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见玫瑰 > 78

78.

艺术科技节过后,平城迈入了金秋。

空气里热潮尚未褪去,呼吸间都带着干燥的阳光味道。

又一次月考,梁现依然待在年级第一的位置上,拉开第二名十几分的差距,明姒则掉到了第六。

她发试卷的时候,脸臭下来,“早知道就不督促你学习了,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梁现好笑。

让他往好了考的是她,生气的也是她。

还挺难伺候。

“那我下次收着点儿?”

梁现随意接过试卷。

他还真挺讨厌写作文的,考分不高的几次都是敷衍了事。

认真写的话,还算中规中矩,不至于成为拖后腿拉分项。

“我需要你让着吗,”明姒又不高兴,过了会儿,她又瞄瞄他,“不过,你干嘛这么听话?”

初中时代,梁现那句“小垃圾,我第一”,她可记得很清楚。

怎么现在这人本性大变,打算跟她和谐相处了吗?

还怕她不理他什么的。

梁现往椅背上一靠,一只手腕松松搁在桌沿,就这么侧过头来看着她。

他有双很好看的眼睛,双眼皮的痕迹蔓延到眼尾,轻轻一道上挑,此刻眼皮略垂,像是不想回答,又像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明姒抿了抿唇,拉开椅子坐下,也不说话了。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与旁人说笑时或许察觉不出,但私下相处的时候,再细小的旖旎暧昧都无处遁形。

明姒感觉,她和梁现之间,隐约有尚未宣之于口的心事。

忍不住试探,又小心翼翼地害怕着某种平衡被打破。

——

成昱这次月考,发挥得不错,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非常好棒棒”。

他向来是个乐天派,什么事都能找到普天同庆的理由。

于是周末,撺掇大家一起去爬山。

“必须去!不去就是不认同昱昱的努力!”

周五晚上,成昱特地强调,一个一个地确认过去,才心满意足放他们离开。

要爬山,明姒就换上了平日里不太穿的长裤。

这个季节早晚气温低,所以外套必不可少。

司机送五个人到山脚下,她脱掉外套,里边穿了件白色短袖,牛仔裤包裹下的腿又长又直,脚下一双慢跑鞋。

还带了防晒衣和遮阳帽。

“知道的人知道你是来爬山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旅游凹造型的呢,”成昱对明姒的装备很不屑一顾,他举手搭在眉角,抬头望了望灿烂晴空,豪情万丈地说,“爬山,爬的就是男子气概!整那些没用的做什么!”

结果这位男子气概半途中,被火辣辣的秋阳晒得像只熟透了的虾,甚至腆着脸问明姒能不能把帽子借他戴一戴。

明姒笑眯眯的,仿佛很好说话的样子,回答的却是,“不要。”

成昱露出了个鄙视的表情,然后没两秒,又重拾爬山热情,一路往前冲追赶喻川去了。

这天山路上人很少,爬了这么久,就只见到零零散散两拨人。

明姒刚才其实也是假轻松,她体力不够,越往上走,越觉得脚像灌了铅般沉重。

加上秋季的阳光最燥热,让人心烦意乱。

走过一段台阶上坡,有一处绿荫。

明姒站定,有点烦躁地抬手扇扇风,边往后看。

梁现走得很悠闲,爬了这么久的山,那呼吸压根没乱。

“不走了?”

他抬脚踏上最后一步台阶。

明姒继续扇风,“柯礼杰刚说剩下的路很陡,我养精蓄锐。”

梁现“嗯”了声,迈开脚步继续往前。

明姒扇风的手一顿,不可置信地看过去。

他这就走了?

不是这也太没绅士风度了吧?

梁现走到几步开外的地方,脚步停下来。

明姒连忙移开目光,过了会儿,又用余光偷瞄过去。

山路间,有很多干枯掉的树,歪倒在两侧。

梁现选了根稍粗的树枝,弯下腰,用力把它折断。

大概是察觉到明姒在偷看,他勾起唇角笑了声,叫她,“过来,给你做个登山杖。”

明姒犹豫了一秒,本来想矜持一下,最后还是很诚实地凑过去了。

这登山杖大概到她的腰那么高,用着很合适。

爬陡坡的时候,成昱眼巴巴地羡慕着。

明姒更加得意,连声感叹有多么多么省力,在成昱羡慕嫉妒恨的背景音里,步履轻快地前行。

“不就是一根普通的木头吗!”

成昱愤愤地说。

明姒翘了下唇角,想到梁现把“登山杖”递给她的样子。

一点都不普通。

——

一行人打打闹闹,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山顶。

这儿杜鹃花开得正盛,尤其站在山顶往下看,宛如一片红色的烈火。

山顶上有开的度假山庄,修建成古代大院的样子,还修了池塘,养了几只白鹅。

院落宽敞无比,风景很漂亮。

沿着中央小院,修建有长长的四方回廊。

背阴处,气温很凉爽。

几人坐着休息,成昱自从家里养了八哥之后,就得了个爱教人说话的毛病,这会儿也不知怎的突发奇想,居然把教学对象定为了那几只无辜的大白鹅。

他走到院子里,去跟那几只鹅展开交流。

大家看着,柯礼杰高声提醒,“你别把鹅惹毛了!”

休息够了,大家陆陆续续起身,准备去吃饭。

“成昱呢?”

出了院子,快走到餐厅时,柯礼杰才发现成昱丢了。

“估计还在逗那几只鹅,”明姒无语地转身,“你们先点菜,我去叫他。”

院落很大,回廊相应也很长,望不到尽头。

明姒沿着回廊走了一段路,还没来得及找成昱在哪,就听到一连串夺命般的“快快快跑!”

循声看去,成昱正从走廊那头朝这边飞速奔来,后边跟着三只抻长脖子、你追我赶的大白鹅。

大白鹅这种生物,不是一般的凶,曾经被网友当作战斗力单位。

成昱这种战斗力不足0.5鹅的人类,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中途一度被追上,鹅凶猛地就是一顿叨,他“嗷”地叫起来,声音都快飙泪,“痛痛痛痛痛!”

明姒平日里性格不柔不弱,但并不代表她不怕这种凶猛的生物。

成昱这声惨叫,直接让她也头皮发麻,下意识地转身就跑。

大白鹅气焰更加嚣张,一路狂追。

明姒根本没有剩余的时间脑补这个滑稽场景,迎面看见梁现抬脚踏入院门,与此同时,她身后响起成昱激动的一声:“现哥救我!”

像是一个提醒,她几乎没有思考,下一秒就整个人跳到了梁现身上。

梁现被这股力道撞退了一小步,下意识抱住她。

时间有一瞬,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

打破寂静的是成昱“嗷”的一声惨叫。

明姒和梁现不约而同看过去,成昱的裤腿被一号大白鹅给叼住了,他拼命摆脱,蹿上了回廊里放置着的水车。

鹅们把他围着,虎视眈眈。

梁现沉默片刻,终于忍不住笑了声,“你俩演电影呢?”

明姒:“……”

她回过神来也觉得自己刚才那副模样怂兮兮的,脸上发烫,连忙拍拍他的肩,“你还抱着我干什么!”

梁现看了她身后一眼,又收回视线,挑了挑眉,“那我松手了?”

“别!”

明姒很快后悔,把他抱得更紧,催促道,“赶紧走!”

梁现忍俊不禁。

——

那次登山,造就了成昱一生怕鹅的阴影。

柯礼杰闻言嘎嘎大笑,笑完了一脸严肃地表示下次社团拍微电影,优先考虑效仿《大白鲨》,来个大型惊悚片——《大白鹅》。

成昱气得脑门冒烟。

“还有你俩!当时怎么就抱上了!一点都不顾及昱昱的感受!”

成昱啪地一拍桌子,“从这学期开学我就觉得你们不对,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这是成昱在五人组里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声音响亮,气势逼人。

就是没什么人理他。

明姒心无旁骛地写着数学习题,梁现坐在对面,靠着椅背,随手翻着课本。

秋日的下午,阳光从窗外打进来,色调偏黄。

成昱还在原地跳脚,柯礼杰笑着旁观,喻川偶尔低声劝一句。

嘈杂又安静,明姒笔尖一顿,抬起眸看了他一眼。

梁现若有所觉,视线也往她这边一偏。

——

虽然在成昱那里,已经盖章他俩暗中走到了一起。

但明姒对于两个人的关系,始终没有合适的定义。

她和梁现,过了吵吵闹闹的坎,现在有点不知道该往哪走的味道。

何况在附中这样的地方,课业繁忙,社团活动多,明姒忙忙碌碌的,也就没过于纠结这事。

只是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享受梁现对她的特殊关照。

有时候她出门匆忙,开会回来,桌上就会放着温热的早餐奶。

运动会那天好端端的突降暴雨,他把校服外套脱掉,扬手罩在她头顶。

不经意间眼神碰撞,细小的暧昧浮浮沉沉。

转眼间,平城就迈入了初冬。

明姒近来和林奚珈走得很近。

说来缘分也巧,运动会的时候,两个班位置在隔壁,女生之间,又有旧缘,互相分分小零食再聊聊天,就熟悉起来了。

林奚珈不练举重之后,开始节食和有规律的锻炼。

她瘦得很快,短短两个多月,身材已经可以称得上匀称苗条。

五官是变化最大的,瘦下来之后立体了许多,杏眼清纯灵动,加上本就皮肤白,走在校园小道上,偶尔也会有人搭讪。

柯礼杰这脸盲,才认出她是他的小学同学,不住地感叹真是好神奇。

他甚至媒婆上身,单方面站起了林奚珈和喻川的cp,时不时地调侃两句。

因为某次大家聚餐,喻川出于绅士风度,对新来人员林奚珈照顾有加。

不过这俩人都没这方面的意思,柯礼杰也就罢手了。

曾经的渣男许察懊悔不迭,最近更是隐约有不要碧莲的趋势,话里话外跟林奚珈套近乎。

她一概恶语相向,气得对方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跟明姒熟了以后,林奚珈偶尔也会说说自己构思的剧本。

她一直很想考某大的戏剧影视文学系,经常练手写一写,写完还要分享给明姒看。

剧本里有一幕,女主角怀疑男主角喜欢自己,于是百般试探,看看他是否对她没底线。

明姒当时晃眼看看就过,结果周日晚上,她翘着腿在沙发上看剧,不知怎的想起了这茬。

“哎,”她叫旁边的梁现,“我想吃苹果。”

梁现坐在沙发的单人位,闻言侧了下眸,示意她看茶几上的果盘。

暖黄的灯下,红艳艳的苹果分外诱人。

明姒清了清嗓子,指向性更明显,“你给我削一下。”

梁现看她一眼,她故作镇定地看回去,眼神无辜而自然。

他只当她是想偷懒,轻哂了声,伸手摸了只苹果,另一只手拿起水果刀。

“等一下,”明姒略微坐直了一点点,十分矫情而做作地说,“我要吃削成兔子形的苹果。”

刚才梁现二话不说,就决定给她削,说明还是很听话的。

想到这里,她的表情有点小骄傲。

但落在梁现眼里,却不是一回事。

那眉眼弯弯的模样,跟憋了个恶作剧、刻意想刁难人似的。

又可爱又坏。

他懒洋洋地把刀往茶几上一扔,顺口道,“我看你像个兔子。”

明姒:“……”

ok,拉倒,算了。

——

那天最后,明姒还是吃上了削成兔子的苹果。

不过,是她生气地朝他扔了个抱枕,梁现才去厨房切的。

这人带着一脸“可真难哄”的无奈起身,但仔细看,又似乎含着笑意。

明姒也翘了下唇角。

十二月的第一个周末,她终于想起要兑现请梁现去游乐园的诺言,提前在网上订了票。

当时她说梁现幼稚,结果自己进了游乐园,玩得比谁都嗨。

闲逛的时候,路边有漂亮的头饰店铺。

明姒走进去还在挑,梁现就拿下一只,不由分说给她戴在头顶。

他看了眼,笑出声,“小兔子。”

明姒气得打了他一下,不过最后还是没换,戴着那只兔子出了门。

她穿着白色的大衣,长发没扎,自然垂落在肩头,再配上个兔子耳朵,平添几分可爱。

梁现碰巧穿了黑色,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她手里举着棉花糖,他端着两杯可乐,闲聊两句再偶尔斗个嘴。

“坐不坐过山车?”

明姒看着不远处,眼睛亮亮的。

梁现答得随意,“随便。”

明姒觉得他肯定是怕刺激,于是使坏地骗他一起,结果却是她一路尖叫,下来的时候,头皮发麻,整个人差点站不稳。

而一开始拒绝过山车的梁现,倒是非常淡定。

她觉得受到了欺骗,一路都在指责他这种欺诈行为。

虽然平城已经入了冬,不过阳光晴朗,风不冷不热。

两个人并肩前行,偶尔距离拉开,又很快缩进。

游乐园外面,有人在卖咬人玩具。

拳头大小的一个,做成鳄鱼或者鲨鱼的形状,嘴巴大张,牙齿整整齐齐的一排。

“来看一看啊,这个咬人鳄鱼很好玩的!”

老板说着,伸手在鳄鱼嘴里的某颗牙上一摁,“这样就没咬到!”

他多试了几次,在按到第四颗牙的时候,鳄鱼嘴毫不留情地咔嚓落下,啃住了他的手指。

“嘶,”老板叫了一声,又坚强地继续推销,“这个不会很痛的!”

这卖力的宣传,不买一个都不好意思,何况明姒也挺喜欢这种新奇的小玩意。

最后两人挑了只绿色的鳄鱼,一道回了家。

———

“这要是只大白鹅,我就送给成昱。”

回家之后,明姒一边往沙发走,一边抛着手里的小鳄鱼,转头看他,“要不要来玩一下?”

她跃跃欲试,梁现自然不会扫兴。

他迈开长腿走到沙发那坐下,一只手点了点鳄鱼的牙齿,慢悠悠道,“一会儿被咬了别怪我。”

“哼,谁倒霉还说不定呢。”

明姒也坐下,“你先来。”

梁现看她一眼,食指在鳄鱼下排的某颗牙上摁下去。

没事。

他笑,“到你了。”

这种塑料小玩具,真被啃一下也不至于怎么样,但那一秒钟心脏悬空的感觉却有点刺激。

明姒浅浅吸了一口气,挑他另一头的牙齿上,轻轻按下。

也没事。

她松了口气,唇角一扬。

结果这一次,梁现也安然无恙。

“你运气还挺好。”

明姒边说,边伸出手指。

摁下去的那秒,她心里不知怎的“咯噔”一声,紧接着预感应验,鳄鱼重重合上了嘴巴。

那瞬间的感觉,疼痛倒是一点都没有,就是吓人一跳。

明姒下意识地缩回手指,结果鳄鱼咬得还挺牢固,甩都甩不下来,她脸色越来越臭,较上劲似的就在那拼命甩。

居然都忘了用另一只手帮忙。

最后梁现帮她拿下来,笑声很肆意。

“……”明姒把鳄鱼丢到他身上,瞪他一眼。

梁现顺手接住,还是笑。

“笑什么笑。”

她气得不行,只想扑过去和他打一架。

梁现也不知是笑够了,还是怕她真生气,清了清嗓子,靠着沙发,“不笑了。”

他没嘲笑她的意思,只是明姒平时一直都是漂亮骄傲的模样,偶尔一次犯犯迷糊,真的很有趣。

明姒气还没消,又朝他丢一个抱枕,语气不善,“看我吃亏你是不是特别开心呢?”

“没有,”梁现接住抱枕放到一边,倾身上前,“不生气了啊。”

“哼。”

“来,笑一下。”

明姒还是“哼”。

她就是这样的性子,尤其对梁现,闹起别扭来,还跟小学生似的。

梁现继续逗她,“笑一下。”

明姒抬手捏住他的脸颊,解气似的往两边扯了一下,“才不笑!”

她收回手抬脚就要走,谁知却被梁现拉住手腕,轻轻一带,就坐回了原位。

傍晚时分,冬日的夕阳沿着窗户下落,桔红色的光慢慢在地板上攀升。

扣住手腕的手修长温热,有浅淡的气息在空气中游离。

吵吵闹闹的气氛,忽然在一瞬间安静下来。

梁现就这么拉着她的手,原本带着玩闹笑意的唇角慢慢收起来,静静看着她。

上挑的桃花眼里,逐渐含了些认真情绪。

明姒抿了抿唇,感觉心跳得有些快。

“我原本没想说,”过了会儿,梁现轻声开口,他视线漫过来,“但我发现这事儿,也不是想忍就能忍住的。”

也许真的是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有了默契,从他说第一个字开始,明姒就有了预感。

她知道这些日子,她跟梁现已经远远超出普通朋友的范畴,对于新的关系,在心底里又期待,又紧张不安。

甚至还悄悄想过,他会不会表白。

明姒脸上有些发烫,下意识开口,“我……”

“我喜欢你,”梁现毫不犹豫地接上,他还拉着她的手腕,唇角轻扬,“要不要来早个恋?”

——

“这尼玛,太震惊了,”成昱虽然是第一个猜想他俩有猫腻的人,但着实没想到短短几个月,这对冤家竟然真的走到了一起,“我不是在做梦吧!”

“你不是做梦,是让大白鹅啄傻了。”

柯礼杰说。

成昱对他竖起一根中指。

这天大家照例在成昱家补习,梁现官宣了这个消息,大家当即炸了锅,炸完之后进入怀疑人生阶段,最后才好不容易接受。

逐渐平静下来,各自写起作业。

三个人坐在对面,明姒和梁现则挨着坐,她写英语,刚做完阅读理解,梁现就滚了一个纸团过来。

明姒瞄瞄对面,展开来看,只有他肆意潦草的一个字:手。

她不解,侧头看他。

梁现一只手放在桌子下面,修长的手指并拢,朝她招了招。

明姒没忍住笑出一声,左手悄悄放下桌面,刚落下去,就被他牵进手掌,十指相扣。

对面的三人互相交换眼神,默默无言——

这是当他们瞎吗?

——

元旦将近的时候,学校组织放了场电影。

据说,讲的是平行时空的故事。

班里的科幻狂热爱好者早就在大肆卖安利,还列了一大堆的书单影单,逢人就强力推荐。

“这什么电影,看得我想打瞌睡,没看懂。”

成昱一觉刚醒,脚下打飘,眼神都有点发懵。

柯礼杰解释了一遍剧情,看着前面走着的明姒和梁现,又灵感突发地举了个例子,“就比如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现哥跟明姒在一块儿了,另一个世界里,他俩说不定还吵吵闹闹,再另一个世界……”

明姒和梁现慢慢走着,听身后柯礼杰在那絮絮叨叨。

路过拐角,本该继续往前去教学楼,他们却不约而同地走另一条小道。

明姒现在可算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小情侣顶风作案,即便知道这边偶尔有教导主任出没,也依然头铁地要过来散散步。

因为在人群之中,独处的机会弥足珍贵。

“你说,会不会真的有平行世界啊?”

明姒踢开一小块石子,“如果有的话,那个你一定也特别可恶。”

梁现对她话里的某个字表质疑,挑起一边的眉,“也?”

“就是很可恶,你这次又考得比我高。”

梁现答得坦然,“男朋友不能比女朋友考得低,不是你说的?”

那也没说次次都要这样,她还要不要面子了。

“哼,你就是狗,你好烦。”

明姒说不过他,便采取蛮不讲理的扣帽子行为。

她望了望前面黑漆漆的小道,忽然停住脚步,从身后勾住他的脖子,“罚你背我一下。”

她说着,就跳上来,梁现顺势勾住她的腿,让她趴在背上。

“我重了没有?

你仔细想再回答,这是一道送命题。”

明姒威胁道。

梁现还真的故意想了很久,最后佯装语气勉强道,“没有。”

她一下就听出来了,“为什么要思考这么久?

你是不是在说反话,你还笑?”

“没有。”

他这次答得快,马马虎虎可以放过。

明姒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也弯了弯唇角,过了会儿,又得意道,“平行世界的那个你,一定没有这个你幸福。

起码,不会高中就早恋。”

梁现低笑,侧头亲了亲她的手腕,“是。”

——但无论在哪个世界,他们都会相爱。

或早或晚,终成眷属。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