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楚阁 > 第五十五章 乱战

叶云逸带着一小队暗刃趁对方换箭的时机,冲出掩体,站到中间,奋力一挥,手中的剑掀起一道强大的剑气,直接将城门边房顶劈开,划出一道长长的沟壑,房子上面的士兵纷纷掉落。

为后面的暗刃留下了一个较大的缺口,暗刃迅速接上,将对面的隐藏在周围的士兵迅速解决掉。

后面的暗刃将领上官送了一口气,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叶云逸亲自出手,尽管之前在暗阁内部一直传说阁主的武力有多高强,但是一直没有亲眼见到过。

然而,另一边的西海边军见甬道的一边被打垮,立马调整攻击的方向,漫天的箭雨一股脑的向叶云逸射去。

叶云逸看到飞来的箭头,把剑一插在地上,然后运气全身的力量,震起周围的碎石,向着箭头飞去。

石头和箭头碰撞的场面,惊呆了守城的士兵,哪怕他们是韩首义培养来对付这些会武力的,但是叶云逸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同样惊讶的还有一干的暗刃,见到自己的阁主这么神勇,顿时士气大涨,一把把的暗箭被当作暗刃手中的武器,收割着剩下的士兵。

反观场中的叶云逸,却是一阵的脱力,这样的以一敌百,哪怕自己的实力已经是已知的巅峰状态,但是终究有力尽之时。

两次大的发力,自己现在几乎没有任何的力量剩余,握着的剑也只不过是凭着一口气撑着。

然而令叶云逸没有想到的是,刚刚的这一波冲突,只不过是栋天城的一小部分守卫。

后面还有这许多的士兵往这儿集结而来,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的海盗装扮的匪徒,叶云逸左手抓住颤抖着的右手,缓缓将剑举起来,“杀”。

一声声嘶力竭的声音,从叶云逸的口中爆发出来,这已经是自己能做到的极限了。

经历了几轮箭雨和重甲士兵冲杀的暗刃,虽然都是些会武力的强者,但是在面对有组织的士兵是,还是有些乏力,更被说面对的是数倍于自己的军队。

但是在这关键时刻,一个个黑色的身影,穿梭于乱军中,手中的短刀,秀出华丽的光舞,哪怕是身边的人倒下,手中的动作依旧毫不停歇。

只有一千八百人的队伍,硬生生的将城中的七八千人的军队压得死死的。

然而在一旁暂时观战的叶云逸却发现,其中参杂的哪些海盗,明显都是些会武功的,这些卑贱的人参杂在军队中,在暗刃疲力的时候,就趁机出来收割暗刃的生命。

“好恨啊”,叶云逸站在后面,看到许多的暗刃间接的倒在了哪些海盗的手中,叶云逸恨不得提起自己的剑杀入人群中。

忽然,一声熟悉的哨声传来,在这混乱的局面中,是那样的悦耳,叶云逸很是意外,这哨声是暗阁的专属集结哨音,然而现在自己带的暗人都在这儿了,怎么还会有其他的暗哨响起。

哨声长而悠扬,正在战斗的暗刃手中的动作都慢了下来,哨声响起,代表着附近所有的暗刃都会赶来。

伴着哨声,一只只身着黑色暗刃衣服的队伍仿佛凭空出现一样,从周边已经空落的房屋里面迅速冲出来,直接冲散了之前一直防卫严密的队形。

有了他们的加入,情势急转,本来一直处于逆势的暗刃,有了这几百人的加入,守城的西海私兵被打乱,而且刚之前还占据高出的箭兵被悄无声息的解决掉。

然后箭头被暗刃操作,对准了乱军中的哪些会武功的海盗,冰冷的箭头,带着仇恨,将一个个的海盗钉穿在墙上。

叶云逸还有些迷惑的时候,一直温润的小手,轻轻的穿过叶云逸的手臂,将叶云逸轻轻托起来。

叶云逸有些艰难的扭头一看,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扶着自己的手将自己托起。

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叶云逸再也没有顾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然后一闭眼就倒在了她的怀里。

天枢轻轻的抚着叶云逸,看着这个躺在自己怀里,面色苍白的少年,有些心疼,这个少年为了让暗阁的这些兄弟能有个好的归宿,几乎倾尽了所有。

他不知道西海很危险么,楚国这些年都不敢提及西海的问题,这也是楚国自食其果,楚国上任皇帝整天贪图享乐,一度亏空国库,甚至动了本该划给西海守军的生存军粮,当作自己个人享受的资本。

西海叛乱是必然的,但是没必要让他这个少年来为楚国买单啊。

但是他却来了,来收拾这个楚国的烂摊子,以为暗阁哪些无名的兄弟们正名,为这些还在拼杀的兄弟们换一个光明正大的存在的筹码。

但是对其残忍,先不说这些叛军的恐怖力量,当下的楚国几乎抽调不出多余的兵力,光凭暗阁手中的哪些剩余的暗刃力量,要硬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难道叶云逸不爱惜这些陪着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么,但是他没有别的道路可走,暗阁发展这些年,曲曲折折,早就不复当年的鼎盛了。

在不谋求新的出路,估计很难再护佑楚国的安全了。并且,哪些为楚国牺牲的暗刃也够多了,这一直都是历任暗阁阁主的心头之痛。

所以有这次机会,叶云逸几乎是堵上了所有,就为了给暗阁一个美好的未来。

再加上西海栋天城的守将韩首义之前是叶云逸父亲的四骁将之一,于叶云逸的父亲有着袍泽之情,他走上反叛的道路,完全都是昏庸的朝廷逼得。

于公,叶云逸讨伐韩首义不是没有正当的理由,于私,叶云逸更没有动手的理由,现在叶云逸却带着暗刃来到了栋天城,这对于叶云逸来说,无异于在打碎牙此在往里吞,他别无它路可走。

很快乱军被赶走,但现在他们不敢再在这个地方停留,带着有伤的弟兄们迅速撤离,赶往之前天枢准备好的落脚点。

天枢扶着昏迷的叶云逸走过刚才激战的地方,鲜血染红了本就狭窄的甬道,有着许多的暗刃这里,之前还是一起说笑的兄弟,此刻躺在了这里。

天公好像也听到了众人内心中的悲痛,下起了雨,尽管处于昏迷中的叶云逸,只是消耗过多,依旧能感知到外面的情况,无声的泪水划过叶云逸本就苍白的脸色。

“悔恨自己谋划了这么久,还是在命运面前,依旧是一败涂地”,叶云逸忍受着内心的煎熬,任由天枢将他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