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己老婆所流露出的表情后,赵驷也不敢在胡言乱语下去了。

因为他可是知道柳清欢的暴脾气。

“嘿嘿,老婆大人你别生气嘛,我不是参悟了这么久的道经嘛!”

“至于这结界的破解之法,道经之上不都有写,所以我能破解结界你们又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柳清欢听完这话后,那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此时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

“赵驷,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真的以为参悟道经,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三天的时间,你仅仅就是领悟了这破阵之法,你就跑出来了,有这种天赋,你怎么就不知道努力呢?!”

柳清欢俨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赵驷一时间也被骂的哑口无言。

不过由于他知道女帝是在关心自己,所以他也丝毫没有动怒。

赵驷不仅不气,反而看着柳清欢笑的是愈发灿烂了。

“老婆大人,你这可就冤枉我了,区区一个道经,有什么难以参悟的?”

众人听到这话之后,可能是碍于赵驷的身份,并没敢多说什么。

不过众人的表情,无不是变得复杂无比。

旁人不敢说的话,柳清欢倒是没有什么顾忌。

“赵驷,你就吹吧你,道经之中千道万法,光是其中剑法一道,就是变幻无穷。”

“正所谓小道三千,大道八百,我至今也只是参破了六百小道而已,大道法则更是一条不曾掌握,你给我说不难?”

在旁人看来,赵驷是真的有托大的成分,可只有赵驷自己知道,自己说的是实话。

不过他也不好当面去反驳女帝什么,因为在这些长老的面前。

自己总不能不去顾及自己老婆的面子。

因此思索片刻后,他这才脱开而出:

“笔走雷霆之势,剑行杀伐之决,势从山岳而起,力蕴百骸而生,锋行所指,气蕴百生,济世予之一剑,太平度之千乘......”

赵驷想要接着念下去,却被柳清欢给应声打断了下去。

“草行剑歌诀,你.....”

赵驷笑而不语,女帝所说的这草行剑歌诀则正是那八百大道之中的一道。

此时他甚至能将这歌诀脱口而出,就不难得知他对道经领悟到了什么程度,至此柳清欢也打消了对赵驷的怀疑。

这怀疑虽然消除了,但是那份震惊却是久久未曾消弭。

她看着赵驷的目光,一时间也变得复杂无比了起来。

可赵驷本人却没有这么多顾虑,他快步上前,走到了女帝的身旁,然后伸手按住了女帝的肩膀。

“老婆大人,这里有几位长老盯着,恐怕也就够了吧,咱们出去逛逛?”

女帝虽然不明白赵驷的用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们就在这里盯着,要是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我。”

“领命!”

几位长老齐声应道,随后柳清欢便和赵驷一同走出了聚贤阁。

聚贤殿外,风朗气清。

柳清欢看着赵驷,愈发觉得疑惑了起来。

“赵驷,你是有什么事吗?”

“嘿嘿,没什么事,只是里面人多眼杂,不好和老婆大人你亲热嘛!”

柳清欢无奈的白了一眼赵驷。

“你就不能有个正经吗?这大白天的,亲热你个大头鬼啊!”

“哈哈,老婆大人,你还真是不经逗,我确实是有些事要给你说,不过在这里可能还是有些不方便。”

“嗯,我知道了。”

柳清欢点了点头,随即伸手拉住了赵驷的手臂,她灵力运转,整个人协同赵驷一同升入云端。

云端之上,清风环绕,赵驷只觉得头晕无比。

“赵驷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变得这么苍白?!”

女帝惊讶的问道。

“老婆,我可能是有些恐高.....”

“赵驷,你个鬼东西,你不要吐啊!你怎么突然恐高了,你之前怎么追击那萧云生的时候,不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吗?”

柳清欢一边埋怨着,一边降低了高度。

“上次是太激动,忘了,不行,我撑不住了......”

赵驷刚说完,便弯腰吐了起来。

“赵驷,你个混蛋!”

女帝的惊呼声,响彻了整个云间,不过好在并没有什么人,注意这里的动静。

她虽然对于赵驷这种反应极为讨厌,但还是极为贴心的。

她用裹挟着灵力的手掌,抚摸着赵驷的后背。

这样一来,赵驷也得以平静了下来。

“奇了怪了,恐高会吐吗?”

女帝一边安抚赵驷,一边皱眉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吓的吧,不过这会好多了,谢谢老婆啊!”

“哼,恐高就不能早点说,你这个家伙,还真是做什么都不靠谱呢!”

柳清欢小声的埋怨着这不着调的赵驷。

过了许久,赵驷才那强烈的不适感中缓过了神,他面色苍白的抬起了头。

看着柳清欢柔美的面容,他本想咧开嘴一笑,可还不等笑出声来。

先前那股反胃的感觉,则又涌现了上来。

所以这就变成,赵驷看着柳清欢的面容,当即吐了一地。

女帝又哪里见过这种架势?

一时间她手足无措,又满脸愤怨。

“赵驷,你真的是找死是吧?!”

这场闹剧,过了许久,这才逐渐平息,而女帝也将赵驷带进了一个山洞中。

这山洞从外面看,丝毫看不出端倪,但只见柳清欢轻轻一挥手。

堵塞在山洞之前的那块石头,瞬间弹开。

山洞之中的种种样貌,这才逐渐浮现在了赵驷的眼里。

这片空间虽说没有多大,但也并不显得狭窄。

迎面便是几排书架,上面堆满了书籍,山洞左侧放置着一个等人高的丹炉。

此时炉下还向外喷溅着碧青色的火焰。

火焰舔舐着炉底,炉内的温度,正在不断的升高。

在书架的正前方,放置着一个蒲团。

显然是打坐休息的所在。

赵驷一走进这山洞,就感到了无比的舒适。

因为这空间之中,似乎有着磅礴的灵力,在滋养着他每一寸的肌肤。

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神情与之前相比,已经好了太多太多。

“老婆,这是什么地方啊?”

赵驷看着柳清欢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