垂怜,救救我们镇上人吧。”

“救不救另谈,先把你知道的说清楚。”云夏把神婆扔到了一旁,揉了揉手腕坐到椅子上。

“那是自然。”花嬷嬷点了点头,也坐到了云夏跟前。

歌坊的嬷嬷自是阅人无数,一下就找准了三人团队里的核心。

“其实贵客说的没错,镇上不是第一次出现这事了。之前也有女子死于同样的手法,在我们沐雨歌坊,这已经是第二起了。”

“那为何没报官?”花晴总算缓和了几分情绪,好奇地追问过来。

“怎会没有,可贵客们方才也说了,这事凡人哪做得到,我们凡人的官府又怎么处理得好?他们到处搜罗一阵一无所获,便也只知道让我们碰到这种事不许声张,以免引起镇上骚乱。那什么寺庙啊道观啊抓妖师都请了,还是无用。”

“死的都是女子?”

“没错,还都是年轻未出阁的少女,死后也全是这副模样。弄得我歌坊里那些歌女人心惶惶,我也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找不到突破口,当然如同无头苍蝇一般。这事,你们早该问问旁边这位才是。”

云夏说着,冷哼一声朝着神婆看去,右手也放在剑柄上微微转了转。

神婆立马吓得一个激灵,“仙人饶命啊!这人……真不是我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