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面板武神 > 第二十二章 拜师

这天早上孙志奇将通行条递给他,但答应的练法武功却没见踪影,说是家族对他的成绩不是很满意,回绝了他的申请。

秦云海将信将疑,感觉他在敷衍。

但人家是长官,是比老板更恐怖家伙,这世界可没地方也没人会维护他这个小炮灰的权益。

他还得带着笑脸说没关系,带着一腔不忿拿着通行条出了营地。

腾蛇军团的基地其实就在三营后边,距离也只有一墙之隔。

不过这里可就热闹多了。

一早上就有大批士兵从后方大批大批涌入基地,将这个不大的镇子塞得满满当当,压抑了许久的情绪渴望发泄,鼓起的钱包就是他们的自信。

街道两边青楼酒馆林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姐姐们热情似火,贴了过来娇声细语,将这些士兵半推半就拉进楼里。

每个十字路口都有一座擂台,拳拳到肉的激烈搏斗引来路人阵阵惊呼,又有庄家做赌,围观者纷纷下注。

走过这条让人热血沸腾的街道,旁边顿时冷清了不少。

位于小镇中间的是十来家武馆,占地庞大,威武堂皇,不时有一阵阵叱咤声传出。

秦云海稍一分辨,朝着最大的斩浪武馆腾蛇分馆走了过去。

接待他的是两个健壮大汉,一进来就拉着他转了一圈外门弟子练武场,一边吹嘘斩浪武馆的各种事迹,问他感觉这些弟子的刀法如何。

秦云海能说啥,只能说好厉害好威风。

两人满意一笑,说现在拜师只需缴纳10万赤血币,以后每月只需要缴纳一万块就行了,还可以免费学习破风刀法和蜻蜓三点水步法两门武功,有不懂的随时可以请教师父,拜了就是赚了!

听他们这么一说,秦云海还真觉得自己亏了,不该在藏武阁买这两门武功的。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

“武馆会传授练法武功吗?”

两人一愣,脸上笑容顿时收敛:“练法是武馆的根基,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得到传授。”

“那要如何才能成为内门弟子呢?”

“学会这两门武功,然后通过馆主考核。”

“我在营地藏武阁学了这两门武功,能请馆主考核我吗?”

“这…你得先拜师才能申请考核啊!”

“不能先考核再说吗,能学到练法我才拜师,不然我去别家武馆看看。”

“哪家都一样,练法是门派根基,不是内门弟子岂能轻易授予真传。”

“可你们这拜师费也太贵了呀,万一我没通过岂不是亏大了。”

两人正争论着,堂内有个年轻人走了出来:“一大早吵什么呢,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

“馆主好!”

“馆主好!这小子想先进行内门弟子考核再拜师,弟子觉得不合规矩,所以才跟他争论。”

馆主撇了秦云海一眼:“行,拔刀吧,让我瞧瞧你是什么样的天才人物。”

秦云海虽然觉得这个馆主太年轻有点不靠谱,但他既然给机会,那当然得把握,反正他的目标只是练法,指点的人厉不厉害无所谓。

入门级经验堆满的破风刀法被他施展出来,起手三式刀法连环使出,刀光如瀑,疾速斩向馆主。

馆主足尖轻点,就在那前后左右小幅挪动,刀尖每每擦着衣角而过,却半点都碰不到他,已经完全洞悉了秦云海的招式。

秦云海也不惊讶,有大成级基础拳法的经验在身,他知道自己的刀法还不够自如,限于招式套路,但也并非不能灵活应用,连招了解一下。

破风刀法是一门快刀,讲究的是无快不破,要么先敌反应一刀绝杀,要么以疾风暴雨的攻势压制敌人,攻其破绽取胜。

秦云海便极尽发挥这一点,斩削撩扫连环不断,全面攻击,但力不使尽,馆主一动他就变招,如此一来倒也将馆主逼退几步…

然后他就被馆主猛地冲进刀网,伸掌在他胸口轻轻一拍。

秦云海一下就飞了起来,一屁股摔倒练武场上,胸口火辣辣的疼。

“刀法很扎实,但基础太差了,想成为内门弟子得先练好身体。”

“所以我想学习一门高明的练法啊,您就不能破例吗,我学破风刀法还不到一个月!”为了武功,秦云海也不得不暴露一些他的天赋,希望能得到重视。

“规矩就是规矩,不过如果你现在拜师,我可以许诺,只要你达到中级武徒,就收你成为内门弟子,如何?”

“那我考虑一下吧。”秦云海委婉的说着,离开了武馆。

“馆主,这小子天赋不错,为什么不放低点要求呢,说不定又是个天才武者。”

“一个月都没突破熟练级算什么天才,乖乖按规矩来我也就收了他,在我这装心高气傲,他够资格吗?咱们斩浪武馆身为蓝河城第一武馆,弟子数万,缺他一个吗?”

秦云海有些阴郁的走在街上,身后突然有个人追了上来:“兄弟,你想直接学一门练法武功对不对?”

秦云海诧异的回过头来,身后是个尖嘴猴腮的小孩子,看起来也才十一二岁的样子,身上还穿着斩浪武馆的衣服。

“你有武功?”

“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武馆,拜师就传你练法。”

“真的?带我去看看。”

片刻后,秦云海跟着这个叫二狗的小家伙来到大街尽头。

在他面前的是一间老旧的院子,门口台阶缝里都长草了,墙上藤蔓肆意攀援,一看就知道很久没人打理了。

镇荒武馆!

咚咚!

二狗用力锤着木门:“老头子,你在不在,我给你带徒弟来了,这可是斩浪武馆馆主都赞扬的刀法天才!”

过了好一会大门才咯吱咯吱慢慢拉开,一个披头散发,鼓着啤酒肚的老人随意撇了秦云海一眼。

“脚步虚浮,肌肉松散,根基太差了。

小子,我这一脉的武功难得很,不是初学者该来的地方,浪费了时间可不要怨我!”

“当然,任何武功都是智慧结晶,您肯传授就是大恩。学不会是我愚笨,怎么会怪您呢。”

“呵呵,希望如此吧。说一下,我这里的拜师费十万,一月一万的孝敬,想走随时可以走,能接受吗?”

“您能直接传我练法武功?”

“能。”

“拜见师父!”秦云海当即躬身行礼,拿出十万赤血币递给老头。

指尖不小心触到老头粗糙的手掌,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老头的手心一片冰凉,浑不似活人!

而且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有点像,异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