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慧禅传 > 第四十七章 名不见经传的胖墩

面具下的男人邪魅一笑,居然有人敢这么戏耍自己,还是几个小孩子,那么他就陪这群小孩好好的玩玩。

李慧禅等人做好防御的准备,他们现在已经不奢求能攻击对方了,能挡住对方的攻击而不受伤,已经是他们现在能做的极限了。

王兵的胳膊还在不停流血,但他现在可没时间管这些,情报有误,早知道应该告诉导师,导师说不准就跟他们一起来了,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晚了。

话说,吃一堑长一智,他们没想到摔了个跟头命就没了。

李慧禅他们每个人都用了十分力,要争取在面具男的下一轮攻击中不受伤,既然实力不行,那就慢慢打消耗战,耗也得耗死他。

现在王兵他们走投无路了,只能打消耗战了,社会是很险恶的,并不是你是修行者,高人一等,别人就不敢害你,哎,长了个教训。

“小崽子们,准备好了吗,这一次,我要割掉你们的喉咙。”,面具男的声音冰冷,没有人性。

面具男的脚掌在蓄力,小腿弯曲,这一次,他要一鼓作气,杀四个。

下一瞬,面具男动了,带起一阵风,带出一串幻影。

李慧禅他们虽然已经做出了十足的准备,但还是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这一击,他们挡不住。

第一个被攻击的,是王兵,面具男的双钩已经贴近了他的脖子,王兵已经可以感受到双钩散发的寒气了,王兵十分确定,下一刻,自己一定会人头落地的,这一招,他根本接不住,根本挡不住,其他人就更是挡不住了。

果不其然,面具男轻松穿过几个小孩制造的武技障碍,王兵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还没从武院步入社会呢,自己就要死亡了吗,要为自己的冲动买单了么?

双钩已经划破了王兵脖子的皮肤,锋利的双钩让鲜血还没反应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砰。

一把菜刀从王兵身后飞来,带出重重虚影,重重的击打在双钩上,双钩不能再往前一步了,被撞开了,王兵得救了,面具男也因为这个突发情况放弃了进攻。

面具男看向王兵他们的身后,那个被切掉的包厢里,除了有个巨大的笼子之外,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胖墩,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此时正在玩弄手中的刀,他的手中,是一把切菜的刀,或者说是一把杀猪刀,没错,那一击,正是这个小胖墩拦截下来的。

“你是谁?”

就算没有回头,李慧禅他们似乎也明白了谁出手了,柴呜。

柴呜哥不是说他是做饭的么,怎么这么厉害,要不是他,今天他们四个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柴呜抬头看了一眼面具男,一闪身,直接出现挡在了李慧禅他们的面前,摩挲着手中的刀,“柴氏,柴呜。”

面具男听了,但没有完全听,准确的来说,面具男对应光区不太熟悉,对应光区的势力更不熟悉,所以他就多余问。

“管你是谁,敢挡我的财路,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照杀不误。”

柴呜讥讽的笑了,”你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啊。“

”有没有本事,可不是你说了算的。“,面具男不再废话,攻上前去。

别看柴呜大哥身材圆滚,可这并不影响他的灵活,一刀在手,天下我有,不管面具男怎么进攻,柴呜哥都稳如赤炼山,丝毫不慌,游刃有余。

这样的战斗李慧禅他们可加入不进去,所有他们准备回到包厢将三个美女解救了。

不过,他们的计划落空了,拍卖场的老板带着两个供奉过来了。

这两个供奉都是星魂者实力。

供奉实际上就是这些商人寻找的一些修士,每年给供奉多少钱,当商人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时,他们会请供奉出手。当然,供奉出不出手是供奉自己说了算,看在钱的面子上,大多数都会出手的。

能在这里开拍卖行的,应该能请到一些供奉,不过像买卖人口,还是买卖修士这样肮脏事情,他们可不敢让那些修为高深的供奉知道,也就是两个年轻小伙,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干。

进来的三人看到拍卖场到处都是深坑,土屑满天飞,都瞠目结舌,更是被正在打斗的修士镇住了,这么厉害的吗?

”快,别愣着,将笼子给抢回来。“,拍卖场老板看到被切开的包厢墙角,三个女人在笼子里瑟瑟发抖。

两个修士转过身,冷漠的看着老板,意思是说:你他妈的在教我做事?

拍卖场老板当时心一惊,这个时候还管这些干啥啊,但他也只能陪笑,”我加钱,我,加钱。“

”这还差不多。“

两小年轻转过身,一跃而起,目标正是那个包厢里的笼子。

哪那么容易。

李慧禅,孟特,欧阳静三人挡住了这两个小年轻的去路,王兵则是在一旁处理伤口。

”想过去,也要问我手中的长棍,同意不同意。“

”要问我的刀同意不。“

”要问我的长剑同不同意。“

两小年轻相视一眼,”要打就打,哪里来的废话。“

于是,三对二,又是火球冰凌满天飞,老板吓得赶快出去,他就是个普通人啊,哪怕是被飞溅的土块砸到,都有可能丧命,还是等他们打斗结束了再进去。

面具男打不过,收拾两个小年轻还不是手到擒来嘛。

不一会儿功夫,两个小年轻就被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看来是要好好的养一阵子伤了。

王兵几人回到包厢,来打笼子边,李慧禅手起刀落,一刀劈在大锁上,锁应声而开。

三位姑娘被下了蛊虫,非常脆弱,所以拍卖场老板也就不用花大价钱专门打造笼子了。

姑娘们虽然被放出来,也看到这些小孩和面具男和拍卖场供奉战斗,但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她们暂时还分辨不清。

”啊……“

突然,一声娇弱的声音传出,有一个姑娘直冒汗,很难受的样子,紧接着,其他两位姑娘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直接痛得差点站不住,孟特等人一看,赶忙上前扶住几位姑娘。

”王兵大哥,她们怎么了?“,孟特看着王兵,有些不知所措。

王兵从储物袋里拿出盒子,打开,仔细地看起了蛊虫的控制方法,结果有些心惊。

这蛊虫是用精神念力控制的,要想控制它,首先要和它融为一体,意志要强大,不然,会被蛊虫反控制的。

子母蛊,子蛊已经被下在了姑娘们的身体里了,母蛊还没有找到宿主,本来母蛊虫是控制子蛊虫的,现在子蛊虫没被控制,已经在噬咬姑娘们的心脏获取能量了,到时候,姑娘们的生命精华被汲取殆尽,就会被子蛊控制,成为行尸走肉,实际上是一只虫子在生活了。

子蛊种下已经很多天了,已经在心脏扎根了,很难取出来,现在已经活过来了,强取会让它们在姑娘们的身体里到处跑。

看着王兵站在原地愣神,孟特将怀里的姑娘交给李慧禅,站起身来,夺过王兵手中的纸张,一看,全明白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孟特不愿意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孟特一把抓住王兵手中的瓶子,夺过来,倒出里面的母蛊虫,一仰头,给吞了。

”孟特,你在胡闹什么?“,王兵吓了一跳,一步上前,掰开孟特的嘴就是一顿扣,但为时已晚。

母蛊虫顺着孟特的食道划到了胃里,终于,这样的环境将它激活了,本能的,蛊虫开始撕咬孟特的胃部。

孟特一阵恍惚,痛的他在地上打滚,冷汗不要钱的往外冒。

母蛊咬破了孟特的胃,随后钻了出去,一路来到了心脏的地方,一头扎了进去。

”啊!“,孟特终于忍不住,痛的大叫,但他不能晕厥过去,要挺住。

孟特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处,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横冲直撞,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呼吸。

”嘶……“,孟特一口一口的吸着凉气,随时都可能晕厥过去,但他不能晕厥,一定不能晕厥过去。

李慧禅看的难受,孟特哥怎么这么糊涂,这东西是可以随随便便吃的吗,为了一个就见了一面的女人,就这样糊涂,到现在,李慧禅他们还不知道孟特哥对哪个姑娘动了心。

”孟特哥,坚持住,不要晕厥过去啊。“,李慧禅焦急,但没有任何办法,他可不懂蛊虫,他们这些人里也没有人懂得。

突然,孟特双脚一蹬,晕厥过去了。

李慧禅吓坏了,直接放手了怀里的姑娘,冲到孟特跟前,抱起他,”孟特哥,你怎么这么傻啊,。“,眼泪不住的流着。

可以说,孟特哥是算得上李慧禅唯一的亲人了,没想到他这么糊涂,这是干什么啊。

欧阳静,王兵也围了过来。

王兵拿起冷静的拿起孟特的手探了探,还有脉象,人没死,还是热的呢,仔细一看,孟特呼吸均匀,这哪是死了,吓了他们一跳。

”别哭了,他还没死呢。“

”啊,没死?“,李慧禅探了探孟特的鼻息,还有气,的确没死。

李慧禅抹了抹眼泪,”哎呀,哭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