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几分钟后。

在蝴蝶忍的“严刑拷打”、或者说发泄式折磨下,以武士后代自居的山田把该说的都说了。

那把天皇御赐的军刀,是朝香宫鸠彦王所有。此人,乃是拥有皇位继承权的伏见宫家后代,与皇室同出一脉。

两年前,鸠彦王从陆军士官学院毕业,将于明年迎娶明治天皇的女儿。

因此天皇特赐宝刀,用来提升其名气和在皇族中的地位。

正如蝴蝶忍之前所说,皇族在日本的特权,绝大多数都集中在天皇一身。

即便贵为王爷,可在没有战争的年代,鸠彦王也没有用刀杀人的机会。

于是乎,在同学的介绍下,他便拜托刽子手家族传人、山田浅右卫门的后人为他试刀,以人血开刃来增强武运。

而且鸠彦王的要求也比较多,还说军刀斩杀的第一个人,最好是个女人。

可见他对这场联姻,有着不敢明言的强烈怨念。

因此试刀三人组在这条路上等了好几天,也就等到蝴蝶忍一个女性,不少胆大的男性工人,都因此逃过一劫。

关于这把刀,山田知道的也就是这些了。

但他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让蝴蝶忍对这个尚未谋面的王爷好感一降再降。

就连弦一郎也不禁感叹,也不知道皇族之中,现在都是些什么牛马。

不过说到尸体处理的事情,山田的说法与跟班没什么不同,而且他似乎对鬼的存在一无所知,只当是警察把尸体搬走了。

“你撒谎!”蝴蝶忍脸色狰狞地说道,手上用的力气更大了。

“我真得……唔(不)知道啊!我也从来没见鬼过这种东西!”

山田的脸不停地与冰冷的地面接触,满口的牙几乎都被蝴蝶忍砸光,说话发音都有些模糊不清。

他的眼泪、鼻涕和血混在一起,在寒风中凝结在一起,看起来非常惨烈。

跟被汽车从脸上压过去了似的。

眼见蝴蝶忍还要动手,弦一郎急忙拦住她:“再打就死了。”

弦一郎万万没有想到,这句话是居然是从他口中说出,还是说给女菩萨蝴蝶香奈惠的妹妹。

虽说这个人死有余辜,但是他脑子里有许多关于东京权贵的信息,说是把柄也不为过。

光说鸠彦王的事情,毕竟皇族中出现这么一个败类,简直就是打明治皇帝的脸。

内阁之中,一定有不少高层愿意花大代价隐瞒这个事情,以防被外国人的报纸曝光。

再加上之前那个海军英雄爆出的丑闻,弦一郎手中可以说是有了两个大杀器,足以让长萨两藩出身的高层伤筋动骨。

而这正是苇名人进入这个国家高层的机会。

因此,这个山田对弦一郎的用处很大,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需要把他的剩余价值完全榨干才行。

“他连亲王都供出来了,没理由替一个鬼遮遮掩掩。”

弦一郎对余怒未消的蝴蝶忍说道:“所以关于这部分,他应该没撒谎。那些尸体,很大概率是被生活在附近的鬼当做口粮了。”

“……”

蝴蝶忍眉头紧皱,“要是只敢捡尸体吃的话,那这只鬼应该不怎么厉害。可是,这里到处都是山林,想搜山,得搜到什么时候去。”

弦一郎摇了摇头:“用不着搜山那么麻烦。”

“什么意思?”蝴蝶忍追问。

“这一个月来,他们每隔几天才试一把刀,时间并不是固定的。但每次有人失踪后,第二天警察和工人来找的时候,尸体都消失了。”

弦一郎指了指脚下,“可见,那鬼应该会每晚都会这条小路附近看看情况。”

说着,他踹了一脚被蝴蝶忍吓到剧烈颤抖的跟班,“我问你,你们上一次杀人,是什么时候?”

“四、四天前。”

这两人说得什么鬼啊、吃人的,显然把他给唬到了。

这家伙断断续续地说回答:“是个落单的醉、醉鬼。”

“那你们在这条小路上杀人,间隔最长的一次是过了多久?”

弦一郎继续问道。

那家伙想了一下,“应、应该是七、七八天吧……反正只多不少。”

看起来这家伙记得也不是很清楚。

弦一郎拉着蝴蝶忍稍微走远了一点说道:“既然之前存在一个星期以上的间隔,那鬼都没有放弃来这里觅食。那么现在距离他上次进食,不过是四天而已,它没有理由不来这里碰运气。所以,我们只要拿这几个家伙做诱饵,守株待兔即可。要是所料不错,今晚这只鬼一定还会来这里。”

“拿,”蝴蝶忍眼睛陡然睁大,“拿人类做诱饵吗?”

显然,弦一郎的主意,对她的冲击有些大。

地上那个两个家伙虽然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但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不然你想把这些家伙怎么办呢?”

弦一郎环视周围,确定鎹鸦不在附近,便如同引诱人的恶魔一样低声说道:“若是把他们送到警察那里去,我们又没有他们杀人的证据。再说,想想那把刀的事情,搞不好这三个家伙会被那个王爷给保下来。之后这群家伙换个地方什么试刀什么的,想找到他们就难了。”

虽说他大概率认为这三个家伙会在王爷找警察之前,就被杀死灭口。

但这种说法糊弄蝴蝶忍这种没有政治嗅觉的小孩已经足够了。

蝴蝶忍闻言,不由点了点头。

这几个家伙的危险程度丝毫不下于鬼,要是交给警察,那和放虎归山有什么区别。

“可要是通知鬼杀队的人把他们带走的话,你们又有这个那个规矩,比如不能杀死人类什么的。”

弦一郎继续说:“想想那些死去的工人,就算尸体的去向这三个家伙不知情,但就凭借他们已经做过的事情……你觉得这几个家伙,真的应该活下来吗?”

蝴蝶忍本就对这几个家伙产生了滔天恨意,于是咬牙说道:”不该。”

老实说,她恨不得亲手了结这些人,把他们千刀万剐。

但杀人和杀鬼,毕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事情。

“那就是了,既然你身为鬼杀队队员,不能杀……。”

弦一郎斜着眼睛看了一眼三人组,语气有些阴森。

“可让我给他们一人一刀,似乎又有些太轻松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鬼来惩罚这些家伙,好让他们死得其所呢?既然他们喜欢把人大卸八块,让鬼把他们一口口啃食掉,似乎是非常适合他们的死法呢。”

说完,他紧盯着蝴蝶忍的眼睛,似乎是想逼迫她做个决定。

事实上,无论蝴蝶忍怎么决定,山田这个罪魁祸首他都会先拿保下来。

他这么做只是想看看,蝴蝶忍到底和蝴蝶香奈惠这对姐妹,在对人和鬼的态度上,究竟有多大的区别。

听了他的话,蝴蝶忍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弦一郎可能杀过人的事情,姐姐有跟她提过。

这么冷酷的处理方式,虽然听起来解气,可是人就是人。

让她更厌恶的鬼,去处理这些恶心的人,蝴蝶忍自认为,她是无法接受那种场景的。

鬼杀队的剑士的职责不是行侠仗义,而是从鬼的口中保护人类。不让鬼伤害人,这是他们的存在的意义,也是底线。

可是,她也说不出让弦一郎去解决他们的话,又没法接受放这些家伙一条生路。

良久,蝴蝶忍长出了一口气,作出了决定:“让他们当诱饵可以,但是不能让鬼把他们吃掉。在鬼下口之前,我们就把那鬼解决掉才行。”

弦一郎看了她一会儿,“那完事之后,这三个家伙该怎么处置呢?”

蝴蝶忍抿着嘴,眼中掀起一丝寒光:“干脆就让他们冻死在雪地里吧,以告慰那些在这里死去工人的在天之灵。”

弦一郎露出僵硬的笑容:“那就按你说得办。”

心中默默叹息。

【本质上,这个孩子也和不死川、花柱一样,是个坚定不移的好人哪。】

不过蝴蝶忍决定放弃了这三个家伙,那山田,他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笑纳了。

既然已经制定好接下来守株待兔的计划,弦一郎立刻登上巨石,把被弓箭钉在树上的那家伙一脚踹了下去,将三个人摞在一起。

接着,两人在四周转了一会,在小道旁的山坡上找到了一个三面都是巨石的矮坑,将试刀三人组全都拖了进去。

这种地形的话,鬼一旦进去了,就只有一个方向能出来,他们两个只要堵住出口,它就无路可逃。

为了防止三人组等会儿发出声音露馅儿,蝴蝶忍连解释都懒得解释,非常贴心地将他们全部打晕。

由于不知要等多久鬼才会出现,为了不让山田直接被冻死,弦一郎悄悄塞了几粒米到那家伙口中,确保他能在寒风中撑几个小时。

至于那两个人,既然没什么用处,那就早点去死吧。

完成这一切之后,弦一郎指了指两边的大树。

”你到这一棵树上躲着,我到另一边。注意,跳下来的时候可别把鬼直接杀了,还要拿他们试试你的毒呢。”

说着,忍义手的钩锁发射出去,弦一郎立刻来到了距地面有六七米的树杈中间。

蝴蝶忍撇了撇嘴,轻而易举地来到另一棵树上,灵活地像一只小花豹。

两人的体型都很小,藏匿之处又没有月光照到,只要不是有夜视能力的鬼特地往树上看,绝不可能发现他们。

接下来,两人都放轻呼吸,静心等待鬼的到来。

至于取暖这件事,蝴蝶忍可以用过呼吸法加快四肢血液循环。而弦一郎根本不怕冷。

不过还好,在附近盘桓的恶鬼并没有叫他们多等。

不一会儿,白白的雪地之间,便有一只瘦小的黑影朝这个方向爬了过来。

那家伙是用四肢在地上攀爬的,有着鬼常见的黄色眼睛,在黑夜之中非常显眼。

“嘁,今天怎么不是切好的啊……”

那鬼一路跟着鲜血的味道,来到了那浅坑旁边,看着三具“尸体”,表情似乎还有些嫌弃。

从他说的话来判断,之前那些尸体,应该都是被这家伙处理掉了。

“而且一次三个男人,我也吃不掉啊,真是可惜……”

弦一郎藏在树上,挑了挑眉毛。

这只鬼身上,居然一张纸人也没有。

看来就像蝴蝶忍所说,是一只只敢捡尸体吃的胆小鬼。

有吃的还这么挑三拣四。

怪不得体型这么小。

这时,弦一郎对面的那棵树上,蝴蝶忍正想拔刀从天而降将鬼制服,却发现弦一郎对她摇了摇头。

无它,是因为三十米的黑暗之中,忽然飞出两张纸人来,粗重的喘息声紧随其后。

两人屏住气息定睛看去,发现那是一头长着牛角的强壮恶鬼,应该也是循着气味而来。

蝴蝶忍有些庆幸,幸亏今天弦一郎跟着她一起来到这里,否则就算不被三个人人类暗算,这两只鬼,也起码有一个会逃出生天。

毕竟她身体素质放在那里,一次对付两只鬼,委实有些吃力了。

那牛角鬼走到浅坑边上,看到那小鬼正在对“美食“动手动脚,二话不说,就一个饿虎扑食冲了过去。

“是谁?!”

那小鬼只来得及喊出这么一句,就被牛角鬼的利爪撕开了面皮。

接着两鬼打成一团。

这是两只连血鬼术都没有的鬼,除了肉搏以外什么花招都用不了,自然是谁的身体强装一些,谁就厉害一点。

那牛角鬼用了没有两分钟,就把那小鬼的两条前肢给拔了下来,随即恶狠狠地对后者说道:“快滚!以后这就是老子的地盘了!”

以他们目前的阶级,一只鬼是杀不死另一只鬼的,顶多教训一下对方而已。

那小鬼被扯下胳膊也不害怕,望着“尸体”的眼神充满贪婪。

“喂,你好歹也讲点道理吧!这里可是有三个人啊,分我一个怎么样,以后我就再也不来这里了!”

“听不懂鬼话吗?你再不走,我就找根树干把你钉在树桩上直到天亮!”

那牛角鬼大声吼道,看起来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显然没有分享食物的意思。

“那好啊,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我速度比你快多了。”

那小鬼冷笑一声,失去的前肢渐渐长了出来。

“我还认识几只其他的鬼,你要是想吃独食,我现在就跑过去把他们叫来!大不了今天,我们去谁都不要吃!”

蝴蝶忍眼睛一亮。

至少得活捉这个小鬼,逼他说出其他鬼的下落。

她对这弦一郎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意会地点了点头。

他先指了指自己,再是指了指牛酒鬼。

然后又指了指蝴蝶忍,再指了指小鬼。

任务分配完成。

“卑鄙的家伙!”

牛角鬼一把抓起跟班中的一个扔了过去,“快滚,别让老子再看见你!”

就在跟班飞向小鬼的瞬间,蝴蝶忍和弦一郎同时从天而降。

“花之呼吸·一之型·小荷尖角!”

蝴蝶忍如同一颗自上而下射出的子弹,手中小太刀径直穿过了小鬼的心脏,将它钉在地上。

然后她熟练地将一瓶毒药取出,沿着小太刀的刀刃将紫藤花液倒进了小鬼的伤口,后者立刻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

接下来,毒药将沿着鬼的血液系统开始循环,直到毒素充满它的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而弦一郎那边更为干脆。

因为铁召雷并非日轮刀,他直接利用跳劈的动能优势,将牛角鬼的头颅劈成两半,然后横扫将之斩下。

这只鬼的身体看起来强壮,但皮肤的硬度却比下弦之四小的多,更何况金钢铁召雷还进行过锋利质变。

那牛鬼的头颅滚落在地后,立刻被铁召雷从耳部贯穿钉在地面上动弹不得。

虽然它的身体还活动着,但灵活性大大减小,弦一郎甚至还用它的身体做起了躲避训练,直到蝴蝶忍扔过一瓶写着“90%”字样的瓶子。

这意味着,这瓶毒药的紫藤花液占比为90%,毒蝇伞提取物的占比为10%,是浓度最高的一瓶。

弦一郎接过瓶子后,拧开后对准牛角鬼的颈部截面淋了上去,后者的血肉像是被硫酸泼了似的冒出一阵烟雾,还散发着难以形容的焦臭味。

接着,牛角鬼的躯体倒在地上拼命翻滚了一会儿,便一动不动,但肌肉皮肤却化作浓黑色胶状液体晕散开来,如同从身体内部被溶解了一般。

直到半分钟后,这家伙连头带身子,慢慢地一点点随风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