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苏脑子嗡的一声,他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谁又能想到,自己的父亲做出这种事情呢?

“铃。。。铃。。。”田苏的手机急切地响着。

“喂,儿子,你邓阿姨是我生意上的朋友,没有她,你爸爸我也当不成江州的新晋首富。别多想儿子,今天这件事情,千万别告诉你妈。”田悦农焦急地说道。

“好的爸,我知道了。”田苏假装镇定说道。在父母面前,田苏永远是一个不会生气的孩子,性格非常好。

田苏知道父母的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他也很清楚母亲知道父亲做了什么,所以他也没必要和母亲再次讲明。

怀着愤怒和怨恨,田苏在大街上漫步着,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但是他不想再看到田悦农的嘴脸了。

————————————

(林妙妙家楼下)

钱三一也是实在,买了牛奶,水果,燕麦,鸡蛋等各种送礼的物品。当然少不了他专门给林妙妙买的零食大礼包。

可是当他走到楼下才想起来,他不知道林妙妙家住几层,哪个门。钱三一毕业以后也从来没有来过林妙妙的家。

“嘟。。。嘟。。。嘟。。。”钱三一打给林妙妙的电话拨了出去。

“喂,徒儿,我就知道你是来问我我家具体住址的。”林妙妙骄傲的说。

“是啊师父,徒儿还不知道师父住在何方,真的是羞愧难当。”钱三一笑着说道。

“来吧,别贫了,2单元1302。直接上来就行,等你呦。”林妙妙说道。

这么多东西,可为难了钱三一。他只好分两次拿上去。

当他把所有的礼品都搬到楼上之后,王胜男也打开了房门。

“诶呦,三一,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啊,你也太见外了。”王胜男说道。

“林妙妙,我让你下去接一下三一,你怎么就这么懒?给我从屋里出来。”王胜男说道。

“诶呀来了来了,这家里来人你还不给我留个面子?”林妙妙低声说道。

“来妙妙。这是单独给你买的士力架套装。”钱三一说道。

“我的天。我爱死你了!”林妙妙激动地说道。

林妙妙拿着零食冲回了了自己房间。

路过林大为身旁,林大为叮嘱道:“女孩子家的,说话别太随便。”

“诶呦爸,我说爱死你了,爱的是士力架套装,那是我最想买的零食。你想啥呢?”林妙妙说道。

当钱三一把送的礼物都安置好了,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晚饭已经熟了。

一家人围坐在桌前有说有笑很是温馨,钱三一真就如同林家的女婿一般,大家都是如此地熟悉了。

“诶,妙妙,你好好跟三一学一学,在大学里争取好好学。考个好的研究生读一读。”王胜男说道。

林妙妙冲钱三一撇了撇嘴。尴尬地笑着。

“咚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敲门这谁啊?不会是裴音吧,”

“来了来了。”林大为大声说道。

当林大为打开门时,林大为大为吃惊,说道:“田苏,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