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小憨给吞了

这种特殊升华到极致的感觉。

或许就是黑袍人说的的圣禁!

跨入这种状态。

宁北脚下的混沌领域散去了,身后的阴阳八卦图也消散了。

整个人的战力,仿佛永久提升到这一步。

星空之中,出现五彩霞光。

更是出现一个长达十万里的旋涡。

五彩旋涡,霞光涌现。

出现了在地球上空,贯穿壁垒,落在788号废墟地,更是落在核心地区的魂塔之上,撕裂所有阻碍,降落在505层的药鼎小世界。

宁北的头顶,整个地下直接被撕裂。

宁北冥冥当中,似有感应。

从天而起!

看到了星空中,长达十万里的绝大旋涡,宛如一个星球那般,垂落的光柱,形成了一个白色的池子!

垂落的力量,悉数落在其中。

宁北闭眼身体自动漂浮其中。

星空旋涡垂落的力量,赫然就是先天混沌气,任凭宁北吸收,仿佛是宇宙的赐福,赐予雄厚混沌液体,任凭宁北吸收挥霍。

宁北这个狠人,直接动用魂主令,让混沌谪仙过来。

劫身和宁北同源!

没有任何排斥感,可进入其中修炼。

散落在外的五彩霞光,被独角白蛇吸收,浑身伤势顷刻间治愈了!

自身更是恢复到了巅峰!

顿时,整个药王殿所有异兽,全部从地面上跑出来,蛰伏趴在宁北身边,也就是池子的周围,闭眼十分享受的吸收霞光。

霞光不仅能治愈所有伤痛。

更能让所有生灵开悟,提高悟性天赋。

这才是最可怕的!

魂塔建造者声音响起:“北,你触及圣禁,更跨入这个层次,引来宇宙赐福,可持续一天,你身边所有生灵,都会收到你的福泽,开悟提升修为!”

“宇宙本源恩泽,福泽众生!”

黑袍人透露出一丝提示,这等好处,没必要分享给药鼎小世界的妖兽。

宁北手持魂主令,强行打穿两个小世界壁垒。

魂塔黑袍人这尊首脉人物,更是暗中相助。

魂殿第九层和第505层药鼎小世界的壁垒,完全被打穿了。

宁北透过巨大的空间通道,声音冷漠而又威严道:“军主令,北凉所属,全员集结,无须列队,迅速过来!”

宇宙赐福,福泽众生。

受到福泽的人,修为低的,一天突破几个境界都不意外。

而且更能永久的提升所有悟性天资。

这等好处是惊人的!

顿时,空间通道之内,大批黑甲将士传输过来。

每次十万人!

八百万人传送八十次就够了。

宁北引起这么大的动静,惊动了药鼎小世界所有妖兽。

足足上万头生死境的妖兽,蜂拥到来,想要距离宁北近一些。

可是宁北把北凉军调过来。

自然是想福泽自己的同胞兄弟。

所以宁北直接把魂主令打出去,下令三大魂奴过来,手持魂主令,震慑这方世界的妖兽。

赫本路过来,手持魂主令。

顷刻间,整个人仿佛是这方世界的主宰,以魂主令为根本,化作武器,一剑撕裂天地,斩杀百头生死境妖兽。

强势震慑所有生灵。

赫本路冷漠道:“退去千里,靠近者,屠灭之!”

冷冷一句话,所有妖兽都听得懂。

更认出魂主令!

手持这件东西,就是788号魂殿的主人。

一座魂殿九千九百九十九层,所有生灵的生死,完全在其一念之间。

赫本路三大魂奴掌握魂殿万年,自然知道怎么运用魂主令,更知道怎么震慑妖兽。

以杀伐强行震慑!

顿时,所有妖兽都退走了。

燕小憨他们都进来了,围绕着直径长达万米的大池子,仿佛是天道所化。

小憨在旁边,偷偷敲击一下,又爬过去偷偷啃一下,发现啃不动,而且这玩意极其坚硬,他就偷喝里面的液体。

本源赐福混沌液!

不是小憨能吸收炼化的。

宁北闭眼说道:“小憨,别沾混沌液,你吸收不了,周围五彩霞光,吸收入体炼化,能助你突破!”

“嗷!”

小憨十分听话,乖乖坐在一旁。

因为场面已经够乱了,八百万子弟兵聚集,小憨不帮忙,但也不能添乱。

不然惹毛了宁北,还得揍他个小憨憨。

宁北入圣禁状态,引来天道赐福。

万米池子,满是混沌液。

池子四周,释放五彩霞光,极其浓郁,不断向外涌去,化作一缕缕光芒,落入北凉军将士的身上。

接下来便是突破大潮。

每一秒都有成百长千人,超越极限帝境,迈入圣人境!

成批次的突破。

宁北察觉到了,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八百万子弟兵,都是誓死效忠宁北的同袍兄弟,他们能够突破,宁北无疑是最开心的。

他这段时间,费尽心力帮他们突破。

如今人人入了圣人境,未来都能长寿两千年。

宁北和混沌谪仙都在闭眼修炼。

魂塔建造者在窥探,轻声道:“圣禁,唯有圣者四大境的修士可以跨入,入此境者,一个星域都不见有一位!”

圣禁之境,极端可怕!

否则不会引来宇宙本源赐福。

宁北闭眼修炼,所有混沌液吸收入体。

体内一颗混沌圣丹,短短一天之内,圆润如鸡蛋,通体灰亮,仿佛吸收到饱和。

混沌谪仙吸收的量,是宁北的数万倍!

两者真正修为,可是差距不小!

混沌谪仙在圣心境。

宁北在大圣境。

两者完全不同。

不过两个家伙,身体也吸收了不少混沌液。

宁北一狠心,想用玉净瓶,收了这些混沌液。

结果瓶子刚拿出来,直接被混沌液给融了。

宁北顿时郁闷了。

没东西可以收纳!

可是这些东西都快消散了。

宁北能感应到,宇宙垂落的光柱,隐隐有减弱的迹象。

恰逢此刻。

一道清冷声音传来:“宇宙赐福,圣禁道台,可炼入体内!”

“嗯?”

宁北看向独角白蛇所花的女孩,就在不远处站着,宁北让她留下了。

随后宁北又看向雪白大池子。

直径万米的大池子,宇宙力量所化。

这玩意叫圣禁道台?

这么大,怎么炼入体内!

简直是开玩笑。

就算让小憨憨用嘴啃,估计也够小憨憨啃个十年八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