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困龙棺 > 第15章:高人还是疯子

“嗯。”我点了点头,表示应答。

随后,白华带着我来到了阵法边上,这个阵法之前张丁香就跟我说过。

我只需要躺在正中央,这张黄色的画面符文的布上,而其他的东西她跟白华都会安排好。

听到摄魂铃响的时候,我就可以闭上眼睛了。

所以,当我看着周遭的符文和层层叠叠缠绕的犹如蛛丝网一般的红线时,并没有过多的畏惧,不过,当我即将踏入中央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句:“白华,你不会骗我,也不会伤害我的对吗?”

“当然。”白华没有说话,反倒是张丁香开口道:“秦棠棠,马上就要子时了,这个时候是修改命格最好的时间,我们可千万不能错过。”

我没有理会张丁香,依旧目光直直的盯着白华。

他微微愣了愣,但旋即还是点头:“是,秦棠棠不管何时何地,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那欺骗呢?”我不甘心的追问道。

白华看了我一眼,扬起一抹微笑:“也不会。”

“好,那我进去了。”

不管答案是不是我想要的,白华都已经给出了,所以我没有再耽搁。

躺好后的我,将右手偷偷的藏在了袖子了,在宽大衣袖和黄布的遮掩下,我手中的黑色符咒被掩盖的很好。

一如我此刻脸上的神色,从容淡定的没有破绽。

“神君,我们可以开始了。”张丁香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白华,轻声提醒道。

同时摄魂铃,已被她握在了手中。

我目光看似,平视前方实则暗中盯着她手中的摄魂铃。

因为应龙告诉我,想要破解他们的阵法,要在摄魂铃晃动的同时,默念咒术以心火将黑色符咒点燃。

如此一来,真正的我就会离开,而假的我会继续留在黄布上掩人耳目。

他们施法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可最终他们没有将真我的命格夺走,自然会受到反噬。

到时候我就可以趁机逃走。

所以此刻,他们是否开始对我来说很重要。

“白华。”见他既没有回应张丁香,也没有动静,我忍不住也喊了声。

心想着他难道察觉出异样了?

还是我哪里露出了把柄?

“棠棠,就算是欺骗,我也是为了你好,相信我。”忽然地,白华开口说道。

所以他现在是良心发现了吗?

我心中冷笑了一声,面上却不显:“嗯,我相信你。”

得了我这话,白华似乎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才回头看了张丁香一眼,“开始吧。”

话音落,张丁香开始晃动手中的摄魂铃,而我立马默念应龙教我的咒术。果然我手中黑色的符咒,如他说的那般竟自动燃烧了起来。

就在我担心突然出现的火焰,会不会被白华发现的时候。

令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他们好似都看不到那燃烧的黑色符咒。我却觉得自己突然身子一轻。

然后自己就站了起来,紧接着我小心翼翼的躲开了层层叠叠的红线和铜铃,走出了阵法外。

而阵法中央躺着的已不再是我,而是一具稻草人。

起初我有些担心,也想过立马就逃走,但最终我还是想留下来看一眼。

至少看看白华和张丁香是不是真如应龙说的那样。

“神君,现在秦棠棠已经进入昏迷状态了,我们可以开始真正的行动了。”张丁香看着白华说道。

而此刻她虽然是张丁香的脸,可身后却拖着一条长长的狐狸尾巴。

同时她的狐狸耳朵也露了出来。

见此我心中一惊,原来应龙说的是真的,她真是狐狸精变的。

白华的真身虽然没有完全显露,但他听到张丁香的话并没有反驳,而是点头:“好,我们现在就将秦棠棠的命格给夺走。”

还有什么比耳听眼见更有说服力的吗?

没有了。

所以当我看见白华伸出手,朝着黄布中央的稻草人而去的时候,我没有再多看他一眼。

而是冷笑了一声,便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了。

只是当我行至门口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张丁香的一声惊呼,从背后传来:“神君,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如应龙说的那般,因为里面躺着的不是真正的我,而受到了反噬。

所以我想也没想,立马夺门而去,生害怕他们会追赶上来。

一路上我都按照应龙的说法,朝南方跑。

我一直跑一直跑,半点都没有停歇也不敢停歇,我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远。

就在我实在跑不动,天也快大亮的时候。

我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四周空旷一片,什么也没有。

就在我以为应龙也把我骗了,不知道到底该找谁去跟我一块救我爹娘的时候。

突然一个老头出现了。

只是……

“妈呀,哪来的疯子啊!”看着眼前这个胡子拉碴,不修边幅,还带着怪笑打量我的老头,我吓了一跳,当即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过当我爬起来后,才想起应龙的话。再看看除了他再无一人的四周,不免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莫非他就是应龙说的可以帮我的人?

“你这命格倒是稀奇得很。”岂料,我还没说话,他却率先开了口。

“我,我就一普普通通的山野女孩,有什么稀奇的,你可不要乱说。”不知他到底是不是,应龙说的能帮我的人是,所以我有心试探道。

老头听到我这话,笑容更甚:“普通?白丧女这种万中无一的命格,还算普通?而且你身上……”

老头又凑近我闻了闻,这才道:“怎么有股子狐狸骚味,和槐树的味道。这两种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他知道,他果然知道!

听到他这话,我立马双眸放光来了精神:“高人,救命啊,你快救救我,也救救我爹娘吧。”

张丁香的真身就是一只狐狸,而白华的真身是槐树。

我刚从他们身边跑出来,自然会沾染到他们的味道。所以这人不但是应龙口中能帮我的人,还是个难得的高人。

竟然可以凭气味就看出他们的真身。

“你这丫头,之前不是还说老头是疯子吗。现在又嚷着让我救人,还要救这么多人,凭什么啊?”老头,有些不高兴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