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进行到中段,一改前期的悠扬与舒缓,叶向暖单手解掉披肩,手腕轻抬,露出裁剪贴身的丝质上衣,茂密长发随着身体的律动一齐翻飞。

她连头发丝都会跳舞。

卧槽这个踢腿动作去年我在别的舞台上看到过差不多的,不是踢得软绵绵的就是用力过萌,叶向暖踢出来像雄狮,挺直脊梁意气风发。

这个动作就叶向暖做的好看,你看其他人,有几个勉强合格,还有一个好像还吞了动作?

1 苏小夏是不是吞了动作啊,她明显少踢了一遍,表情管理也不太自然。

这个舞台如果是,120分在叶向暖……剩下人只是刀群舞工具人罢了!

说话也太难听了吧……我看其他人跳的也还好啊,只是叶向暖太突出了。

随着歌曲逐渐进行到尾声,苏小夏的神情也愈发僵硬,叶向暖敏锐的捕捉到了她的一样,趁着变动队形的空当,用口型询问:“出什么事了。”

苏小夏神色慌张,指了指自己的麦克风。

叶向暖心下了然——苏小夏跟她交换了麦克风,而如今苏小夏的麦克风便是工作人员上台前给她换的那个……

她神色有一瞬冷凝,随即却展颜一笑,这一瞬的变化被镜头捕捉。

苏小夏在e

di

g前有一段c位的高音b

idge的pa

t,也算是整首歌的小**,为此苏小夏还戴了一顶浅金色的假发,此时若是提出换c是便是异想天开了。

叶向暖无声张口:“一切照常,b

idge我唱。”

台上的女孩们再一次走位,队形变换,五人将苏小夏围在一起,她昂首起身,传来的却是叶向暖的声音。

「我们一齐穿越天空,

让这呼唤响彻世界,像是深深的黑暗中,闪烁的星星。」

「约好,永远铭记心间。」

屏幕前的观众们也发现了一样。

怎么是叶向暖的pa

t,在c位开口的不是苏小夏吗?

见过假唱……第一次见到替唱的,叶向暖这是什么啊?高音工具人吗?

对苏小夏下头了,自己美美站在c位众星捧月,高音却要让别人唱!

啊啊啊叶向暖vocal也太强了吧!!这高音有D5了吧?

音乐生表示不止有D5了,应该在E5左右,她头声混声处理的很棒,胸腔共鸣也很足,所以没有费力的紧绷感。

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唱商也太牛了啊吧,是带感情的不是干巴巴的炫技高音!

叶向暖一人奶全队真的好厉害哦……

音乐渐渐到了结尾,叶向暖微微福身,双腿勾在殷青黛身前,右手挽住她的肩膀,踮脚起身。

半侧着面向镜头,动作行云流水,聚光灯下的她更为吸精,笑得有些玩世不恭势在必得的样子,长睫微垂,抬眸的瞬间挑眉wi

k了一下,眼中笑意渐深。

媚骨天成,风姿绰约。

她微微喘息,乌黑柔软的发丝黏在了脸上,面上的汗水与妆容融合的很好,在舞台的打光下闪闪发光,晶亮的黑眸中带着清冷从容的光,在人心上用力地开一枪。

弹幕也都被这别出心裁的双人e

i

g惊到。

卧槽叶向暖牛逼!这姐也太神仙了吧!

我姬达响了,还真是娇媚姐姐和英气狗勾,磕死我了救命!!

世界名画的级别呜呜呜

有没有太太给叶向暖和殷青黛剪个cp视频啊?真是磕死我了呜呜呜

一曲终了,女孩们从台上走了下去,叶向暖刚跳完舞气息还有些不稳,接过苏小夏递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天哪,多亏了你小暖,当时我发现麦克风失灵的时候人都傻了,差点连动作都忘了”苏小夏心有余悸。

剩下几人也凑了过来,宁栀子也发现了异常,皱了皱眉:“是耳返坏了吗,那段高音震怎么……”

叶向暖拧开矿泉水瓶的盖子,仰头喝了一口,晶亮的水珠不知是汗水还是顺着唇瓣滴落的纯净水,淡淡回答道:“她的麦克风失灵了。”

宁栀子神色僵了一瞬,还好……还好,她们在后台可都是看到过苏小夏和叶向暖交换过麦克风,工作人员拿来的麦克风便是在舞台上,苏小夏手中失灵的那一个。

若是苏小夏没有提出交换,表演时叶向暖的麦失灵了……后果不堪设想。

殷青黛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凑到叶向暖身旁,小声说道:“是不是节目组里的内鬼干的啊……”

叶向暖没说话,摄像组的人员正收拾着设备准备离去,她两步并作一步走到正和摄像师傅闲聊的唐虎面前,直接对上了他的目光。

她温柔的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敲打着:“我自然是不会为难帮主人做事的一只狗,告诉你背后的那位,缩头乌龟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唐虎神色一僵,面上堆笑:“叶小姐,您可别吓人,我就是个混口饭吃的打杂临时工,哪来的什么主人。”

听了这话,叶向暖眉头轻挑。

她勾了勾唇,低声道:“你跟在楚北辰身边多少年了?”叶向暖好奇,这自认滴水不漏,处事稳妥的一条狗,听到她的一针见血,会是怎么个反应。

少顷,唐虎脸色沉了下去,声音带着些沙哑和狰狞:“叶小姐既然知道是谁想动您,又何必多此一举来为难在下。”

“毕竟楚总的一条狗,也足够咬死活生生的一个人。”

叶向暖冷冷一笑,目光晦暗不明,沉声道:“告诉南小晚,她被临时换掉是路太子爷的抉择,叶青她别再试探我的底线。”

她拢了拢秀发,眉眼千娇百媚,澄澈透亮,可眼底却漆黑一片:“无论是你哪个主人……我背后那位,他们都惹不起。”

叶向暖说起谎话来脸不红心不跳,面上是云淡风轻的笃定。

恍惚之际,唐虎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窟,心脏不由得一沉,如同千万把利剑直穿心口。

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让自己在她身上感到了和楚北辰相似的气息,只是叶向暖此刻周身气息更强盛,他仿佛看到了经历过千军万马鲜血洗礼的冰冷与阴暗。

唐虎看着叶向暖,人生在世近五十年,他只在两人身上看到过这种似雪山寒冰般清凉入骨的冷意。

一个是路挽之,一个是叶向暖。

唐虎想着叶向暖说的话,莫非她背后的靠山,是那位冷心冷肺的路太子爷?

他不禁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