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与爱豆妻子的新婚生活 > 第三章 回家

结完账之后,徐贤带着封源尽走出门店。

徐贤出门后带上了口罩,还和封源尽解释了原因,后者也只是淡淡的点头,徐贤考虑了几秒,决定先去附近的购物中心逛一逛,首先买洗漱用品,服装店还开的话也去买两件,总不能让他一直穿身上那套,后面再看看需要什么买什么。

“走吧oppa,别发呆了。”

“恩。”

徐贤拉着封源尽的手往购物的方向走,夜晚的弘大附近比较热闹,都是年轻人的聚集地,酒吧、KTV可以看到不断进出的人群,还有人群在围观路演。

路演以年轻靓丽的女孩子为主,这其中又分为小公司的女团和路人舞者,前者在模仿EXID的路子,通过路拍从而一举成名,不过希望比较渺茫罢了,她们的成功需要很多因素,难以复制。

后者一种是拍视频发布到网上,靠点击量来赚钱的博主,另一种则是发布视频想让娱乐公司看见,从而签约出道。

当然也有热爱跳舞的,空余时间过来表演,到点就会回家,对她们来说只是兴趣。

两人在经过这些时,徐贤跟封源尽介绍,周围环境吵闹,怕他听不见徐贤还凑到他耳边。

靠近封源尽的身体后,徐贤才发现对方的身上并没有其它异味,白天炎热容易出汗,他这套衣服应该没换过才对,怎么还有股淡淡的香味,徐贤想不明白,不过她没问,因为问封源尽这个一无所知的人,也肯定得不到答案,反正这味道她挺喜欢的。

“赶时间,oppa我们走吧。”

看了一会徐贤就拉着封源尽走了,跟那些女孩子没关系,也跟她们穿着比较凉快没关系。

来到了购物中心,徐贤找了一家卖男士服饰的店进去,店员上来介绍,徐贤摆手说不用,然后为封源尽选衣服,没花太多时间,还是黑白配色,只是把黑色的外套换成白色短袖,裤子依旧是黑色,很简单,但是能突显封源尽的气质,寒冷刺骨的冰山,衣服图案太花的话,可能会变成冰冷的草莓味、蓝莓味、红豆味刨冰?徐贤摇摇头把脑海滑稽的画面忘掉。

至于封源尽的想法?他没有想法,徐贤刚开始拿了几件问他,封源尽都是点头,所以徐贤就自己选了,封源尽的观念里是能穿、结实、耐脏就可以。

买了两套换洗的,徐贤便又带着封源尽去买洗漱用品,到超市选和她一样牌子的牙刷,毛巾浴巾也是拿认识的牌子,徐贤低头看向封源尽的脚,觉得家里的备用拖孩,尺寸他应该穿不上,买新的。

一番购物后二人踏上返程,天空中繁星点点,徐贤抬头看向夜空,又看向封源尽的侧脸,突然说道。

“oppa,我今天真的很高兴呢。”

封源尽没有回答,不过徐贤也没在意,轻声哼起一首欢快的歌曲。

在昏黄的路灯下,两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左边小巧的影子在慢慢贴移动,最后与右边的影子交融。

徐贤开着车带封源尽来到租住的公寓,她每年都会搬家,现在徐贤觉得买房也要提上日程。

“怎么在发呆,oppa你快进来。”

徐贤提着东西进门,在玄关脱完鞋发现封源尽在楞着,以为是认生便把新拖鞋拿出来让他换上。

和封源尽说了一声,徐贤就到房间去换衣服,把宽松的家居服拿出来时,看到自己衣柜里挂着的文胸,她突然想到封源尽不会逛到阳台去吧,那边挂着自己的黑紫色蕾丝内衣。

封源尽站在客厅,徐贤家里的家具装饰是属于女孩子的风格,抱枕、玩偶、桌椅等等,连配色也是偏向暖色带点粉红。

封他则是全身黑还背着长布包裹的条状物,黑色跟这里得色彩格格不入。

“怎么还站着?oppa你当成自己家就行。”

换完衣服出来,扎着单马尾的徐贤,见封源尽依旧站着,轻舒一口气,和她进房间之前没有区别,于是走到他面前。

“oppa你背上背的可以看看吗?”

看到封源尽右肩后冒出来得条状物,徐贤依稀记得是一把黑色的刀,那天也没有看清楚,正好现在还有点时间可以看个仔细。

“太重,你拿不动,它名‘无光’。”

听徐贤想看封源尽解开背带,但见她准备伸出手想接,便劝了一句。

“原来叫‘无光’啊,名字还挺好听,不过你可别小瞧我,我还是有点力气的,而且我看oppa你拿起来很轻松,再重能有多重。”

徐贤自信满满,演戏的时候她试过那些刀剑的道具,仿真的她也是可以拿得动的,封源尽的也不是厚重的大刀,虽然记不太清,但是大概模样她还是知道的,是一把薄刃长刀。

“来吧!”

徐贤已经半蹲双手伸出,封源尽没有再劝她,举平将“无光”慢慢放到她手中,小幅度松开。

徐贤在接过的一瞬间,手猛的下落,已经有准备的封源尽,手疾眼快把“无光”拿回来。

此时的徐贤慢慢回过神,接到的时候,那重量让她连说***的机会都没有,幸亏封源尽够快,要不然砸到地上她的手铁定重伤。

“oppa,它有多重?”

“百来斤。”

徐贤觉得肯定不止,估计数字还要高点,封源尽就是背着这么大的重量和她一直逛街,愧疚涌上心头,早知道应该提前问一声的。

“对不起oppa。”

“对我来说不重,不必在意。”

徐贤低下头向封源尽道歉,封源尽的回答告诉她,似乎他已经习惯了,徐贤也稍微放心,想起来这重量对封源尽这种奇人异士应该算小菜一碟。

“不过……oppa没什么特殊情况就不要背着它了,外面这块布也旧了,有空我们去选个新的刀袋?”

“好。”

徐贤让封源尽把“无光”放好,就推他去洗澡,把浴室用品说明了一遍,浴巾递给他,新衣服得洗一遍再穿,这个点也来不及了,就把新衣服给封源尽,让他洗完换上,旧衣服放在外面一会拿去洗。

在封源尽洗的时候,徐贤也把另一间客房铺好,她还没那么快接受两人睡在一起,就算要,也得等明天领完证。

封源尽洗完,徐贤也进浴室洗澡,忙了一天今天要早点休息。

徐贤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看着封源尽支支吾吾半天。

“那oppa……晚安。”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