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明眸 > 第13章 来自师傅的维护

“小友其实这也不怪我们,要怪只能怪你秘密实在是太多了!”

阚钱祥摇了摇头,但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少。

此刻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一幕,所有人虽然不知道缘由,但是清楚搜魂这种禁术的存在。

被施展者非死即痴,所以不到万一绝对不会用这等禁术!

远处的于阑和盼烟此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俩距离太远根本保不下星宇!

现在唯一能救下星宇的只有一人!

此刻会场中所有人都在看着,甚至其中一道倩影居然在替星宇祈福,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山圣女白雪。

双手合十放于胸前,紧闭双目,虔诚的替星宇祈福:“您一定会没事的!”

至于此刻星宇还是莫名的感受到愤怒,原本认为堂堂四大学院至高无上,让人顶礼朝拜。

今日一见不过尔尔,不过是空有其名而已!

星宇那灰白的眼睛诉说着愤怒,仇恨之中还有一丝不甘!

“我若活着,尔等不会有来日。”

众人听闻眼神微眯,差异了片刻,星宇这句话让他们好熟悉,让他们在某一个人的身上也听过!

就连神态也是一般无二,众人随后便有了打算。

此子不能留!

只见阚钱祥这时没有在笑,无比严肃的说这:“不会有这一天了!”

说着天瞳之力开启,大喝一声:“搜魂!”

星宇此刻也是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不甘吗?

的确有,更多的是恨,只奈自己实力不强大,如果........

此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斥力从阚钱祥的手上传来,搜魂被迫停止!

“是谁!”

几位院长此刻也是赫然无比,如此正大光明,一点没有将几大学院的人放在眼力。

随后的便是因为触犯禁忌而感到愤怒。

“哪位高人不妨出来一见!”

话音刚落,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忽然出现在了众人的身前,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一出现连忙就靠近星宇,将他扶起,而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于阑和盼烟。

至于那个仙风道骨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星宇便宜的师傅!“道空!”

直视着四人淡漠开口:“是谁欺负我关门弟子?”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人竟然是道空的弟子,一切果然都变得有意思了起来。

几人对视一眼,终究看向大长老周天的身上,意思你家的事你来管!

只见周天颇有威严的站了出来,毫不客气的说:“你的关门弟子,现在涉嫌一项机密,我们要探查!”

“王子犯法还要与庶民同罪,把你弟子交出来,别让别人看了笑话。”

至于道空一听顿时忍不下去了,无比文明的词汇顺着嘴说出。

“你家探查是用搜魂的,我还说你偷我百件灵器,我要搜魂你呢!”

“你怎么不过来,给我搜一下。”

说着道空就要撸起袖子就要搜魂周天,一点同院的情分都不讲。

不过用道空的话来说,他们二人本来就没有什么情分。

周天听到了也明显不想理这个疯子,甩了甩袖子冷哼一句:“无理取闹”

随后后退一步不在理会这个疯子。

阚钱祥见了脸色有些不好看,拱了拱手:“道空长老这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降心居士的升云梯确实是这小子弄坏的,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加上这小子说谎,实在让大家不得已而为之。”

只见此刻道空,像极了街旁耍无赖的混混,瞥了一眼阚钱祥质问道。

“小胖子,你管我叫什么?”

说到这阚钱祥一下就像吃了翔一样难受,不过还是躬身压着牙说着。

“道空叔叔!”

“哎,这才对嘛!”

“我和你爸爸是至交好友,你这个当儿子的一点教养都不讲。”

“好了好了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道空挥了挥手直接就把阚钱祥给打发了。

无奈按照辈分来说,这位的确是他的叔叔,看了一眼降心居士,好像再说自求多福吧,我不行了。

降心居士刚想站出来说话,只见道空先发制人。

“你个老尼姑,这么老了 还出来逛,这灵器比你岁数还大。”

“还一天到晚的拿出来卖弄,我就说过迟早会碎,今日就是碰巧在我徒弟身上碎了,帮你解决了这个麻烦。”

“也不用谢我们,那个千百万清灵币报答一下就行。”

说着道空居然极其不要脸的,伸出手向像降心居士要钱,搞的对方都凌乱了。

至于风阁学府的战无双刚上前一步,就被道空一巴掌扇飞,此刻二者差距一清二楚。

“没我强,就一边玩去,别当出头鸟。”

道空说着又是不留痕迹的,把战无双给调侃了一下。

众人泪崩,无他,因为此刻四人此刻全部败下阵来,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真的是很丢面子的。

尤其刚刚道空出手,他们这才发现道空竟然隐藏了,竟然是明阴巅峰,就差临门一脚就可以突破太伏境界!

在座的可都是明阴中期左右,跟他一比完全就是碾压啊。

此刻见所有人都说不过,道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向星宇的方向。

宠溺的揉了揉星宇的头。

“你做的很好,我答应了你父亲,我会好好保护你的,我说到做到。”

感受这位便宜师傅给自己的安全感,星宇从心底感受浓浓的温暖。

这是他这么多年,除了在父亲身上感受过,如今又在另一个人的身上感受到。

而这边星宇还没有来得及感动,另一边又出现异变。

阚钱祥带头,所有人往前踏出一步,各自身上溢散明阴中期的气息。

“道空叔叔,即使你明阴巅峰也承受不住四位明阴中期的围攻吧!”

“交出他吧,别让大家难看,还有……不要让悲剧重演。”

“这一幕太像了不是吗?”

道空此刻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生出围攻的心思。

听阚钱祥一说,这一幕的确很熟悉,上次这个还是自己,不过这次保护的人却变了。

说着道空还是宠溺的摸着星宇的头,后者有些不明所以。

转头看向面前的这些人,叹了一口气:“现在说这么多有意义吗?”

“这个孩子你们动不起,我必护他!”

说完道空将星宇留给了盼烟他们,自己此刻一人独战四位院长。

“道空你何必呢,大家到最后只会伤了合气罢了,只是一个关门弟子收的不久。”

“交出来吧!”

道空此刻并不多言,手一翻长剑已经出现在自己手中,眼再睁开紫渊似的能量开始溢散。

“各位出手吧!”

战无双一脚踏出,长枪已经出现在了自己手中,枪尖直指道空咽喉。

“晚辈求战!”

战无双本就是一个战斗疯子,对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早已经期待已久哪能放过?

降心见此同样一把长剑握在手中,不言而喻!

阚钱祥见此也是叹了一口气,土金色双眸亮起,身后凭空数件法宝,这就是他的道,多宝之道。

“晚辈阚钱祥领会道空叔叔眸典第五百七十一种,紫幽!”

道空点点头,毫不在意,剑指四方轻声道了一句:“好说。”

此刻大战一触即发,转眼之间,就变成四位院长的级别的战斗,让众人说不清道不明。

五人迅速升空没入云层,让人看不清虚实,只能在天边听到巨大的轰隆声。

一入云端,道空率先发起进攻,一手长剑被他使得出神入化,而挡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

正是战力最强的风阁学府战无双,一生以征战出名。

这是长剑与长枪的对决,然而轰的一声,战无双依旧不敌,被道空斩了一剑到飞出去。

正想补刀,一件飞轮似的灵器挡住了道空的步伐,无他。

这是天宝学院的阚钱祥,别的不多一生就是宝物多的数不过来。

就连道空也不敢轻易和这些宝物争锋,深深的看了一眼。

“好小子,就知道你最麻烦。”

“等我回去,告诉你爸,让他训斥你这个目无尊长的家伙。”

阚钱祥听到也不动怒,呵呵发笑,手上又是扔出一件攻击性灵器相辅攻击。

“道空叔叔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道空冷哼一声,一剑挑飞飞轮,然后且站且逃,身法尽显从容,打算等会在寻找机会各个击破。

阚钱祥也不在意,毕竟这也才刚刚开始,来到战无双身旁,扔出一件恢复法宝,替对方治疗伤势。

“怎么样?”

谁料战无双口中吐出一口瘀血,但眼中却无比兴奋:“好极了,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强大的对手了。”

战无双站起身,眼中红芒大盛,怒吼。

“增幅!”

刹那间通天的煞气汇聚在战无双的身体中,气息猛地上升了一个台阶,浑身有着说不出的力量!

“杀!”

话落战无双就像一个炮弹钻了出去,还给道空吓了一跳。

本来他和降心居士和周天二人打的“火热!”难舍难分。

一个本就实力微弱,毕竟一节女流之辈不足为惧。

而另一个周天,同属归元学院也不好真的撕破脸,也就不时随便给两下,纯粹的打酱油。

只不过道空不时还要防着阚钱祥那孙子的暗器。

此刻看着发了疯似的战无双,道空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没好气的骂着:“你吃了疯狗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