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笙:“……”

我谢谢您嘞!

段时琛拿出了手机,把微信二维码给点开:“喏,本少爷的微信,一般人可是没有机会加我的哦,今天,我就破例,允许你加我了!”

“我能说,不要吗?”云笙认真问他。

段时琛笑起来:“欲擒故纵,也得讲究一个合适的度,过分了可就不好了哦。”

“我可去你妈的欲擒故纵吧!”

云笙忍无可忍,直接抬脚,狠狠地踩了段时琛一脚。

段时琛“啊”了一声,立即单脚跳起来,两手捂着被踩的脚,“我的脚,我的脚!你这人怎么……”

他话还没说完,回过头一看,女人这会儿已经快速跑到了酒吧门口!

段时琛再次惊了:“不是吧不是吧?真的不是故意来钓我的?”

眨巴了两下眼,他把脚放下去,拐着脚踝揉了揉,满脸还都是没有消退的不可思议。

“连大哥那样的万年单身王,都能给我找着嫂子!我怎么就连个普通女孩儿都搞不定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心里头那不甘心的劲儿窜了出来,于是,他掏出电话,给他助理打了个电话过去:

“三分钟,我要知道刚刚站在我面前的女孩儿的所有资料。”

助理沉默半响,没吭声。

段时琛皱眉:“怎么,有问题?”

助理想了想,还是选择实话实说:“三分钟,是总裁的规格,您的规格,最少得一个小时。”

段时琛:“……”

他相比他大哥,不就是总裁前面加了个副字?

至于差距这么大吗?

他道:“那你就赶紧的,一个小时,我要知道她所有资料。”

助理:“是。”

云笙出了夜爵酒吧,外面已经没有了云宛如的身影。

她暗地里咬了一下牙,骂了声该死的段时琛,然后朝不远处的几家酒店跑了过去。

顾夜寒中了药,云宛如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扶着顾夜寒,俩人肯定走不远的。

云宛如的目的,是要睡了顾夜寒给她好看,所以这会儿,俩人就在附近酒店的可能性非常大。

而云笙也确实猜得没错。

她只跑了两家酒店,就瞧见第二家酒店的大厅里,云宛如和顾夜寒正在办理酒店入住。

顾夜寒此刻已经彻底丢了理智,还在酒店大厅,当着前台和其它来办理入住客人的面,就开始对云宛如动手动脚。

嘴巴更是不安分地在她脸、脖子处亲来亲去的。

云宛如虽然要的就是这样的目的,但是当着陌生人的面,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她低着头,快速办完入住手续后,就扶着顾夜寒去了电梯处等电梯了

知道了云宛如和顾夜寒在哪里后,云笙也就不着急了。

她慢条斯理地回到车里,入侵了这所酒店的管理系统。

得知了云宛如和顾夜寒的入住房号,以及酒店的布局图后,她开始观察整个酒店周遭的环境。

这家酒店的对面,同样也是一家酒店。

打量了两家酒店所在位置后,云笙勾了勾唇,下车去了对面那家酒店,办理了入住信息。

她指定了房间号和楼层。

来到所开房间后,她径自来到阳台。

视野正对着的,就是云宛如和顾夜寒所开的酒店房间。

而云笙运气也是好到爆棚,云宛如居然没有拉窗帘,就迫不及待地和顾夜寒上.床了!

本来,她是没报多大希望,云宛如会这么没有戒备心的。

想着这个办法不行,她就另外想办法混入她们所在的房间里面。

结果现在都不用再想别的办法了。

一次就搞定!

云笙把手机拿出来,把焦距缩短缩短再缩短。

直到整个手机屏幕上,都是俩人在洁白床单上大战的辣眼睛画面。

录像键按下,开始录像。

二十分钟后,云笙满意地离开了。

一切顺利得出乎意料,因此云笙回家的时间,并不算晚。

路上,她路过一个夜市摊。

摸了摸还没吃晚饭的肚子,她下车打包了一份小龙虾和三碗炒饭。

小龙虾是辣的。

想了想,她又开车去了一家大型药店,配了几副中药回来。

现在的中药材,都是养殖的,药效远不如他师父去深山老林里挖的纯天然野生中药材好。

不过治疗段宸的胃病,也足够了。

雪坞。

段沐宸已经洗完了澡,换上睡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任吉延汇报工作。

听见外面传来车子的声音,他唇角微勾,打断了任吉延的话:“今天就到这里,剩下的你要处理不了,就去找时琛。”

任吉延:“……”

以为他没听到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的车子声音吗?

自从老大结婚后,他几乎天天都被老大塞狗粮!

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

段沐宸挂了电话后,一脸淡然地打开电视,调到一个播放言情偶像剧的频道。

云笙回来,瞧见的,就是他穿着睡衣,懒洋洋地窝在沙发靠垫上。

长腿懒洋洋地交叠耷拉在沙发上,神情慵懒又惬意。

像极了一只乖巧可爱的大狗,正在乖乖等着主人回家。

云笙笑眯眯地绕到沙发上坐下,把装小龙虾的袋子放在茶几上。

瞧了眼电视上正在播放的电视剧,她打趣他:“哟,你怎么也看上这种小女生爱看的大总裁亲穷姑娘的电视剧了啊?”

段沐宸挑了挑眉梢,回答得理直气壮:“因为感同身受,能引发我共鸣。”

云笙:"……"

感同身受?

共鸣?

他这是把他自己代入了穷姑娘的女主角角色了吗?

所以她现在就该是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那个味儿。

段沐宸没纠结这个问题。

他吸了吸鼻子,“好香啊,你买的什么?”

说着,他把脚放了下来,身子往前倾,直接把她装小龙虾的袋子打开了。

瞧见是小龙虾,他眸子一亮:“是麻辣小龙虾。”

云笙瞧见他兴奋地欲把盒盖子打开,一副准备开吃的模样,她立即眼疾手快地一把按住了盒盖子,道:“这个你不能吃。”

段沐宸不解地看向云笙:“为什么?这难道不是你给我买的?”

云笙摇了摇头,然后又从身后拎出来几包中药,笑眯眯道:“我给你买的是这个哟,一会儿我就去给你熬上,等我把小龙虾吃完,你的药应该就好了。”

段沐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