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JZ市巡防局,老人坐在局长办公室,抿了口茶水,疑惑问道。

刚刚得知,那三个寇国矮子昨晚上就鼻青脸肿地来报案了,说是被人袭击了。

三个矮子被打的挺惨,都是瘸着腿来的。

局长拘谨地坐在他面前,解释道:

“根据他们昨晚录的口供,说是在回去的路上被一个人袭击了,对方身手不错,三个人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而且,奇怪的是,他们连对方的模样都没看清。”

“三个人,被一个人袭击了?”

老人手中的茶杯一顿,难以置信。

虽然说是三个小矮子,可还是拥有一定战斗力的,哪有三个人被一个人袭击的?

最离谱的是没看清对方的样貌。

这不扯淡吗?

“他们是这么交代的,不过我们刚刚联系了医院那边,初步判定的结果却是:三人极有可能是被多人围殴,在此期间,三人有可能是被打懵了,所以对当时的情况产生了偏差认知。”

局长解释道。

老人摇头一笑,自喃道:

“这JZ市还真是藏龙卧虎,英雄辈出啊~”

“您说什么?”

局长面色一怔,没听清楚。

老人摆了摆手,含糊了过去。

接着问:

“三人被打的时候,难道就没有监控之类的证据留下来?”

“没有,事故发生的地点刚好处于三无地带。”

“嗯,那就好。”

“!?”

......

离开JZ市之后,苏辰便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庆阳县。

不得不说,这辆宝马车是要比小摩托更舒服,无论是速度还是开车享受,都是极好的。

对于苏辰来说,这四十万的宝马车,也仅仅是个过渡。

有了神级送葬服务,自己的收入飞快提升,可不能拘泥于此。

很快,开车回到店面的街道上。

苏辰发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正格外刺眼的停在了自家店面门口。

豪华级别的跑车,引来不少人的注目。

路过的几个男孩偷偷地看着,也不敢上前。

苏辰没有在意,将车停到路边,下车准备回店里去。

这时

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车门开了,驾驶位的男人,戴着墨镜,穿着一身名牌潮流衣服。

他一下车,就对着苏辰这边打招呼:

“辰子!”

“张达?”

苏辰闻声看去,愣了一下才认出来对方。

前两天还叫自己参加他婚礼来着。

怎么还主动找过来了?

张达笑着走了上来,有些意外地看看苏氏送葬公司的招牌,再看看苏辰,道:

“好久不见了,我寻思着,还是见面跟你说比较好!”

他发现苏辰的模样好像变了一些,说不上来具体哪里变了,但这股气质已经不同寻常了。

原来以为大学时候就是他的颜值巅峰了,没想到如今竟然比之前还帅。

两人之间的关系随着长时间的不联系,难免变得有些生疏。

“你下周结婚的事情?张总亲自打电话,我肯定去啊,你还至于跑过来专门说一下?”

苏辰一笑,说道。

还是跟以前一样地半开玩笑。

婚礼这么大的事情,能去自然不会拒绝,毕竟是喜庆的事情。

话音落下。

张达却是苦笑一声,有些言不由衷:

“哈哈,这个....下周我的婚礼,你就不用去了!”

“嗯?”

苏辰面色微变,以为自己听错了。

前两天还邀请自己去呢,今天特意过来见一面,结果说不用去了?

当下疑惑问:

“怎么了,你那边出什么事情了?”

“这边没出什么事情。”

张达有些愧疚,接着说道:

“我原本是真心想邀请你来参加我婚礼的,毕竟我们兄弟一场是吧,珍珍当时也答应了,可不知道她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你是做这个殡葬服务的,说是不吉利......不想让你去,我也是没办法了,这不,决定当面来跟你说下,你不会介意吧?”

说完,他看向苏辰。

后者面色没有什么波动,淡淡一笑:

“没事,可以理解。既然这样,那祝你们幸福!”

“对不住了兄弟,还是你好,理解我!”

张达立刻一笑,有些歉意地说道。

说着,瞥了眼路边的宝马车,试探问:

“看你最近混的不错啊,宝马车都开上了,这车租一天多少钱啊?”

“不知道”

苏辰看了眼自己的宝马,还真不知道租一天能有多少钱。

见状,

张达意味深长的一笑:

“呵呵,见外了不是,在我面前还装什么?以后要是想开车可以找我啊,我那边宝马奔驰都有车,你要是想开,打个电话我就给你送过来!”

“今天我还有事,咱们有机会见面了下次再聊!”

说着,风风火火地开着他的法拉利走了。

看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苏辰脸上的最后一丝笑容随之消散,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他能看出来,张达在说谎。

钱这玩意,似乎还真是个照妖镜。

对此,苏辰没有太在乎这件事情,转身回店里去了。

刚结束了乔老先生这边的事情,还需要整理一番他的资料,收录档案。

还有任务的奖励等待着自己领取。

...

离开苏氏送葬公司之后,张达开着法拉利停在了一处街边。

打通了一个电话:

“喂,宝贝,我那朋友临时有事,来不了了。那个李老板,你放心请过来吧!”

“对对对,开送葬服务的,没想到他还挺忙的,连我们的婚礼都顾不上。”

“你放心,他肯定不会来了,反正,我们婚礼上出现的都是社会的名流,他来了也会感到拘束,毕竟不是一个阶级的,对吧?”

“诶,好,就这样啊!”

挂断电话,张达终于是松了口气。

昨天婚礼的邀请名单他看了一眼,被惊到了。

珍珍要在婚礼上请到的嘉宾都是社会名流人士,虽然她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也不在意作为自己朋友——苏辰的身份,可张达知道,如果在婚礼上丢了脸,那以后就很难爬进人家的圈子了。

且先不说苏辰这公司如何,就算是赚了点钱,终究还是没法跟那些豪门世家,以及名流人士相比的。

如果自己把苏辰请过去,双方邀请的嘉宾一对比,那自己可就丢人丢大方了。

虽然对苏辰有些于心不忍,有些愧疚。

可若是能够让自己爬到那种层次的圈子里,这点愧疚又算什么?

大不了,到时候给他点钱,安慰安慰便是了。

坚定自己的信念之后,他再度发动法拉利,扬长而去

....

苏氏送葬公司。

整理好所有资料之后,苏辰没能等来奖励的提示,反而等来了一则特殊的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