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谨看着田甜,语气分外郑重地说:“田甜姑娘,你对我儿子的救命之恩,我谢谨记在心里一辈子。只要你不做犯法之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绝不推辞。”

说着,她就要向田甜下跪谢恩。

田甜哪肯受她跪拜,连忙阻止她,并说:“谢警官要谢就谢自己,不必谢我。是你自己秉公执法、行善积德,才会惠及家人。”

谢谨知道这是田甜的谦虚之词,她当下不再多说什么,心里却真的将这份恩情记了一辈子。

日后,她在执法的时候,一直谨记着田甜今日的“秉公执法、行善积德”八个字。

她不肯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能帮到的人她都会帮上一把。

谢谨因为情绪比较激动些,也就忘了跟田甜说赏金的事。

于是,最为年长的那个警官跟田甜说:“田姑娘,老百姓提供毒贩线索,都能得到一笔赏金。今夜,你直接擒获三名毒贩,这份功劳不小,赏金也很可观。”

闻言,谢谨偷偷抹去眼角的泪水,跟田甜说:“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我们不会对外透露你的任何信息。至于赏金,你要现金或者汇款转账,我都可以替你办理妥当。”

三个毒贩的嘴巴都被田甜封住,田甜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里都是怒火。

田甜哪里会怕他们的怒火,只是看着他们冷笑道:“擒拿这种人渣,于我而言算是做了一桩大好事。赏金我就不要了,你替我捐给真正有需要的人吧。”

谢谨从田甜的眼睛里看出她说的是真心话,可她还是跟田甜确认了一遍,“田甜姑娘,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这笔赏金可有上百万啊!”

田甜点点头,“我确定。我一个人需要花钱的地方不多,不如让这笔钱花在真正困难的人身上。”

田甜的这些话,让在场的三个警官再次对她刮目相看。

彼时,他们的眼神分明在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此女的胸襟气度非常人也!

分别的时候,谢谨问田甜,“你自己有没有哪里受伤?”

田甜笑着说:“我很好,什么事都没有,你不必担心。”

两个男警官一上车就开始讨论田甜。

二十七八岁的那个说:“这个姑娘到底什么来历,看她也就二十三四岁左右的年纪,既有本事、胆量,又心怀苍生。”

年长的那个一本正经地说:“你们说,她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修真者?”

闻言,谢谨的视线从儿子的身上移开,望向已经看不到的那个人,心想“她会是修真者吗?”

年轻的那个男警官则张大了嘴巴,“不会吧,她要真是修真者,那我们刚才不是亏大了?”

“亏大了?”谢谨不明白。

年轻的男警官说:“我活了二十八个年头,只听说过修真者的故事,却从没见过真人真事。那姑娘要真是修真者,指不定多少岁数了,我们不应该跟她拜师,或者向她讨教一些修真秘术。”

谢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