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穿成农女后我咸鱼了 > 040租宅子

若要租宅子,需得先知道有哪些宅子在出租。

木婉青略想了想,原主的记忆中对此根本没有任何印象,她在镇上认识的人暂时也没有谁的交情好到可以交付这件事,便打算自立更生,自己去找。

虽然不了解具体的章程,但是到底有千百年的阅历在,类似的事情也是经历过的,这点事还难不住她。

她在一间茶馆里买了茶水,之后向小二打听租赁宅子的事情。

茶馆里来往的人多,三教九流都有,故而各类消息也不少,来这里打听最合适不过。而她选的这家茶馆看着很亮堂干净,又临近闹市,比较可靠。

茶馆生意不好,小二也闲得发慌,加之她买了中间档位的茶水,便给她指点了一二。让她去街尾找一个叫赵有的人,他家有不少宅子出租。

她根据小二的指点找到了赵有。

赵有是个长相精明的中年男人,一听她的叙述便连连点头说有这样的地方,要带她去看。

木婉青没有贸然答应,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虽然已修炼有些日子,如今进步也明显,但到底才只有十二岁,到现在对付同龄的丫头小子不成问题,要对付成年人还早得很。

如果这赵有有什么坏心,只怕她就栽了。

但这意思,不好直接说出来。

她沉吟一阵,问道,“在集市周边有我说的那种宅子吗?”

现在还不到正午,集市上人还不少,应该安全些。

而她刚刚给赵有叙述的找宅子的要求是,有院子、高院墙的小宅子,现在又加上了集市周边这一限定条件。

赵有皱起眉头,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时没说话。

木婉青耐心地等待着。

“倒也有一处符合要求的。只是那宅子我刚买来,近来雨水多,漏雨厉害,还未修葺过,暂时恐不能住人。”

赵有慢吞吞地说道,精明的三角眼密切关注着木婉青的反应。

木婉青面容平静,任凭心中思绪万千,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

“能先去看看吗?如果不太严重,便租了。”

赵有点点头,揣着一串钥匙叮铃作响地走在前面带路。

这条街本就靠近集市,走了没多久便到了,赵有举着那一串钥匙比对观察,试了几次,终于把门打开了。

老实说,门还没打开,木婉青心中便认定了这宅子。

一则是这条街和她第一次摆摊卖莲子的那条街相邻,去集市属实方便,人多的时候直接在自己家门口摆摊卖东西都成;二则是这宅子院墙高大,院门看着也结实,完美符合她的要求。

赵有把门打开,走了进去,然后回头说,“进来看看吧。”

木婉青摇了摇头,“不必了。您和我说说这宅子的租金吧,如果价钱合适,我便租下来。”

赵有一愣,连看都不看,这是真心要租宅子吗?

但多年来的经验让他没有说什么,这小姑娘年纪不大,但看着很是稳重,说话条理清晰,不像是在说谎。

这出宅子位置不错,且当初建造的时候是下了大功夫的,往前几年看,一月是少不了八百文钱的。

如今嘛……

他看了眼西厢房房顶塌下去的一角,又看向房檐上缺的七八片瓦,院子里膝盖深的野草,无声地皱了皱眉。

这宅子不好好修葺一番,是租不出去的,但看眼前着小姑娘的意思,即使这般也是要租的?

虽然不太理解,但是赚钱的机会要抓住。一个小姑娘而已,还能在他这老狐狸眼前翻出什么花儿来?

“这宅子是顶好的,若是修葺好了出租,怎么也需七八百文钱一个月。不过,如今这样子,便收你六百文一个月好了。”

木婉青之前询问过茶馆小二在镇上租一处小宅子的价格如何,小二说是从二百文到一两银子都有,主要还是看位置和宅子情况。

这宅子位置倒是不错,但这宅子情况属实不佳。寻常人家租宅子都是为了居住,这宅子显然不符合要求。

而一个不能住的宅子,或者说住不好的宅子,显然价格应当不太高。

眼下赵有给出的价格,就有些高了。

木婉青不曾与人讲过价,如今也少不得试上一试了。

“这租金是否高了些?宅子若要住进去,需得花时间打理下,这便是一笔开支,租金又如此之高,未免……”

赵有眼中精光一闪,心道,有门,她看上这宅子了。

价格他本就给的虚高,便是再降一点也没什么,反正也租不出去。但话确是不能这么说的。

“姑娘且看这地段儿,这院墙,这门,这院子。那里是口水井,那边原是棵海棠,有年头了,可惜不知什么原因枯死了。

这宅子桩桩件件都是好的,姑娘看上这宅子也是有眼光。

宅子的问题呢,我也知道,这样吧,租金便给到姑娘五百文一个月如何?”

木婉青抬头看了眼太阳,光线已经有些刺眼了,这说明时间不早了。

“好。我租一个月。”

一个月,她努力一下应该能赚到买宅子的钱了。

没必要为了一两百文钱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牛车要回村里了,再晚些恐就赶不上了。

在木婉青的要求下,赵有火速办完了各种手续,收了钱,一切就这么办成了。

未来的一个月里,这处宅子便属于她了。

木婉青心中有许多想法,暂时也只得压下,匆匆往牛车处赶,万幸没有迟,甚至有两个人比她还晚,过了两刻钟才来。

结果刚要出发,便有一个打扮得体的妇人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女孩走过来搭话。话里的意思是,让他们把这两个孩子载回木家村的祖父母家,说在镇上吃不饱饭了。

赶牛车的少年原本是拒绝的,毕竟两个孩子一个看着七八岁,一个看着四五岁,都太小。但到底也只是个脸皮薄的少年人,经不住妇人苦苦哀求劝说,松了口。

结果妇人只肯出一个铜钱,说是她两个孩子小,加在一起没有一个大人重,只给一个人的钱就可以。

这下子可算是犯了众怒,原本误了这一会儿没出发,车上的人便有些不悦,又被拉住听这妇人扯了这半天,如今还不肯付全两个铜板的车钱,实在是让人无语。

“你这小娘子也忒会算计了些!瞧瞧你身上那绣着花的棉布裙子,你腕上那银镯子,哎呦,你头上这钗,不会是金的吧!

但凡你有心,卖一样出去,就够养你这两个孩子了的!

搁这哭哭啼啼给谁看,上就上,不上就滚!”

妇人被这一通话气的脸颊发红,当即把两个孩子抱上车,摸出两个铜板塞给赶车少年,扭头就走。

“德性!”

木婉青看着两个穿着麻布衣裳低头缩在角落里的女孩,意外发现,原主认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