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到下午两点多就结束了。

统计后,他们一场销售活动,一共卖出去一千多条裤子。

剩下的三千多条,白展计划借着这股势头,找一些服装店合作卖,可能比现在回少赚一些,但胜在省心——这些姑娘们都是厂里的女工,让她们加工衣服可以,持续抛头露面卖衣服,不是回事儿。

白展带着姑娘们回到厂里,立刻组织着李多多和韩玥,把账目整理了一下,然后把姑娘们的工资都发了。

但他并没有太多和这些姑娘们说发工资的细节——对这些姑娘们来说,“白主任”和计财处,都代表着厂子,她们赚的,也是厂子的工资。

这里面的弯弯绕,对于车间的女工们来说,还是太复杂了。

于是就发生了之前那一幕:一群姑娘们,跑去计财处感谢厂里,还有感谢温主任。

……

“下一个,侯晓琳!”听到李多多喊自己的名字,娃娃脸的姑娘走上前去,从对方手里接过信封。

她紧紧握着信封,眼睛有点微微发红。

终于,发工资了。

想到自己和奶奶很快就有生活费了,侯晓琳心里有些激动。

但她随即想到,自己母亲限定自己尽快准备好钱,她心里又有点愁苦。

母亲多半会一分不留地把钱全都拿走,那她和奶奶……

家里已经很久没进账了,她现在过日子的钱,都是之前问车间姐妹们借的。

而奶奶身体不好,抓药也得花钱……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侯晓琳捏着装钱的信封,低着头一步步踱回自己缝纫机前。

她拿起自己包包,想把信封塞进去。

这一拉包,她楞了一下。

她的包里,另外还有两个信封,上面都写着她的名字。

她一打开,里面都是钱。

和她的工资,厚度差不多。

侯晓琳愣住了。

……

侯晓琳在车间里到处询问这件事,想知道那两个信封是哪里来的。

所有女工都说没看到。

在侯晓琳看不到的地方,有两个女工低声窃窃私语。

“你看到是谁给晓琳塞的信封了吗?”

“我看到多多姐过去了一趟……要说能干出这种事的,也就只有多多姐了吧?”

“也是……那你看到另外一个信封是谁塞的了吗?”

“没有……总不可能是白主任放的吧?”

“哈!”这个女工笑了一声,她抬起头的时候,刚好看到白展一个人朝车间外走去,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莫非……”

……

因为要记账、算账,还要做一下接下来的工作计划,白展在厂里忙完,回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一进楼道,白展就闻到一股食物香气。

推门进屋,他发现这股香气是从自己家传出来的。

父亲老白围着围裙,笑呵呵地从厨房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很大的饭勺子。

“儿咂?回来啦?你稍等一下,爸爸再做一个菜,咱就开饭!你先把我藏柜子里那瓶老汾酒拿出来,打开!”

白展照做了。

他把酒打开,放在饭桌上。

饭桌上,满满一桌菜。

肉的素的都有,酱牛肉,酱猪蹄,炖排骨,还有一条鱼……

老白端着一盘蒜苔炒肉丝,哼着小曲从厨房出来。

他打开酒,先给白展到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乐呵呵道:“咱爷俩儿,今儿喝两杯!”

白展看着父亲:“啥事啊,您这么高兴?”

“今儿,厂里来人了。”老白给儿子夹了几筷子菜,又把一粒花生米扔嘴里,眯着眼举起酒杯,“是你们车间的那些小丫头……来碰一个。”

爷俩碰了一下杯,老白一口把酒闷进肚里,他脸猛然红了一些。

“你猜那些姑娘说什么?”

估计是感谢的话吧……

白展已经猜到那些姑娘说什么了。

他笑了笑,给父亲夹了一块鱼:“我猜不到,您说吧。”

“他们是来谢谢你小子的!”老白声音高了几度,“儿子,长脸啊!真的长脸!”

老白没和儿子碰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他话多了一些:“儿子,哪怕你老爸我自己当先进工作者,当劳模,在省里领导面前,在全厂职工面前汇报工作的时候,我也没觉得这么长脸过!”

白展冲着父亲笑了笑:“我这些日子想通了一些事情,以后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了。”

不过……恐怕也不会一直守着这个车间主任的位置……我还是想去当服装设计师……

白展心里这些话,没有和父亲说,他只是静静地微笑着,陪父亲喝酒。

老白一边喝,一边絮絮叨叨着。

许久,他红着脸问白展:“小展,老爸问你,下一步你有什么计划?”

“下一步?”白展一愣。

“对,下一步。”老白看着白展,“你应该很清楚,不管是你们车间,还是咱们厂,都不可能完全靠这么一条肥又丑翻盘的——再说那裤子才几千条库存,根本不够卖。”

“您说到点儿上了。”白展点点头,神色严肃了一些,“我也正在想,下一步怎么办比较合适。”

“老爸有个思路,供你参考。”老白喝了酒,说话的时候,“车间主任腔”都出来了,“你可以和厂里谈个合作,让其他车间继续生产肥又丑,你们两个车间负责修改成成品,然后拿出去卖。”

“您说的是个好办法”白展点点头,又接着摇了摇头,“但我不准备用这个办法。”

老白一皱眉:“小展,这裤子既然这么受欢迎,那你就应该趁热打铁,多造一些去卖才对啊。你是不知道,咱厂这么多年,也没遇到过几条在市场上大受好评的产品……”

可想而知,厂子这些年有多惨了……

白展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冲着父亲微笑道:“爸,我不是说您的方案不好,是我有更好的办法。”

老白看着白展,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白展笑了一下:“既然厂里的肥又丑,改良后可以卖这么好,那我直接按照这种风格,从零开始,完整设计一款,岂不是回避这个卖的更好吗?”

老白吃了一惊:“你已经有想法了?”

白展点点头,笑道:“没错,我已经有想法了……”

“我型我酷的第二款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