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尘涧 > 第一卷执剑 第十章那一眼的风情

从道宗离开到现在,陈不归已经日夜不停的奔波了十日,可离剑岭的距离才走了一半不到,这也使得陈不归连连叫苦。

虽然有江祁给的神行符大大提升了进程,但是这几日下来,陈不归发现这玩意儿极其消耗星辉,几乎每使用一次,自己就要用大半天的时间去储存星辉。

索性陈不归学聪明了一回,靠着江祁给的那些银两,少年在一处小镇上租用了一架马车,总归在马车的替代下,少年也算是松了口气。

马车平缓的行进在宽敞的官道上,赶车的车夫是一位白头老翁,车内的少年翘着二郎腿悠闲的侧躺在座椅上,手里拿着那张地图左看右看。

这张地图标记的尤为详细,从道宗所在的邳州一直延伸到剑岭所处的衡州西山,途中所要经过的大大小小的州郡都有标记。

“秋原郡……”

看着地图上醒目的三个大字,陈不归对着马车外出声询问道:“老人家,我们现在离秋原郡还有多少路程?!”

“日落之前便能赶到。”车外传来老人沙哑的声音。

“那就麻烦老人家在秋原郡将我放下吧。”

少年想着日落之前能赶到也不算太晚,这一路的颠簸致使自己也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这几日以来着实想念在道宗的吃食,现在自己身上也还算富裕,心想着在秋原郡停留个一两日好好游玩吃喝一番也不为过。

有了这番计划过后,少年心情大好,将地图收好以后,双手枕在脑后便慢慢阖上了双眼。

…………

唐国坐拥天下十三州,每一州之间,都会设立一郡作为进入此州的关卡,而秋原郡则是分割邳州和衡州的标志。

说到衡州,最出名的莫过于其二。

其一是衡州的瓷器。

其二,便是衡州的剑道。

衡州的瓷器在十三州颇有盛名,现如今已然成为每年进贡朝廷的官窑,每年光是整个衡州所出产的瓷器,便占据了整个唐国的一半。

除开瓷器极负盛名以外,衡州的剑道在整个天下修士中也是独占鳌头,天下剑修有四成,皆是出自衡州。

不为别的,只因衡州出了两个人。

一个是负剑山柳无锋。

一个是剑岭赵玄。

前者被人尊称剑神,后者却被人认为是个弑杀的疯子。

两人的行事作风如出一辙,规矩和束缚从不对二者适用,他们靠着手中的剑,将同辈之人压的抬不起头,也将负剑山和剑岭的名声抬了上去。

可惜的是,剑岭成了众矢之的。

……

日落之时,一辆马车缓缓的驶进了秋原郡的城门。

赶车的老者付完关税将马车停好后,揭开帘布,对着座椅上闭目修养的少年轻声道,“小友,秋原郡到了。”

少许之后,少年从迷糊中睁开了双眼。

定了定神,陈不归看了一眼帘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将身旁白布包裹的守魂剑拿起,跟老者道谢之后,便下了马车。

热风扑面,少年惬意的伸了个懒腰,随即便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阳余晖普洒在楼阁飞檐之上。

街道中车马粼粼,人流如织,不远处隐隐传来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偶尔还有一声马嘶长鸣。

“这跟出云镇还真是没法比啊。”少年望着眼前热闹的景象,不禁摇头感叹道。

虽然此刻已是戌时,但丝毫不影响城中的繁华喧嚣。

“先找个地方歇脚,在好好的吃上一顿。”

赶了一天的路,再加上路上只吃了点干粮,少年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力不从心,暗下打算之后,陈不归迈开步伐融入到了人群之中。

随着川流不息的人群移动,少年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这对于第一次出远门的陈不归来说,一切都是充满新鲜感的。

在出云镇生活的十几年里,少年觉得最好吃的东西便是李大婶做的烧鸡,但是在此处,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吃食令少年有些应接不暇。

终归是安耐不住腹中那种饥肠辘辘的感受,少年随手在一处摊位上买了一个牛肉饼便开始啃咬起来。

少年一边吃着手中的食物,一边悠哉悠哉的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赶了这么久的路,现在难得有放松的机会,陈不归自然是不想错过任何一丝。

但是好景不长,少年想要静心感受氛围的心情却是被前方骚动的人群打碎。

“叮铃铃……”

随即,一阵清脆的声响在这喧闹的集市中响彻,显得格外的突兀和清晰。

陈不归停住脚步,寻声望去。

只见前方密集的人群被慢慢的剥开一条道路,然后一道仓惶的身影映入了少年的眼睑。

那是一个生的极为好看的少女。

一袭梨花襦裙着身勾勒出少女玲珑有致的身躯,柳眉杏目,面若桃花,腰间的白色铃铛随着少女的跑动发出阵阵清响,满头青丝高高的抛在脑后。

虽是第一眼见到,但少年不免有些失神。

“让一让,让一让……”

少女一边催促着前方的人群让道,一边回头张望着后方,似是在躲避着什么。

少年驻足失神,少女回头张望,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嘭!”

一声低沉的撞击声响起,少女与陈不归撞了个满怀。

“啊!”

一阵冲击力和痛呼声将少年的思绪拉回,陈不归看着跌坐在自己面前捂着额头的少女,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不………不好意思这位姑娘,我不是有意的。”陈不归想要上前扶起地上的少女,却是被少女那凶狠的眼光劝退。

“你是聋了嘛,没听到我说叫你让一让嘛。”少女一只手揉搓着微红的额头,眸子当中浮现出一抹愠怒,对着陈不归咬牙道。

陈不归自知理亏,现在被眼前这个少女训斥着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跟少女赔礼道歉。

“刚才确实是我的过失才导致姑娘如此情形,若姑娘觉得有何不妥,还望告知。”

地上的少女看着眼前这个生的白净清秀的拘谨少年,不禁开始上下打量起来。

“你有钱吗?!”

少女站起身,用手拍了拍身后的衣裳,对陈不归质问道。

“啊……”

“啊什么啊,我问你有没有钱。”少女看着愣住的少年,又再次问道。

“有有有,我有。”

陈不归连忙点头表示自己有钱,然后在少女的注视下拿出了江祁给他的那袋盘缠。

“姑娘,你看你需要多少赔偿……”陈不归试探性的问道。

陈不归此刻也捉摸不透眼前这个少女的想法,看着她的衣着打扮,也不像是什么宵小之辈,回想起先前少女仓惶奔走的模样,许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也说不定。

“我不要你的赔偿。”少女看着陈不归手中的钱袋,脸上的表情总算是放松了些,“现在本姑娘遇到了一点棘手的事情,只需要你将我这件事解决了,那我也不追究你刚才将我撞倒的事,你觉得如何?!”

“不知姑娘遇到了什么事情,可否与我说说?!”

陈不归虽说初入尘世,但也不傻,如果眼前这个少女遇到的事情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内,那他也不能傻傻的就这么任她宰割,所以他必须要先了解清楚之后再做决定。

“臭丫头别跑,今天你不把账结清,休想走出这秋原郡!”

一阵气急败坏的嘶吼声从后方人群中传出。

少女听到声响,脸颊上浮现出一抹无奈,随即走到少年身旁与之并肩,然后朝着前方努了努嘴道,“喏,事情来了。”

陈不归视线前移,便看到了三个膀大腰圆、怒目圆睁的大汉从那熙攘的人群中朝着自己这边冲了过来。

为首的那个高大汉子手中更是挥舞着一把菜刀,看这来势汹汹的架势,陈不归不禁有些好奇自己身旁这位姑娘到底是惹了什么事。

“臭丫头,挺能跑的,你倒是继续跑啊!”

三个汉子在少年少女面前停下脚步,为首那个满脸横肉的富态男子用刀指着陈不归身旁的少女恶狠狠道。

少女对于男子的话语充耳未闻,只是自顾自的摆弄着腰间的那枚铃铛。

男子看着少女一副悠哉悠哉满不在乎的模样,顿时怒火中烧道,“小妮子你别以为老子拿你没办法,我张大今天就把话撂在这,你要是不把账给结清了,我要你走不出这秋原郡一步!”

男子话音落下,给身旁的两个壮汉使了个眼色,随即两人便挽起袖子准备动手。

“这位大哥,有话好说,这位姑娘欠你们多少钱,我给。”陈不归看着三人的动作,赶忙走到少女身前将她挡在自己身后,对着三个男子笑道。

虽说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名修行者,对于眼前三人完全可以一人挡之,但是少年心中的那份责任感并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在下定决心要跟随赵玄修行之后,少年的初衷从来都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强去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而是想要守护自己所想守护的东西。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够拿钱消灾自然再好不过。

满脸横肉的拿刀男子听到少年的话语,眼神古怪的打量了一番陈不归。

看着眼前这个粗布麻衣,一副窘迫相的少年,男子鄙夷道:“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想要替这妮子出头当英雄?!你有钱嘛你!”

陈不归对于男子的鄙夷,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然后将钱袋拿了出来,对着男子抛了抛。

那原本还一脸鄙夷不耐烦的男子在听到陈不归手中钱袋里发出的声响时,立马对着少年殷笑道:“哈哈,刚才是在下眼拙没能认出公子,还望公子勿与在下这般粗人计较。”

陈不归看着刚才还气焰嚣张的男子现在立马摆出一副讨好的模样,心中不免感慨万千。

果然,在这世俗的世界里,有钱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