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是一码事,顺从又是另一码事。

比如苏姣姣讨厌死神系统的监视,但选择不顺着它的心意走。

只要正确手刃仇人,不徒增杀戮,那经过什么血腥,都不关死神系统的事情。

“听你的?”苏姣姣狡黠一笑,“好,除了杀人放火,其他我说了算。”

话音一落,苏姣姣蒙了个方向跑路,不论尘埃中露面的死神系统如何呼唤,她就是不回头、不抬眼、不哼声。

【唉,我的宿主不由我。】

死神系统不能离开宿主的脑海超过半个时辰,便在苏姣姣抛下它的后一步,又“噌”地回了最开始的地方。

“Hu”苏姣姣猛地吸气,只感到压抑和无助充斥在大脑中,顿时难以下咽。

够够的,无关的人走了,她终于得以解脱。

原主与这二人的交集,在她看来只是泛泛而已,仅仅一不小心对秦添动了真心。

可人心,她压根儿没信过。

因为生父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不论母亲付出多少,那个愚蠢的人类父亲,一次都没有表露爱和谢,反而对她们母女二人,最严苛的标准要求,最冷淡的言语。

妖族的漫长岁月中,她听了数以万计的闲言碎语,连父母辞世都能被念叨好多个春秋。

她腻了,厌了,烦了,索性一被激怒,就灭了整个妖族。

踏着重重的黑色,她总是时不时想起祭坛的鲜红,映着夕阳的余晖,像断了线的风筝倒下,一点一点失去知觉。再睁眼醒来时,便成了凡人苏姣姣。

甄宓是苏姣姣,也不是。

她的思想和性格,都同原主大相径庭;要说最接近的,大抵是那认死理的执拗。

秦添不爱原主,永远也不会爱。

而原主不舍旧爱,各种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止不住的惆怅和忧伤,连她也常常失控。

秦添,秦添,她觉着不然趁复仇,也替原主报复一回“心爱之人”。

得不到回应的爱情,她要彻底斩断。

苏姣姣选择的方向,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莫名其妙又回到了第一晚的私宅。

这里很寂静,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一清二楚,厨房的灯火依旧通亮,好像这里一直有人住似的,水仍在炉上烧着。

是秦添,还是他人?

苏姣姣原先没往他身上猜,可当时第二天大清早瞧见人的时候,才发现了蛛丝马迹。

秦添这家伙,心思深着呢。

好心塞给她匕首,全都是引她入局的前提。

有了信物,紫袍营的人才会从令;有了信物,她也才会被人关注。

一箭双雕的好计谋,苏姣姣由衷佩服。

即使她不情愿,但他还是得逞了。

“秦添,你别鬼鬼祟祟不出声,我知道是你。”

苏姣姣朝着院内大喊,却没有人回应,偶有枝头的寒鸦凄切,打破这片沉默。

“秦添,若是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人都杀了。”

苏姣姣犹记得掏出心脏扔地上的瞬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而某人除了哑然震惊,什么都没说。

反正上次掏了颗心脏生命值还在,苏姣姣满当当以为可以继续血腥下去。

【宿主,不是所有婢女都该死。】

其实死神系统也对原主的仇敌做了分类,比如说被收押至此的女奴们,也就那么两三个罪不至死,一旦选错了对象,无疑苏姣姣是第一个遭殃的。

苏姣姣大胆猜测:这群婢女既然是秦添这儿的,那么他肯定知道这些人的身世。

她激动地一跺脚,没错,这些人身世捋明白后,再去追查真相不要太轻松。

“什么人?”

苏姣姣正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耳边传来个雄浑的男声。

不是秦添,不是鬼面人,更不是罗琛和司迩利。

“秦添?”苏姣姣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是秦添也得给炸出来,她可不想再受胁迫。

当雄浑嗓音慢慢走出,下巴都快惊掉了,闷声呢喃着,“你是……月……月禾!”

岳禾又是哪位?

短短三日,苏姣姣已经接收了很多人名,以及相关的背景资料。

可苏姣姣发现却没有一个姓“岳”的。

苏姣姣本能地摇头否认,“你认错人了,我本家—姓司。”

苏姣姣思前想后,暂时搬出丞相来应对。

考虑到那位“活阎罗”有不少仇家,她以为司迩利是好一点的护身符。

但苏姣姣并不知道,那人口中的“月禾”恰是司迩利的一段白月光。

“司?”

“那个混账东西!”那人突然就严肃了起来,闪到跟前,满目疮痍。

“你是谁?”苏姣姣却有异于常人的镇定,不仅没有被丑陋的外貌恶心到,而且走上前细细观摩了一番。

“你……”那人想伸手去摸她的脸,又缓缓收回了手。

对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有这样轻浮的举动,他觉得很不妥当。

“我,到底像谁?”

苏姣姣几乎可以断定“岳禾”和原主有血缘关系,而一旦这层窗户纸被捅破,多少冤案要浮出水面。

那人却是摇头呢喃着,“你不是她,孽缘、孽缘啊!”

苏姣姣急于证明自己的猜想,抓着那人的手逼问,“说,你口中的那个名字,和程家什么关系?”

那人凝视着她的脸,一颦一笑像极了月禾,只是红颜早逝,而今再缅怀,也是徒伤悲。

“孽缘!孽缘!”那人不想再追忆过去,可转身的一瞬间,一道黑影划过,来不及多想,扑到苏姣姣拿背对着。

“她是不是叫—程岳禾?”苏姣姣突然惊醒,否则此人听见“司”时,哪里会这样癫狂。

且不说狰狞面目看不清表情,言语和肢体动作,没有一个不透着对司迩利的厌恶。

所以,原主生母是程家女儿,而难以启齿的生父是司迩利;但司迩利却派人血洗她们一家,这杀父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只是,苏姣姣没想到—司迩利竟然连替自己生儿育女的人也没放过。

“你知道的太多了。”

大晚上喊着“月禾”的人,怀中紧紧搂着苏姣姣,意识到有人要取她性命,便是同归于尽也得护下。

那是月禾唯一的血脉了,可不比别人。

苏姣姣虽然看不清偷袭者的样貌,但知道在完成任务前永远不会死亡,费了好大力气推开,对调了位置挨了一掌,顿时神清气爽。

偷袭者被苏姣姣吓破了胆,那么长的箭插进去,她还可以面不改色地拔出来微笑。

她以为是来取那人的,遂低头凑近那人耳边,“别怕,他伤不了我。”

偷袭者没有得手,自知即将暴露,武器都不要了,卷腿就要奔走。

不想,一直悄悄跟踪苏姣姣的罗琛,很快就逮了个正着。

罗琛认出了偷袭者,是太后亲近的一个手下,多次出现在丞相府中。

太后也知道了。

果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偷袭者也认出了自己人,却没想到仍没见到次日的太阳。

因为只有尸体才不会说话,罗琛为绝后患,生生掐断了他的脖子。

偷袭者的脚步声好像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苏姣姣和那人同时察觉到不安。

他们确认过眼神,那人总算道明身份,“我是程日丁,你的舅舅。”

苏姣姣快速查找原主的记忆,程家并没有这一号人物,倒是族谱中的“程卯”有些相似。

苏姣姣强烈否认,“不,程家没有‘日’字辈的男丁,你到底是谁?”

原主的记忆是不会骗她的,除非他承认是程卯,否则转手就扭送到官衙。

“程……程卯,我真是你亲舅!”

程日丁感觉自己挖了个大坑,想着英雄救美接近苏姣姣,哪里料想被她反将一军。

“哦~亲舅鬼鬼祟祟做什么?长得磕碜不好意思?”苏姣姣算是确定了,可程卯来此地应当是为了别的吧。

光是一个程氏孤女,她觉得不值得程卯花如此心力。

除非—还有别的目的,是一个更难发掘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