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天降神婿 > 249 宣战

光散、金断、火灭、木枯、水干、音消……

在这一瞬,伴着我的言出法随。那聚合了辉道他们六神之力的必杀一剑,就这样被我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神威不再,六神之力消失,但剑还是剑,却剑在我手。

起初辉道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他们面面相觑,似乎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情况特殊,以为犹豫启源爆炸来临了,他们的神威难以释放呢。

不过在他们懵圈间,我却举起了本属于他们的剑。

我将这一剑往空中一抛,顷刻剑那把剑就变得越发的浩荡。

剑身越变越大,到最后犹如一把开天之剑般悬在了他们的头顶。

此时的剑更像是刀,是悬在他们头顶,足以镇压他们的天刀,代表着天道。

而这把剑不仅变大了,剑身上的十合之气也越聚越多,越来越浓烈。

不再是起初的十合之六,很快就聚集了十合之九,除了暗之启源,另外九合的法则尽皆加诸于剑身之上。

当这一剑随时可能斩神,辉道他们这才慌了。

辉道反应了过来,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道:“不好,这小子太过诡谲,绝非常人!他不仅仅领悟了风雷土的启源法则,他可能将十合法则都领悟了!”

当辉道这么说,所有人目瞪口呆,忍不住张开了嘴,哪怕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依旧不敢相信。

“这怎么可能?一个人同时领悟十合启源?这不可能,这不符合规律!”

“可是我真的感觉他的法则很强啊,就连我的启源之力都在消散,有种感觉快要被他给掌控了的感觉。”

“这小子太邪门了,到底从哪冒出来的!”

“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趁着他还没完全融合成型,赶紧将他诛杀,不然真的就没有机会了。”

……

辉道他们一阵议论后,立刻再次出手了。

这一次,他们像之前的鸿图一样,竟然不惜燃烧神力,也要全力以赴,想要将我给诛杀。

很快,他们就再次祭出了联合的一剑,再一次朝我汹涌的刺了过来。

我冷眼看向这一剑,岿然不动。

当这一剑来到我身前时,这一次我甚至连动都没有动。

我只是冷喝一声,道:“无用之举,一切皆为枉然!”

当我话音刚落,他们看似气势磅礴的一剑就再次被我化解了。

而此剑刚断,我那一剑也已形成。

融合了真正的神国启源法则的浩然一剑,就这样从天而降。

一剑落,六神诛。

以辉道为首的六大神邸,甚至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便被这一剑斩落了马下。

他们本就是执掌十合法则的神邸,最擅长的东西却成为了我的武器,自然是此消彼长,溃不成军。

一剑诛六神后,我看向了他们逐渐变得模糊的身影,用淡然的语气道:“你们给我听好了,这一次是元宇宙。日后在本源宇宙中,若是再让我知道你们滥用神权,为他人犬马,我依旧会收回你们的法则,让你们真正的陨落!”

我知道他们一定心有不甘,但他们也只能将我的话给听进去,无力反驳。因为下一秒,辉道他们六神就彻底在元宇宙中陨落,消失在了原地。

全场静默,这一幕哪怕发生了,也让他们不敢相信,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好手段,好天赋,好气度……!!”

身后的鸿图酣畅地说了几个好字,为我展现出的实力而称赞。

很快,他走到了我的身旁,朝我投来了一个眼神,一半是赞赏,一半是示意我冷静。

紧接着,鸿图看向了不远处的杜莎,道:“大长老,你看到了吧?我就说了,此子不凡,这样的人才怎么可以定罪诛杀?”

“依我之见,你们双方都退让一步,有事等出了元宇宙后,再行定夺?”

杜莎微眯着眼睛,没有理会鸿图,而是看向了我,道:“陈黄皮,你觉得呢?”

哪怕我表现出了如此强悍的战力,此时杜莎也依旧没有惊惶,我甚至感觉到了她双眸中的战意。

我相信,她已经有了决定。我越是表现得如此不凡,她越不可能让我存活。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不可回旋的地步,而我也需要真正的生死之战去领悟启源的真相,索性今日就彻底张狂一回,放手一搏。

于是我看向了杜莎,也回之一笑,宣战道:“该你了,出手吧!今日,定胜负,分生死,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