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炮灰姐姐是大佬 > 第二十七章 宠妃妹妹27

“胡言乱语。”

就在整个大殿一片安静,只有青思的声音回荡之时,婉婉和建平帝同时出声打破了这片沉默。

“别以为我出身低微就不读书不知史,历朝历代的史书中哪个没有妖妃的记载,只要国朝有灾有难的,便把缘头推到女人身上,当代文人,后世文人不思精忠报国,反倒一门心思的往女人身上栽赃,那些文人的通病,左大姑娘倒也学了个彻底。”

婉婉看着柔弱,可素来也是能言善辩。

她几句话就把青思和左相都讽刺了个彻底。

左相是文人代表,婉婉这话无疑是在说左相要加害于她,他不敢站出来,让一个姑娘家家的打先锋。

建平帝指着青思痛斥:“朕知你是为你妹妹鸣不平,可也不能如此胡言乱语……”

青思听的倒是笑了:“看吧,我说实话都没人信,也罢,今儿就让大伙长长见识吧。”

“姐姐小心。”青柠很担心青思,不由的出口提醒了一句。

青思没有看青柠,她目视婉婉:“婉贵妃和陛下认识约摸有两年多了吧。”

这话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婉婉没答言。

青思自顾自道:“我犹记得两年多前后宫中还有皇子皇女出身,只是生出来身体虚弱,没有成人罢了,可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后宫中无一人怀孕,哦,婉贵妃除外,难道大家就不觉得奇怪吗?怎么两年多的时间里后宫佳丽三千,偏她一人能孕育龙子。”

建平帝急道:“自然是朕疼宠于她,也是婉婉有福。”

“呵,可不是有福么。”

青思笑着道:“一个妖精竟然怀上了人类的孩子,这福气可真大。”

“胡说,胡说。”婉婉急了:“本宫哪里是妖精?”

齐渊皱眉,他走过去问青思:“大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左相也替青思担忧。

妖精这类的话可不是胡乱说的。

什么神鬼怪力之说在本朝不兴,说的多了,要被人指责,恐留下坏名声,再者,青思这样难保齐渊会对她有什么意见。

青思一派轻松:“主公,您见过妖精吗?”

齐渊摇头。

青思忽然间出手。

她右手一扬,扬起一把粉末,那粉末瞬间就落在了婉婉身上。

“今儿咱们看看大变妖精。”

青思话音刚落,婉婉就尖叫起来。

建平帝吓了一大跳。

他想要去扶婉婉,可他身边有御林军控制着他,他干着急却不能动弹。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左家,朕记住了,左青思,朕必让你不得好死。”

青思挑了挑眉:“我且等着。”

婉婉这个时候已经疼的在地上打滚。

她肚子早就显了怀,这个时候已经挺大的,使得她整个人有点球状的架势,而她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时候更像一颗球。

不知道怎么的,青柠见了这一幕只觉得心中舒爽,又觉得有几分可笑。

“大姑娘,你刚才……”

齐渊眉间紧皱,他有些不是很明白青思干嘛非要搞出这一幕来。

毕竟他们已经控制了建平帝,这个时候就该让建平帝赶紧写禅位诏书才是。

齐渊的话还没问话,整个大殿上犹如油锅沸腾一般,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文武百官连声惊呼,有胆小的直叫救命。

甚至连建平帝都吓的缩成一团,指着地上道:“这是,这是什么东西?”

地上原本在打滚的婉婉这个时候已经不滚了,可她也已经不成人形了。

她整个人都变了,脸变了,下巴尖尖,鼻子显的很长,头上长了一对触角,而她身后则生出双翅来。

这翅膀不像是鸟类的翅膀,反倒像是某种昆虫的翅膀。

“妖精,妖精。”

好些文臣吓的互相抱团取暖。

那些武将也连连后退。

赵国舅胆大,抽出佩剑上前。

齐渊这边也有几个武将拿着武器过去,另有人拿着武器护持住了齐渊和青思。

青思摆手:“你们保护主公便是,不用管我。”

她踱步上前:“我说了,婉贵妃是妖精,你们偏不信,看吧,现在现了原形。”

“不,不会的,不是这样,不会……”

建平帝有点接受不能,一个劲的嚷着,他又惊又吓又不信,整个人已经有些恍忽了。

青悠早就已经看傻了。

他在一片绿地上跳来跳去:“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啊?婉婉不是妖精,怎么会……”

青思一心二用,一边给朝臣和齐渊解释,一边和青悠说话。

她对大殿上众人道:“我自幼多病,并非身体虚弱,而是幼时通玄的缘故,在病中,我习了道术玄术,前段时间我进宫探望妹妹,曾见过婉贵妃,当时便觉得她有些异常,后又想办法取得了她一些东西,施法探查得知她并非人族,而是妖物,众位观她形状,我不说便也知道,这是一只蛾子精。”

蛾子精?

大殿中又是一片惊乱。

听说过蛇精、狐狸精还有各种花精树精的,这蛾子精还真是头一回见。

但看看婉婉的样子,别说,还真像一只蛾子成了精。

“这只蛾子精化身为人,就是想要祸乱我朝的,她想的倒好,想着生下太子,将来继承皇位,整个夏国便是蛾子的天下了,到时候,她召来许多小妖,将夏朝的人族或奴役或吃干抹净,而整个夏国便是妖精的天下了。”

青思这话说出来,登时满殿中人怒视婉婉。

“此贼其心可诛。”

婉婉则痛苦的嚎叫了一声:“不是,我是人,我不是……你为什么把我变成这样……”

可这个时候,谁还会听她说话。

大家伙都看着青思。

青思则抬头看向御座之上的建平帝。

“可是,陛下后宫佳丽那么多,彼时又十分宠信我妹妹,婉贵妃也不能保证别的宫妃会不会生下龙子,若是宫中皇子多了,最后谁能继承皇位,那可就说不定了,为了一劳永逸,也为了实现妖族野心,她干脆从根上解决。”

“怎么解决?”

齐渊越听越着急,忍不住做了捧哏,替众人问了一句。

“自然是给陛下吃了妖丹,如此,陛下便也和妖精差不多,物种不同,他和人族是生不出孩子的,想要皇子,就只能和婉贵妃生。”

“滋……”

大殿之上抽气声不断。

大伙都被婉贵妃的毒辣和这些计策给震惊到了。

谁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事情。

谁也没想到后宫两年多没有皇子皇女出生是因为陛下吃了妖丹,吃了妖丹的陛下还是人吗?

齐渊这个时候终于明白青思要干什么了。

青思是要让他名正言顺的登上皇位。

他们现在虽然已经控制了建平帝,可是名不正言不顺,就算登基,也是有污点的,也会被人所不齿。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如果建平帝已经是妖物了,他就不适合管理整个国家,他必须退位让贤。

他没有子嗣,和他关系血缘最近的就是齐渊了。

这个时候,文武百官,不管是哪个派系的,都会迫不及待的想让齐渊登基,天下臣民都会真心拥戴齐渊。

以后史书上也只会记载齐渊挽天下于倾覆之中,至于骂名……那自然是齐温的。

青思这是好计谋,好算计啊。

“朕怎么会?”

打死建平帝他都不会承认他是妖精的。

青思笑了:“难道您想现原形。”

这一句话就把建平帝吓的脸色惨白。

青思环视四周:“诸位有出身农家的,很多事情不用我说应该也清楚,比如说猫狗是不会有后代的,不同物种几乎不可能生育后代,哦,这位说了,骡子便是杂交的,是,这个我们得承认,但是,骡子有后么?无后,这是因为杂交的缘故。”

很多人都开始点头。

青思说的其实是常识,她一说,很多人就都想明白了。

青思继续道:“陛下的情况也是如此,他既然已经变成了蛾子精,又怎么会和人族生儿育女呢,除了婉贵妃或者别的蛾子精愿意给他生育,他几乎不可能有后。”

建平帝已经浑身发抖。

可他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毕竟婉婉的样子摆在那里,而婉婉确实怀了孩子。

照青思刚才话里的意思,建平帝必是妖精。

如果建平帝是人,那婉婉怀的孩子是哪个的?

只要肯定婉婉怀的是皇子,那么,建平帝便不是人。

大伙也都听的清楚,想的清楚,好些人都是面色沉凝。

尤其是宗室中人。

安王坐不住了。

他站起来问青思:“小姑娘,你……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你敢向本王保证?”

青思举手:“我今日所言句句是实,绝无半点虚言,若有半分不实……”

“本王信。”

安王没等青思发完誓便打断了她的话。

而青悠还在问青思:“婉婉是虫族是不是?”

“是。”青思很肯定的对青悠说。

“姐姐是怎么知道的?”青悠更加不解。

青思笑着解释:“从拿到剧情的时候我就已经怀疑了。

毕竟整本书中只有婉婉生下过皇子,后宫别的女人那都是摆设,而建平帝也没有替婉婉守身如玉,那为什么别的女人就生不了孩子?

可别跟我说什么婉婉运气好,也别说什么女主光环,我不信这个,在我这里,万事都要有科学依据。

当时我就在考虑,这是什么原理。”

“就是您所说的生殖隔离?”青悠也想到了一点。

“嗯。”青思承认:“最为简单的原理就是这个,而其实很多复杂的事情,只要你想通了,都是非常简单的,那所谓的只能和一个人生子的生子丹,其实就是在改变一个人的基因,我想明白了,就想验证一番,于是,通过青柠拿到了婉婉的血液,在实验室,我确定婉婉带了虫族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