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暮与顾魜多次试验后得出一个结论,没有五官的女人是根据顾魜的动作做出反应的。

不管顾魜走到哪,它的目光,说是目光并不恰当,因为她没有眼睛,总是跟着顾魜的。

白暮开始回想进入房间后,顾魜做过哪些奇特的事,仔细一想。

好像顾魜做的每一件事都奇特无比,先是身体发冷,变成人偶,后沙发出现,被血泊淹没,最后自残绘画。

“难道是那幅画的问题,因为你将画绘制出来,所以她跟着你?”白暮疑惑道。

顾魜瑶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伤害我们啊?”

女人仿佛能听懂顾魜的话一般,居然对着顾魜快速摇头,为了更有说服力,她还将手背在身后。

白暮见到她这动作更加疑惑,还在思考是否能相信她,小单纯顾魜则没有顾忌太多,她觉得女人是真的很好看。

虽然看不见脸,但幻境的背影就已经很有气质,现在本人出现在面前,那种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更加明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见多了恐怖血腥的顾魜呢?

故此,她忘记了当前处境,只是本能想更接近一点无脸的女人,她轻轻摇晃白暮的手,期待的神情撞进白暮的眼中。

白暮的心闪过刹那的颤动,这样的眼神才应该是顾魜的年龄该有的,好奇,纯真,没有被游戏折磨过的胆怯。

“小心一点。”事已至此白暮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叮嘱顾魜一声后,打起十二分精神,牵着顾魜靠近女人。

明明是没有眼睛的怪物,却仿佛看见顾魜走来似的,肩膀微微颤抖,那是兴高采烈的期待。

等到顾魜更近一丝后,她猛然从身后伸出一只手,吓得白暮牵着顾魜后退好几步。

定睛去看女人手中东西。

是一套雪白无暇的油画笔,画笔共有七根,每根画笔的笔杆居然都是白玉制作,笔杆与笔刷连接处,居然还有颗猫眼大小的红色宝石。

“是给我的吗?”顾魜问道。

无脸女人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顾魜被她这一套弄懵了:“到底是不是给我的啊?”

而无脸女人没有嘴巴,通过点头摇头的动作并不能表达太多意思,求助的向白暮看去,而白暮眼里满是警戒,哪里还肯猜测她是什么意思。

僵持不下中,白暮先沉不住气了,上前去拿女人手中画笔,女人却灵活侧身躲过了白暮,白暮吃瘪,不甘心又去抢夺画笔。

女人侧身躲开,没有让白暮碰到一点。

两次抢夺白暮发现女人每次躲避时,脚都未曾动过,正准备针对这一点再去抢夺画笔时,顾魜已经靠近女人身边。

女人并没有将画笔递给顾魜,而是伸出另一只手触碰顾魜鼻尖,微凉手指碰到鼻尖的刹那。

顾魜周围出现一圈颜料,缤纷颜料在其周围描绘着,很快将顾魜包裹,然后化作颜料的一部分融入女人的脸上。

女人突然发难,白暮心中咯噔一声,连忙唤出尿壶。

但融合速度太快,等顾魜完全消失后,白暮才举着尿壶砸了过来,带着强烈劲道的尿壶将要砸碎女人头颅时。

顾魜软糯童音从女人口中发出。

“白暮!等等!”

猛然停下手臂,白暮再看向女人的时候,女人已经长出了脸,而脸正是顾魜的模样。

御姐身材却顶着一个娃娃脸,称不上难看,只是非常违和,这种违和感并未持续太久,下一秒,脸上五官发生微调,顾魜的脸彻底融入女人的身体。

现在的女人感觉就是长大后的顾魜,美目中满是纯净空灵,莹莹水光荡漾,白暮对上那双眸子,将顾魜与女人联想到一起,没了攻击的心思。

白暮问道:“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女人有了声音回应,声音自然也是顾魜的:“她好像是一件道具。”

“道具?”

白暮疑惑了,他对着女人使用了鉴定。

名称:人肉偶(已融合灵魂)

等级:c级

详情:无脸的女尸,没有意识,能与任意灵体融合,融合后灵体失去诅咒能力。

背景故事:白暮疯了,他睡梦中见到的那抹背影让他癫狂,辞去工作,拿起画笔,不断绘制着梦中画面,他的妻子难以忍受,要与他离婚,那天他们发生争执,意外中妻子被白暮杀死,血液溅到废弃画作中,画作突然有了神韵,白暮终于明白要如何绘制出完美的画作。

他将妻子分尸,留下左肩,其余尸体剁碎喂猫,内脏器官搅碎与颜料混合,成为化作的一部分,骨头头发被他沉入河底,他将妻子左肩藏在沙发下,日日坐在沙发上绘画。

画作背影越发真实,颜料却率先不够,他诱骗女人来到公寓,杀人分尸后,如出一辙的手法,留下女人的右肩,随着又一人遇害,绘制出来的化作更加美丽,他陷入疯狂中,前后杀害七人,将她们的尸体拼凑成画作上的样子,画作女人却怎么也绘制不出五官,白暮疯了,尸体的气味掩盖不住,他觉得是材料不对,他决定再次收集材料,重新开始绘画。

故事在这里停止,白暮看完后不寒而栗,他不敢去猜测故事是真实的,还是游戏虚构的剧情,他骗自己这只是游戏虚构的剧本。

因为故事的主人公所犯下的恶行,即将犯下的恶行都太骇人听闻,杀人烹尸,用内脏作颜料绘画,那些因为他而死的女人们,该有多绝望?多怨恨?

顾魜看不到背景故事,但看得见白暮的表情,此时白暮满脸阴沉,握着尿壶的手关节泛白,可见他心中压抑的愤怒。

“白暮?你没事吧?”

白暮收起心思,压制心中愤怒,深吸口气:“没事,果然是道具,你融合进女人身体里有什么不适吗?”

“唔...”顾魜也不是很懂:“不舒服倒是没有,反而很舒服,因为我们厉鬼除了疼痛和阴冷什么都感觉不到,和这具身体融合后,反而有了其他感觉,比如现在。”

顾魜说着突然上前一步握住白暮的双手。

“我能感受到白暮你的手好舒服,很暖和。”

白暮连忙抽出双手,虽然顾魜现在的身体已经成年,但里面的灵魂绝对是个小女孩,他还是非常抵触的。

“那那个女人的意识呢?她会影响你吗?”

白暮说出自己最担心的情况。

“不会呀,它其实就像具人偶,没有自己的意识和想法,刚刚她做的动作,其实是残留在这具身体里的,那七个女人的意识,因为对元凶的怨恨,久久不愿意消散。”

“嗯。。。你能出来吗?”

“可以呀!”顾魜刚说完,女人脸上的五官重新化作各色颜料,颜料在白暮面前纠缠,融合,很快纤小的小女孩就又出现原地。

“我先试试能不能绑定这个道具,如果能绑定,应该就能带你离开游戏。”

一听到能离开游戏,顾魜的喜悦再也压制不住,抱着顾魜撒娇好一会儿才放开。

关于绑定道具,白暮与游戏不一样,他体内的系统称它为“刻印”通过在物品刻上专属的印记,宣誓这件物品的所有权。

呼唤系统,并没有得到回应,白暮只能盲目尝试,先是内心念着“刻印!”

人偶没有任何反应,又以强烈的意志想着要刻印,结果同样。

“难道不是靠意识?要用行动?”白暮想着,随后张开右手对着人偶大声喊着。

“刻印!”

人偶:“。。。。。”

“我以白暮之名与你刻印!宣誓你为我所有!”

人偶倘若有意识绝对会骂白暮:“你绝对有那大病!”

各种方法都做过尝试,结果无功而返。

白暮无奈,只能暂且搁置刻印想法,等到系统苏醒,再询问具体方法。

“没事了,你先跟人偶融合吧”

白暮回头便看见顾魜捂着嘴忍笑,他后知后觉才想起刚刚的动作有多中二,多羞耻。

脸上浮现一抹羞红,趁着顾魜眯眼忍笑,赶忙将顾魜推到人偶面前,不让她看见。

顾魜第二次与人偶融合完毕后,同一时间,游戏提示音从耳边响起。

“玩家宣清淘汰,已淘汰两名玩家,还需淘汰一名玩家就可通过副本,请剩余玩家再接再厉。”

“什么?!宣清淘汰了?谁做的?顾念吗?”白暮没有往张伟身上猜。

张伟有些小聪明,但怯弱怕死,不可能以身涉险去做支线任务,且哪怕他完成支线任务,也绝不可能从只言片语的信息中推理出线索。

从房间外发生爆炸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分钟,外面恐怕又发生变故。

白暮去推房门,这次倒是轻易推开。

实木房门被推开小缝,白暮从小缝观察着外面情况。

“呕!”

白暮直接吐了出来,过了好久才缓和过来。

这一耽搁,对面房间的门也打开了。

顾念挣扎着从房间爬出,身体上看不出任何伤势,但精神显然崩溃,扣在地面的手急剧颤抖,双目浑圆,满脸的后怕,口中还痴呆重复着

“我没杀你们,我没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