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士们,你们知道朕今天去了龙武军检阅,亲募了五十名壮士作为千牛卫!”

李晔眉毛一扬,自然进入煽情模式。

“其中有一名千牛卫叫许七,我问他:你是哪里人呀?”

“汴梁人。”

“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阿爷和六个哥哥都战死了,可怜的阿娘孤身一人住在乡下!”

“那最大的心愿什么什么呀?”

“能风风光光回到村里,买田置地,娶个漂亮婆姨,生一堆孩子,对了,俺还想天天吃阿娘做的羊肉炕馍、胡辣汤、桶子鸡……”

“将士们,我相信你们当中还有十个、百个、千个和许七有相似经历的人,你们从军有为了混口饭吃的,有被强拉入伍的,有想出人头地的,但你们永远不能忘了根和魂!”

“你们的根是什么?是有田耕、是有衣穿、是有饭吃、是有婆姨给生孩子、是有阿爷阿娘在你们走错路时拉上你们一把!

“你们的魂是什么?是孝,为人之子,孝顺父母、尊敬长辈;是忠,为君之兵,忠于天子、杀敌报国!”

“控鹤军的将士们,你们知道你们这支军队的传统吗?”

“ 控鹤以冲天,应真飞锡以蹑虚,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们是天子的近卫军,天子要让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就需要你们当作心腹、作为倚仗!”

“可你们看看,你们现在都在做些什么?”

“你们或受到蛊惑,或受到胁迫,或稀里糊涂,三更半夜鼓噪而行,兵围宫城。”

“你们的忠诚都献给了谁?你们的利箭将要射向谁?你们还是不是阿娘眼里精忠报国的好儿子,还是不是天子心中忠诚无畏的近卫军?”

这一番宫城讲话,可谓是深入浅出,入情入理,只说得控鹤军士气逐渐低落,不少兵卒放下了刀剑,深深垂下了头,不敢直视宫墙上君王火辣而又期盼的目光。

李晔拿过一张落日弓,“嗖——”的一箭射到了控鹤军阵前的五步处。

“你们都是大唐的忠勇之士,朕要带领你们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朕不忍心你们做无谓的牺牲,今夜只要不超过此箭者,朕一律赦之!”

“如果冥顽不化,胆敢越过此箭者,杀—无—赦!”李晔收敛了亲和的笑容,浑身散发着杀伐决断的王者霸气。

李晔话音刚落,控鹤军中便是一阵骚动,不少士卒都注意到天子的头顶上方,有几片彩色云彩缓慢地聚拢在一起,交叉组合、若隐若现的移动,逐渐变成白天显灵的道德天尊。

有士卒以为是在做梦,忙揉了揉眼睛,使劲掐了一下大腿,发现就是在平日道观里供奉的天尊,只不过此刻的天尊形象更为宏大,更为灵动,更为震撼。

“看来天尊下凡,保佑天子,都是真的!”

“谁说大唐气数尽了,我看都是瞎说!”

军心动摇,士兵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些胆大的索性扔了手中的弓箭,猫着腰偷偷往城门方向跑去。

寇彦卿看的着急,心里更是慌乱,不过有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像也被天子说服了。

但他马上使劲摇了摇头,别人都可以投降,都可以重新选择站队,但他寇彦卿不可以。

因为手上的血债太多,他没有退路。

打定主意,寇彦卿决心,无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成任务,忙向身边的血杀使了个凶狠的眼色。

血杀们心领神会,拿着圆月弯刀四面出击,如执法队一样追杀逃兵。

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此时如果一味用杀人来恐吓,却只能适得其反。

看见自己人被杀,有更多的士卒寒心,四面逃散,百人的血杀根本无法控制局面,甚至部分血杀一不小心,还被溃散的士卒从背后下了黑手。

寇彦卿焦虑万分,朝着宫城上大喝一声:“你还等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一柄闪着寒光的钢刀架在了李晔脖颈处,拿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王殷,你小子疯了吗?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快把刀放下!”

众人愕然片刻之后,裴枢气的直哆嗦,指着王殷的鼻子骂道。

“呵呵,为什么?说说你的苦衷?”李晔处变不惊,毫无慌张,只是淡淡地问道。

“我也是被逼的,陛下知道我是个孝子,您要帮我从汴梁接回阿娘,可阿娘还是落在他们手里,他们带来了阿娘的信。陛下,我没得选,我没得选啊……”

“除了书信,可有信物为证?”李晔微微叹了口气。

“没有……不过阿娘的字迹我再熟悉不过了。”王殷哭丧着脸,痛苦地解释道。

“王殷,你可知道朕答应你的事,就一定能办到,你阿娘现在就在洛阳城中,朕早看出你的反常,本想给你一次机会,没想到你太令朕失望了!”

李晔并未转身,左手如闪电般抓住脖颈的刀身,微微用力,精钢打造的战刀,被瞬间捏成碎片。

王殷在偏殿见识过皇上霸王巨鼎的神力,但他还是不敢相信,用了二十年的宝刀,浸染过无数人的鲜血,此刻竟如此不堪,经不住皇上轻轻的一捏。

他怎么会知道,署理千牛卫指挥使赵敬傍晚时分,已悄悄找过他的亲兵,给他的宝刀做过手脚。

这是一场忠诚的测试,很遗憾王殷做出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选择。

丹青如魅影一般,瞬移到王殷身后,两支判官笔冰冷的抵在太阳穴上,只等皇上的一声令下。

“朕肯定地告诉你,你看到的那封信是假的,笔迹是模仿的。阿娘不用担心,朕会帮你养老送终,但你持刀胁迫朕的举动,不可饶恕!”

闻言,不等丹青动手,王殷快步冲向围栏,头向下径直跳了下去。

“谢陛下……”

“砰——”宫门前的广场多了一抹鲜艳的飞鸿。

那最后一刻饱含着血泪的呼喊,混杂着风声似乎一直还在广场上空萦绕。

“都给我回来,给我往前冲,攻下宫门者,报请梁王,封赏万户侯!”

寇彦卿声嘶力竭地发号命令,挥舞着宝剑左右劈砍,试图阻拦着溃军。

一听到梁王这两个字,躁动的士卒们忽然安静了下来,残暴的军法让他们胆寒。

朱温规定,“将校有将殁者,所部兵悉斩之”。

凡是交战时,如果一队的队长战死了,这一队的士兵回来后便全部处斩,称之为“跋队斩”。

后来逃亡的士兵太多,除了黥面(在脸上刻字),又规定,凡是一队中有人逃亡不能追回,全队处斩,以便让士兵相互监督。

士卒们被严刑峻法逼迫着,不得已重整队形、拿起刀剑,内心承压着煎熬,一步一挪向前进发。

眼看就要越过李晔射出的那支箭,那是大唐天子为了避免同室操戈,立下的最后的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