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明亮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悲哀。

他觉得自己一肚子的知识,结果到头来还没一个卖烤串的挣得多。

“爸,你不要小瞧了烤面筋,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

魏胜楠小口的吃着烤面筋,她怀疑齐杰在这里面放药了,不然为什么越吃越想吃,怎么都吃不够呢?

魏明亮笑了笑:

“比炼钢还难吗?”

魏胜楠说道:

“等会儿吃过饭了你可以去三号门那边看看,就齐杰的操作,钢厂能做到的还真不多。”

魏胜楠从小在钢厂跑着玩,几乎每个车间都呆过,钢厂工人面对工作的那种散漫态度,跟齐杰那一心多用的操作完全不能比。

魏明亮是在干部食堂吃饭的。

不过他平时一般都是等过了饭点儿再过去。

这样既能避免那些中层领导和车间主任们的唠叨和客套,同时也能安静的享受美食。

快一点的时候,父女俩来到食堂,各自选了自己喜欢的菜品,便坐在一个靠窗的角落认真吃了起来。

魏胜楠吃了太多烤面筋,这会儿还不太饿,吃了一会儿之后便起身重新打了一份米饭,另外还要了一份土豆炖牛肉和两个红烧鸡腿。

“你要这些做什么?不嫌腻吗?”

魏明亮有些好奇。

魏胜楠笑着说道:

“齐杰还没吃饭呢,我准备给他送一份吃的过去,反正你这里吃饭也不要钱,不吃白不吃。”

魏明亮皱了皱眉头:

“他挣那么多钱还用得着你送饭吗?”

说完这位整天研究各种炼钢技术的副厂长盯着自己女儿问道:

“你俩……不会是在搞对象吧?”

魏胜楠意外的看了自己老爸一眼:

“说什么呢?我俩怎么会谈对象呢?”

这话让魏明亮心里松了口气,他刚准备说送吃的也无所谓,就听到魏胜楠接着说道:

“他都不太愿跟我说话,昨天我跟他打招呼他还躲着我呢。”

魏厂长再次皱起了眉头。

他吃了两口菜对魏胜楠说道:

“楠楠,现在千万不要谈对象,还记得我对你的要求吗?”

魏胜楠拉着长腔说道:

“知道,努力学习,争取能去国外留学……你天天说得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饭后,父女俩前往三号门门口。

魏胜楠提着一个从干部食堂拿来的饭盒,远远的指着齐杰的小摊说道:

“那个就是齐杰,你看排队的人超级多,大家都超喜欢吃齐杰做的烤面筋。”

魏明亮顺着女儿的手指的方向看去。

阳光斑驳的树荫下,一个穿着白色短袖扎着围裙的小伙子正在快速的翻动着烤架上的那些面筋,翻完之后还要拿着新穿好的面筋上浆腌制,顺便还要收钱找零,嘴里还不断的跟那些已经交过钱的顾客确认数量。

然后继续翻烤架上的面筋。

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再麻利的抹油、撒料。

做这些的时候,他还会忙里偷闲的咬两口扔在操作台上的烧饼——他应该就是靠这个充饥的。

干活很麻利的一个小伙子啊,这么熟练的操作,他这个副厂长确实要甘拜下风。

魏明亮心里有些感慨。

觉得厂里没留住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真是损失。

可惜他不分管人事和行政,不然可以去劝他回厂里。

不过看到魏胜楠提着饭盒那轻快的步伐,魏明亮忍不住皱了皱眉。

总觉得自己女儿跟这个小伙子关系不一般。

“回头得说说楠楠,让她别老往厂里跑了,一个姑娘家,在家看电视不行吗?”

魏明亮没再继续看,摇摇头回去了。

他最近要忙的事儿太多了,根本管不了其他。

看着魏明亮远去的背影,躲在三号门门岗中的田生金长长的松了口气。

果然,那个摆摊的齐杰和魏厂长有关系。

这不人家都过来偷偷看他了吗,而且还让自己女儿送吃的。

幸好啊幸好。

幸好自己没有胡来。

不然就等着坐冷板凳吧。

他擦掉脑门上的汗,把手中的面筋吃完,再次拿起了门岗的电话。

轧钢车间,刘宏伟刚刚吃过午饭,这会儿正在那剔牙呢。

上午他忽然接到田生金那个的电话,气得好长时间没顺过来气。

他不知道哪得罪那个二百五了,本想打电话询问一下是不是误会了,但又被这个神经病骂了一顿。

气得他一上午心情都很郁闷。

中午在食堂训斥了几个班组长之后,他心情好了一些。

这会儿坐在办公室中,刚准备抽根烟松弛一下神经,桌上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刘宏伟拿起电话放在耳边,还没来得及说话。

听筒中再次传来了田生金那特有的大嗓门:

“刘宏伟,我日你妈个批!”

然后,电话挂断。

刘宏伟一下子破防了。

他把手中的电话狠狠地摔在地上,摔完后又觉得不解恨,又将桌上那些散落的文件报表之类的东西全都摔到了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

他快被田生金折磨成神经病了。

“快趁热吃吧齐杰,钱可以慢慢挣,但饭可不能不吃。”

魏胜楠见到齐杰啃烧饼,心里顿时莫名一阵心疼。

齐杰:“……”

中午李东明给他买了俩烧饼夹牛肉,正吃得香呢被魏胜楠给打断了,不仅不让他再啃烧饼,连面筋也不让他烤了。

齐杰一脸无奈。

他对把烤架上的面筋做完,一边往烤炉里加炭一边对排队的顾客说道:

“大家稍等我两分钟啊,我吃饭很快的,绝不会让大家等太久。”

厂长的女儿在这站着,那些顾客谁敢催促啊。

大家都让他慢点吃,不急的。

嗯,每当魏胜楠在的时候,顾客的素质和文明程度都会提升好几个台阶,让齐杰心里很是感慨:

明明可以靠实力,但最终却是靠女人吃饭。

我真是给重生者丢脸了啊。

不过干部食堂的饭菜吃起来就是不错,齐杰啃完两个鸡腿后,又把土豆烧牛肉往米饭中一扣,然后拌一下,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很快,饭盒里的饭菜就被他吃了个精光。

他用之前李东方帮忙提来的清水把饭盒洗了一下,还给了魏胜楠:

“谢谢啊,干部食堂的饭菜就是好,油水儿比员工食堂强多了。”

那些排队的顾客都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候,烤炉里的炭火也升了起来。

他抓起一把腌好的面筋开始烤制,而魏胜楠则扎上她的小围裙,自动进入了收款小妹的角色中。

上午挣到二十块钱让她很兴奋。

她准备这个暑假都帮着齐杰收钱,这样等开学的时候,差不多能挣一千块钱,足够在沪市的南京路上买好几身漂亮衣服了。

有魏胜楠帮忙收钱,加上新换的木炭,所以齐杰烤面筋的速度更快了。

他现在完全不用管顾客那边,只听魏胜楠吩咐就行了,她让把烤好的给谁就给谁,给几根就给几根。

两人配合得很默契。

而零钱盒里的钱,也在快速增长着。

下午五点,所有的面筋都已经卖完,曹桂兰在家忙得脚不沾地,依然赶不上这边的进度。

齐杰无奈,宣布今天到此结束。

他得回去帮忙干活儿了,顺便再让曹桂兰请几个帮手。

“魏同学,你数一下今天的收入,我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

料桶要盖好盖子放好,那些托盘什么的全都要清洗干净放到柜子里,甚至连地上顾客们扔的竹签,齐杰也准备打扫一下扔到垃圾桶中。

不过他刚准备去门岗那边借扫帚和簸箕,田生金就领着几个保卫干事,拿着工具走了过来:

“兄弟,你收拾你的,打扫卫生这种活儿交给我们就行了。”

说完他们一起动手,把地上散落的竹签扫了个干净,还热情的让齐杰把手推车放在门岗的警卫室。

不过齐杰给拒绝了。

烤面筋最大的秘密就在料中。

这要是被有心人研究一下,绝对能摸索出门道。

还是算了吧。

跟田生金告别后,齐杰看着魏胜楠好奇的问道:

“数完了吗?”

魏胜楠点点头:

“数完了,一共693块6……一天时间就挣这么多,齐杰你真是太厉害了!”

齐杰笑着从这些钱中抽出三十块钱递给魏胜楠:

“这是你下午的工钱,明天我大概还是九点半以后过来,你想挣外快的话,可以继续来。”

说完,齐杰推着小车向家的方向走去。

魏胜楠看了看手中的钱,再看看齐杰远去的背影,总觉得今天像是做梦一样。

随便帮忙收个钱就能挣五十,这钱挣得也太容易了吧?

不行,这活儿不能让别人抢了去。

九点半是吧?那我明早九点就过来,谁都不许抢我魏胜楠的工作!

在魏胜楠因为找了份高收入的工作而激动的时候,曹二河和徐爱芳,骑车来到了齐杰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