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不要啊!”

曲冬儿剧烈的惨嚎传遍了整个酒玄峰。

正在李青青屋内与之交谈的李长生猛然一惊,“谁在惨嚎!?”

李青青半躺在沙发上,仰头又灌了一大口酒。

她不以为意道:“应该是曲冬儿的声音,肯定是跟他苏白大师兄闹着玩呢。”

李长生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这声音听起来凄惨至极,你确定只是师兄妹之间闹着玩?

这像是闹着玩的动静吗!?

不过这一声惨嚎之后,就再没有声音了。

连身为他们师傅的李青青都没做声,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转过头他说道:“师妹啊,一个月之后开元大比,你们酒玄峰一定要派人参加啊!”

“不去!”李青青头也没回,直接拒绝。

见她这样,李长生也十分无奈。

本来每次试练塔就是为了决出前十的弟子,前去参加开元大比。

结果偏偏这次试练塔却出了意外!

试炼不仅没有完成,进去的弟子都死了大半。

更是连玲珑锁妖塔都被酒玄峰的苏白收走了。

对于玲珑锁妖塔忍住苏白这件事,李长生也没有什么意见。

毕竟苏白是名正言顺通过传承获得的。

让他在意的是,这次试炼塔没有成功进行下去,也就没法角逐出排名前十弟子。

这次开元大比也就只能靠甄选强力弟子参加了。

而且通过这次试练塔,李长生也知晓了苏白越级击杀王禅的事情,对于苏白的印象大为改观。

以前一直觉得这个小子资质极差,看起来没什么实力。

但如今却又觉得他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这次处置试练塔的事情,有勇有谋,堪当重任。

而且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医术,而且手段高超,堪称妙手回春。

李长生一度甚至觉得这小子肯定是在藏拙!

也顺便想借着开元大比,试探试探苏白的真正实力。

除了苏白,酒玄峰的另一位弟子王梦瑶进步也是神速。

才入峰一个月,便从零修炼突破到了筑基境界!

如此夸张的修炼速度,简直前无古人!

这次过来酒玄峰,李长生就是想劝说李青青让她下令派出苏白和王梦瑶参加一个月之后的开元大比。

李青青拒绝的如此干脆,也在李长生的意料之内。

她这是在忌惮一直潜藏在暗处的黑水玄殿,怕这两位宝贝弟子出山会遭遇不测。

于是他再度说道:“师妹,我知晓你担心弟子的安危,不过这次开元大比可不比往常!”

“那又如何,不去便是不去!”李青青不为所动。

“这次开元大比事关中州圣地名额!而且全程会有圣地高人暗中观测。”

李青青眉头一皱,“此话当真?”

若是中州圣地高人在场,那便根本无惧黑水玄殿了。

李长生肯定道:“千真万确!”

九州大陆共分九大州,而中州便位于九州正中心。

圣地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但凡能进入圣地修行之人,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绝世天才。

而此次开元大比,前三名便能获得进入圣地修行的资格。

天元宗位于中州偏远地区,开元大比乃是汇聚百万里内所有宗门的天骄争锋的一次大比。

每隔数年便会举办一次,地点就在百万里内最大的城池开元城。

所以又称开元大比。

但此次大比,不知为何被圣地所关注,特意赐予了大比前三进入圣地修行的资格。

这一下绝对会让开元城百万里内所有宗门都为之疯狂。

为了争这个三个名额,各大宗门必定会派出最强的年轻弟子前往大比。

这次开元大比的难度也将堪比地狱级难度。

李青青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在听到中州圣地之时她已经明显意动了。

“那好吧,这次我就让苏白和王梦瑶去参加开元大比。”

“不过,这次大会天骄无数,他们俩你也别指望太多。”

李长生点了点头,他也只是想让苏白和王梦瑶去参加大比而已。

至于拿到前三的名字,他也没有抱任何期望。

天元宗落魄至今,在百万里之内都不入流,其他大宗派多不胜数。

在他们手里争锋夺得名次,无异于痴人说梦。

“那就这么说定了,一月后,我将派音潮峰的张吟月护送十位弟子前往开元城。”

李青青开口道:“为何不让我护送?”

李长生白了她一眼,“你什么性子心底没点数吗?恐怕人还没送到,你就喝醉了!”

他又叹了口气,“还有就是如今天元宗就属你境界最高了,留下也是以防黑水玄殿突然动手。”

“好吧,前面的话当我没听见。”

李青青四仰八叉的摊倒下去,抱起酒葫芦又大口的灌着酒。

李长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这位师妹他已经无力吐槽了。

随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酒玄峰。

……

次日清晨。

苏白一脸疲惫的从曲冬儿的方间走了出来。

一晚上的施针,耗尽了他的心神。

曲冬儿在第一根银针扎下之后便昏厥了。

排出极致污秽之物,必定使用克制它的至阳之物。

其中的痛楚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不过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曲冬儿的体质问题总算是得到解决了。

只待她醒来,便能修炼了。

而且还是坐火箭那种修炼速度!

完整的无垢圣体在身,相信只要给曲冬儿几年时间,便能轻松修炼到帝尊之境。

可是即便是如此令世人求之不得的修炼体质,居然也有人舍得将其毁掉。

这背后恐怕也不太简单!

曲冬儿的身世,苏白也曾了解过,就是一位普通的凡人农夫家庭生养的孩子。

但现在想来,恐怕并非如此。

揉了揉有些涨疼的脑袋,苏白不做多想。

事情到底如何,还是让曲冬儿以后自己去探寻真相最好。

回到自己的小木屋,苏白连早饭都没做,便倒头就睡了。

这一觉便从天明睡到了天黑。

没了苏白做饭,酒玄峰直接就炸锅了。

早已被他的厨艺养叼口味的两位大凶兽,一餐没吃上便发狂了。

从早上,咕咕鸡和肉山便一直徘徊在苏白的小木屋前。

吵吵闹闹了半天,却一直没有敢进去打扰。

因为,一道清冷的身影端坐在门前,让两位凶兽不敢逾越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