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叔叔的对田冲的教育理论就是:自己控制不了就借人控制,与其压制成长,不如健康的主动引导!

不得不承认,姜,确实是老的辣!用一盘棋轻松说明白了本应尴尬无比的话题!同时又一次解放了我的思想,让我豁然开朗,明白了很多事情。田叔叔的确是在对田冲进行他认为的健康引导,对于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问叔叔为什么挑中了我?田叔叔说我最合适,是性格合适,性别也合适,说我是一个纯粹的人,我一个人就可以让田冲体会很多感受,还说很羡慕我,说田冲心疼我比他还多,白疼了这个女儿。可是我知道他没有白疼,田冲对田叔叔很在乎,只是只有我知道。田冲不让我说。

我后来又问叔叔什么时候决定了是我,纯粹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他没有一丝不耐烦,他说,开学前就私下了解过我,然后才安排田冲与我同桌!我隐隐有了被窥探的不舒服,可是再想想,我也就很容易的理解叔叔了!他说纯粹的人就是最真实的人,看得清,看得懂!这句话被我理解为没心机,二傻子名副其实!

总之,他认为我就是那个可以放心放在他前面的人!

我们又一连杀了三盘,我告诉叔叔不要让我,输……输……赢!想战胜他必须要提升到和他一样的境界,技术穷尽时,比的更多的是耐心和布局!这就是人生!

三盘过后,我和叔叔已是相谈甚欢,不得不说,叔叔的语言引导能力真不是盖的!

我们俩这状态就像父子,在等儿媳妇外出回家。

“呦,你俩这状态不错呀。”表哥和田冲回来了,表哥走在前面,见到我和叔叔说说笑笑,有点意外。

“小亮,你们怎么这么久?”田叔叔问。

表哥刚要开口,田冲就一脸苦相的说:“别提了,你不是知道他手机关机了么?我去他寝室,他不在,说他去了杜秋叶那里,然后我去杜秋叶那里找他,又说和表哥去操场约会了,我最后在操场才找到他们,人家还在开心的谈恋爱呢!”

表哥听着这话忍不住了,开口说:“什么约会?什么约会?我那是在干正事!”

“杜秋叶?既然你们一起为什么不一起过来?我们的小亮也要开窍了!开窍了好,体会爱感受,会让你受益良多,多点阅历是好事,别影响学习,你马上就要高考了!”田叔叔笑说。

“二姨夫,真不是你想得那样。”表哥继续解释,可是田冲却不依不饶,:“什么不是,你们不知道,我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拉着手相互对望,那样子。别提多恩爱!哼,还不是?”

我们都一脸坏笑的看着表哥。表哥脸一红,然后愤愤不平的说:“小田冲,我饶不了你!”说这话就做出要打田冲的样子。

田冲身手多敏捷,怎么可能被他追到,几个健步纵身一跃就跳到我身边,说:“想打我,从他尸体上踩过来咯咯咯……二傻子,咯咯咯……你来说”田冲也感觉到了这句话从她自己嘴里说出来确实好好笑,然后逼着我学。

我没办法,我对田冲没有免疫力,再说我现在心情很好,完全没有一点紧张,自然的说:“嗯,是,是,踩我尸体过去”田冲显然很受用,一脸骄傲的看着哥哥。

“小光,你行,男人的耻辱!你还有脸护着她,我今天做这些是谁弄出来的?不都是你给我出的条件么?好么,我今天刚刚觉得基本成功了,就被这死丫头给搅和了!还说我约会!”表哥此时义愤填膺,说话像爆豆。

“我?啊!…………是我是我”我这几天过的太幸福了,都忘记和表哥的约定了。然后又对着田冲和田叔叔说:“是我是我!我让她去的。”

“是你?为什么?”田中不理解的问我。

“就是他,我还真是看走眼了!一肚子坏水,非说给我提什么条件,让我给杜秋叶写情书!”表哥像个小孩子告状一样。我对这对兄妹真是无语了!

“表哥,我看你这样是不想让我帮你了?”我一脸威胁的看着表哥,也参与到了他们的斗嘴之中,既然躲不过,那就享受吧。真的比斗嘴,你俩还未必行!果然,一句轻飘飘的威胁就直接让表哥歇菜。

“嘿嘿,哪能呢?小光,表哥错了,表哥刚才说话忘记带脑子了!”真是没想到表哥还有这么顽皮的一面!这帅气的相貌,魁梧的身材,配上一脸谄媚的情绪,哎,好不协调。

“你们在说什么?小光帮你,他能帮你什么?”田叔叔陪着我们干笑了好一阵,搞得自己一头雾水,忍不住了问。

于是,表哥把我和他的约定和田叔叔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田叔叔慈祥的笑了笑,问我:“这神仙的戏法我可以看看么?”田冲也在我身边起哄说:“我也要看,我也要看!”我被她们这么一期待开始感觉心虚了,俗话说得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不过我对我的办法确实有一定的信心。

我转头对田叔叔说:“叔叔,没有那么神,我只是了解过高考的卷子,我也了解了表哥薄弱的地方,我认为只是对症下药而已。”然后又表哥说“表哥,方法可以给你,我让你做的条件……”

“我做到了,我妹妹可以作证!都被她看到了,她刚才不是告诉你们么?两篇论文,;论女子地位和论男人在家庭中的责任!对吧?”表哥熟练的核对了一遍,我很满意。

“不过,表哥,我想加一个条件,毕竟这样的机会可能我只有这一次……放心,不会太为难你!”我笑了笑说。

“就知道,跟着我妹妹学不到什么好!说!”表哥特别无语但又特别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