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兴国幸:罗子安 > 营救海民一

成就大业者,既要心黑又要厚皮。一味的仁慈是邪恶的原始,除恶的杀戮是正义的化身。——兴国幸,马玉川。

几句玩笑话过后,众人还是满心欢喜的,毕竟谁也不希望就这样情况糟糕的回去,给自己以后的雪上加霜。

好马车的速度就是快,屁股还没坐热,几个人就来到了大厅,不过这次和往常的大厅不一样,而是一个装饰优雅,古色古香的小会客厅,窗台外竟是一片优雅的桃林,只可惜的是没有到那桃花盛开的季节。

不过微风一吹,那掺杂空气中的花香与差香侵入鼻中,真叫人全身上下心旷神怡。

王胜哈哈大笑几声,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说道“你们来的正好,这茶刚刚泡好,都尝尝味道如何?”

赵刚心想直言说道“你这撕,到底什么心,昨日让我们滚蛋,今日又请我们喝茶,真当我们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狗吗?”

王胜笑道“这位英雄,昨日不开心的事,就不要提了。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今天我用此茶给你们陪个不是,喝下去就让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赵刚乐道“你这句话听着还算舒服,不过下次记得给我上酒,上最烈的酒。”

“好~爽快!不过还用等什么下次,我这府里最不缺的就是上好的桃花酿,管家把酒提上来。”

这王胜不愧是生意人,厚着脸皮乐个笑脸外加几句的功夫就把昨日之失,简单的一笔勾销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话还是有讲究的。

赵刚接过酒坛,掀开罩子一闻,随记就是一大口美酒,下肚之后拍拍肚皮豪畅的说道“好酒,好酒这果真是好酒,要是在来点炖肉,那就在好不过了。”

刚一说完,管家就派人端上几盘刚出锅的炖肉,美的赵刚光顾的吃,什么也不想了。

而这优雅的会客厅,本是以茶为主,平静心和谈事场所,现在却变成了满屋子的酒气,豪言不讳了。

王胜说道“我这个人没你们想象的复杂,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说好的事情绝不会改变。”

“我也想了想你们所提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们,但我有三个条件,你们每完成一条,我就付出多少去资助你们。”

盛达面带微笑的说“不知外公,说的是那三个条件。”

“这第一条比较简单,你们在刑洲可知道北湾城外有一座大耳山。”

盛达刚想回答,玉川就抢先回答道“略有耳闻!”

虽然众人不知道玉川为何插话,但相信以他的才智肯定是有原因的。

王胜也没有想那么多“既然你们知道,那我第一个条件就是让你们清除大耳山上的所有山贼,首先声明哪里的山贼可不是一般的山贼,尤其是那个头领,曾经我话了两千两去柳州的七星斋找人上门去向他挑战,结果听闻不到十个回合就被斩落于马下,破使那七星斋返还了两倍的价钱给我。”

“而且听闻哪里的地势险峻,路途设伏地点甚多,山中的建立的三个山寨更是稳固了他易守难攻的功势,若想清除他们,没个一两万的兵力,你们是办不到的。”

“所以,你们要好好想想,我这第一个条件,你们到底能不能答应。”

玉川面不改色,镇定自若的说道“那完成的条件呢?”

王胜目光炯炯的注视着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说道“只要你们完成,我每年赠送你们二十万斤粮食,两万两白银。”

“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

此话一出,众人终于明白玉川刚才为何要抢话了,他们都看向正在胡吃海喝的赵刚,这位福将居然歪打正着的为他们轻轻松松的解决了王国亲所说的第一个问题。

王胜看着他们说道“你们都看着他干嘛,我这第一个条件,你们到底能不能办到。”

马继光陪笑道“王国亲,你可知道那大耳山的山贼是何许人也。”

王胜道“怎么那些山贼还有什么大的来头不成。”

“大的来头不敢当,因为那山贼的头领此刻就坐在您的面前,大口的吃肉喝酒。”

王胜抬头一看,这位膀大腰圆的壮汉,在次惊叹道“原来一直让我头疼的强盗就是他。”

“正是。”

“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玉川道“王国亲,那条大耳山新修不久的山路是您所为吧!”

“当然是我,那条路可以让我少走很多弯路,货物通过哪里可节省我至少三天的行程。”

而赵刚被别人一直盯着看,心里也怪不好意思的,虽然他没有招耳听他们所说的事,但他听到了大耳山三字,他咽下嘴里的美食说道“大耳山我熟,说吧!哪里怎么了。”

众人哈哈一乐,马继光劝说道“没事!那里很好,你快吃吧!”

此刻玉川没等王国亲说第二个条件,他就讲话道“王国亲,我想您下一个条件应该跟北湾城有关。”

王胜点点头看着这位聪慧过人的年轻人,心里默许的点了点头,这孩子还算聪明,每件事情他都能料想事先。

“不错,的确是关于北湾城,但你若是能猜的出是什么,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玉川自信的说道“珍珠,北湾城那些被祁妖后掌控打捞珍珠的下海民。”

王胜满意夸赞道“你父亲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一个了不起骄傲,没错我的确想要那些海民,你们能不能办到。”

玉川说道“那您在此之前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说吧!什么要求。”

“我要求您待我等救出那些海民后,您要善待他们,绝不为难他们。”

“哈哈,这你放心,他们可都是摇钱树,我定会把他们当成宝贝一样对待。”

既然如此,那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年轻人,先莫急。你们真的能完成第二个条件吗?在或者说你真的能救出那些海民吗?我对于你们的实力深感怀疑,北湾城,城高十米,固若金汤,城下还有护城河环绕,大大的阻碍了攻城机械的进攻。而且城中有三万铁甲卫兵,战斗力可不是山贼和海盗所能媲美,外加那守城的将军王彪听说具有上将之才,自他守卫北湾城以来,连海盗都闻风丧胆,不光如此北湾城作为刑洲的钱袋子,太守王晓还在北湾城相近的清河镇和白虎关各有预备一万兵马,一旦北湾城有任何变动,他们都会同时出击,抵抗外敌,这样一座攻守兼备的城池,就算是有十万兵马都不敢说能将其拿下,你们又有何本事能从北湾城之中,救出那些重兵看守的捞珠海民。

玉川说道“我有十成的把握,那些商民我一定能救出来。”

此话一出,震惊了当场所有人,就连他的父亲此刻都感到后背发凉,十成!他们想都不敢想,那是一个绝对性的把握啊!

王胜冷笑一声说道“年轻人,你可不要异想天开啊!”

“我绝非异想天开,而是有绝对的把握。”

“愿闻其详,可否告知!”

玉川恭敬的说道“我们攻城目的无非就是去解救对我们有利益的海民。可解救海民可不止有攻城略地这一种方法。”

“首先我们知道北湾城左有清河镇,右有白虎关这一镇一关就相当于北湾城的左右手,他阻挡着来进攻他的所有敌人,若想进北湾城,我们必须要除掉他的左右手或者让这左膀右臂相互之间自掐起来。”

叶鹏说道“清河镇是许卓坐镇,他虽然是一位老将但作战经验丰富,尤其是在海上他老人家的能力是远近闻名的。”

听闻二十年前海盗极其猖獗,刑洲太守派了三四万的海军去扫荡,都没能将海盗们清除南海海域,许多将军也都命丧于此,当时谁都不敢请缨出战,唯有这位许卓许将军站了出来。”

“结果以五千海军就把海盗们逐一剿除,无一例外,从此一战成名。”

尚德道“白虎关的方彭也是一员虎将,此人擅长设伏,他训练的伏兵曾经剿灭过无数山中盗匪,而且此人性情残暴,一人日不杀人,心里就痒痒的难受,是一个变态狠辣的角色,令很多人都不敢与之接近,也同时让很多盗匪都闻之丧胆。”

玉川听了两位将军所言拍手称快道“没错!我们的对手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也都是刑洲出名的悍将,王彪得此二人如同如虎添翼异常强大。”

“不过,在强大的敌人也会有软肋,只要击中他们的要害这对双翼就会让他撕心裂骨的疼痛。”

王胜道“那他们的要害究竟在何处?”

玉川说道“这要害就在清河镇许卓许老将军身上,他与王国亲大同小异,都是晚来得子,而许卓许将军的儿子许博明,在前不久被王彪的儿子王泽给打死了。”

马继光问道“此事我们怎么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是真的,是我们亲眼所见假不了”此刻已经吃饱喝足的赵刚说道。

“那因何而打起,难道他们相互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吗?”

小川道“父亲,这件事情的确是一个意外收获,不过即便不是意外,在我看见赵伯伯在大耳山的山寨时,我就有预谋这一切了。”

“预谋这一切!”马继光惊叹不已。

首先赵伯伯的山寨离北湾城那么近,王彪不可能不知道,之所以一直没有来找赵伯伯的麻烦,是因为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进入打捞珍珠的旺季了,所以他并不想损兵折将的去剿灭什么山贼,毕竟这些山贼并没有触犯他什么利益。”

“他选择先全神贯注的派海民捕捞珍珠,在等捞珍珠的季节一过,在来收拾马伯伯的山寨,这样他就什么不耽误了。”

”可如果真到了那时,赵伯伯在大耳山上就危险了。”

其次在我了解敌人时发现,许卓只有一子极其疼爱,平时爱好就是斗蛐蛐,时常与北湾城王彪之子王泽比赛输赢。

他们比赛可热闹了时常都会有很多人进行堵住与围观,毕竟赢的一方大家都可以挣很多钱。

而在我打听道他们相约的地点与时间时,我便与赵伯伯去看了一下,结果没想到的是,我们在去的路上,两个人因此发生争执,打的不可开交,等我赶到时发现就有人报了官,人一不小心就被打死了。

马继光有些不敢相信道“有这种事?”

玉川说道“这事的确是够巧的,不过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从小就都顽固成性,经常做一些无法无天的事,即便不是巧合,也是跟他们有仇的人干的。”

“许博明我就不说了独生子,家里宠惯了。而这个王泽,可是王彪的大夫人所生,正牌未来北湾城的接班人,如今犯下这么大的一个错误,王彪早就心急火燎了。”

王国亲说道“如此说来,那许卓与王彪现在已经成了死敌了。”

玉川道“虽然这事情但如今已经过了半个月了,可我相信他们之间势必会有一战。”

“好,既然你胸有成竹,我也不多问了,我说过你们每完成一个条件,我就会给你们相应报酬。”

盛达说道“那外公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这战事一触即发,我们越早回去越好,所以就不多留了。”

“也好,就坐我送你们的马车去吧!”

“外孙告辞!”

“等等!”

“外公还有何事?”

王胜一伸手,管家就拿出软猬甲。“我王胜送出去的东西,从来都没有要回来过,这个你就拿走吧!”

盛达此刻满怀激动的泪水,这是外公在认可我吗?他相信这应该是的,不过他强忍着泪水说道“多谢外公。”随后转身眼泪就缓缓的落了下来。

王胜也背对着他们,这么多年了,虽然表面上还有些倔强不认可,但心里对于亲人相认这件事情,王胜还是满心欢喜的。

其他人也都微微一笑,对于今天的事,玉川可谓是立了大功,他们都对这个看似十**岁的年轻人心中感到一些敬佩。

盛达走出门口说道“马伯伯,马玉川既然你们心中有解救海民的办法,那边疆城的五千兵马全权由你们调动,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

马继光马玉川同时说道“多谢,主公。我们定不会让您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