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战婿归来 > 第1133章 绝口不提?

秦朗这一次把话已经说的很清楚明白,在这两年的时间里面,他魏由要逐渐的把金阙组织换成自己的人,一点点的进行权利交接,无缝衔接。

等到两年之后,秦朗会彻底的把金阙组织交给他魏由掌管,秦朗这个阙主将会一退到底。

魏由此刻没有内心的激动,反而是有些忐忑不安甚至是畏惧未来,成为阙主会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压力,这种压力很大很大,大到魏由很想和秦朗说不。

但秦朗已经离开了办公室,魏由也很清楚自己无论说什么,也绝对不能推诿。

他是阙主的下一任继承人,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如果他选择退缩畏怯,那么就会被别人看不起,他已经遭遇过一次情感挫折,绝对不能再遭受一次事业挫折。

无论压力有多大,他都必须把金阙组织扛在肩上,为龙国的平民阶层伸张正义,这是作为金阙组织阙主的职责。

魏由站在办公室内,沉默不语。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外面朦胧的天色渐渐泛黑,无数高楼大厦的霓虹开始闪烁,京城的繁华夜生活即将开始。

秦朗离开金阙组织总部之后,坐着前往紫龙阁。

这个时候余家兄弟应该已经赶到京城好几个小时了,说不定已经和国王赵懿见过面了。

而他秦朗因为氘弹袭击的事情,耽误了一下午的时间,没能够提前做出安排。

现在秦朗去见国王,目的不是为了他被袭击这件事,而是龙国与余家兄弟背后的两新国合作谈判。

自己被袭击,不值得大动干戈,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

半个小时之后,秦朗下车,步行朝着紫龙阁走去。

紫龙阁外面站着的禁卫军检查了秦朗的证件,确定秦朗没带武器之后,便让秦朗走了进去。

只不过在秦朗朝着紫龙阁走去之后,几个禁军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他们身为国王的禁军,自然消息来源很活泛,也都知道秦朗的专机被氘弹袭击的事情,这位王爷差一点就要与世长辞了。

“你们说秦王爷是得罪谁了?竟然被对方用氘弹来轰?太可怕了。”

“嗐,那谁知道啊,不过秦王爷脾气那么直,性格那么拧,得罪的人可不少,说不定就是国内的哪个将领或者政事堂的宰…”

“宰个屁,在这里嚼什么舌根?都给我滚去巡逻!”

一个禁卫还没说完,就被气冲冲走过来的禁军统领王成肆怒骂了一通,然后一脚踢在他屁股上,那名禁卫讪讪一笑,连忙跟几个同袍转身巡逻去了,再也不敢叨咕这件事。

王成肆站在这里,望着周围远去的禁卫军,又看了下紫龙阁消失的年轻身影,他叹了口气,神色难掩忧虑。

氘弹事件,影响太大了。

也不知道国王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惩处,但不管什么样的惩处,对将部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禁军虽然不归将部统领,但本质上也是将部的一部分,若是将部有难的话,他们禁军也会被整顿。

国王见到秦朗的遭遇,不可能不想到禁军,禁军内部有没有问题?谁能确保万分安全?

所以将部,禁军都要有所变动。

秦朗的氘弹事件,影响的将会是方方面面的问题,绝对不仅仅是秦朗的生死存亡而已。

秦朗走进紫龙阁走廊,来到国王办公室门外,用手敲了敲门。

砰砰的敲门声传入里面,正在和秦昭说话的国王赵懿,见外面传来敲门声,便知道是谁来了。

“进来!”

国王应了一声,秦朗立马推开办公室房门,走了进去。

秦朗看到国王的办公室内,竟然秦昭也在这里。

此刻秦昭穿着一身的军装,军装上显示出他的军衔,已经是龙国将部里面最高的军衔,再也没有比秦昭还要高的军衔。

因为他是将部的元帅,是彻头彻尾的将部最大的将领。

但又因为国王赵懿的存在,所以将部的元帅,在三军之中也只能是副统帅。

只有国王赵懿才能够掌管一切,哪怕是秦昭也不能越过国王赵懿,比如对一个国家发起战争,他没有这个权利。

秦昭对于秦朗出现一点都不意外,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秦朗要是不过来见一见国王赵懿,都不合适。

就算秦朗自己不来,国王赵懿肯定也会找他过来。

这一次毕竟是将部理亏了,无论那个叫郑全文的六等将领是谁的人,是哪个势力安插在氘弹驻地的,都是他们将部的疏忽,平时工作不细心,审查出现了巨大错误。

秦朗这个受害者,理应受到所有的关心和体谅。

秦朗倒是很尊敬秦昭,更没有因为氘弹袭击事件,就为难秦昭,他该打招呼还是会打。

“国王,元帅!”

秦朗恭敬的点头一笑,和两位龙国政和军的最大人物行礼示意。

秦昭也朝着秦朗报以和善的目光,点头慈祥的笑着。

先前在京城机场的见面,秦昭没能够得到秦朗的回应,所以此刻的秦昭心里是有些紧张不安的,生怕秦朗得理不让人。

毕竟秦朗太年轻了,既然年轻就说明情绪化波动更大,他可能受不了遇到这种事情,这种憋闷若是不吐的话,他肯定不会畅快。

但秦昭想错了秦朗,秦朗非但没有不吐不快的感觉,甚至他都不准备提及这件事。

“国王,两新国的特使已经到达京城,你们是否已经见过面了?”

秦朗来这里是为了提及正事的,什么是正事?这个就是正事!

秦昭听了秦朗的话,不禁脸色讶然的看向秦朗,有些不可思议。

秦朗竟然绝口不提氘弹事件?这小子是真的心大心宽?还是故意为之,先抑后扬?

国王赵懿的脸色也有些古怪起来,他盯着秦朗,似乎要看出秦朗此刻心里所思所想,这小子完全不提氘弹之事,难道是想放在后面说?以换取更大的效果?

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可能大度的绝口不提,秦朗理应也不会大度到这种地步吧?

赵懿想到这里,却是依旧不动声色的坐在椅子上,手指敲了敲桌子,抬起头笑着说道:“还没有见面,你可能不知道,除了两新国之外,另外有六个国家递交了访问申请,并且派出了特使在龙国各省考察。”

“明天中午之前,这些国家的特使都会前往京城,来与我作最后的商量,然后促成多国首脑的会见。”

“你负责招待的两新国特使,还是由你负责到底吧。”

赵懿说到这里,目光略有些复杂的盯着秦朗,他要等秦朗接下来的话。

如果秦朗提及氘弹事件的话,在正常不过了。

可如果秦朗顺着话题继续聊合作之事,就未免有些不正常。

秦昭也死死的盯着秦朗,也想知道接下来秦朗想说些什么。

“好,我继续负责他们,不过您总要跟他们会面,这时间如何安排?”

秦朗似乎没看到国王以及秦昭眼里面的疑虑似的,依旧问着此事,绝口不聊氘弹之事。

秦昭脸色越发的古怪,心里的忐忑也越发增多。

国王赵懿倒是依旧平静的很,见秦朗这么问之后,他继续说道:“明天中午,我会在紫龙阁接待厅,一对一会面。”

“好,那这样的话,我就先回去了。”秦朗说罢,转身就要离开。

这小子,什么意思那?

到了这个时候,都绝口不提氘弹事件?难道这小子真的这么大度?还是说这小子故意如此,想让他们主动开口问?

秦朗可没想这么多,对于氘弹之事,已经在金阙组织总部下了命令,主要去抓郑全文。

为什么这么做?因为秦朗根本就没有把报仇的希望交给龙国方面,或者说对国王赵懿和将部没什么信心。

他们考虑的有很多,国家之间的利益,以及一些细节的东西,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的…

秦朗不想跟他们费口舌,磨嘴皮子,反而把自己气个半死。

那还不如自己去报仇,更加的痛快干脆,何必与赵懿和秦昭来回讨价还价?

这就是秦朗的想法,不喜欢反反复复的提什么规矩,规矩,规矩。

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秦朗已经转身走到了办公室门口了,马上就要彻底离开。

秦昭终于忍不住了,再不叫住秦朗的话,这小子真的要走了。

“秦朗,你先等会!”

秦昭终于厚着老脸喊住秦朗,他若不叫住秦朗,这小子绝对会离开。

秦朗已经猜到了秦昭肯定会喊住自己,因为他可以不说这件事,但秦昭却不能不说,这事关将部的内部问题,马虎不得。

而这件事想要彻底解决,绝对不可能绕过他秦朗。

缺少秦朗,想解决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事人,受害者都不在,怎么去解决?难道直接宣布氘弹事件是误射,大家该吃吃,该喝喝?

最难做的就是秦昭,身为将部的元帅,底下一个氘弹驻地的将领闹翻了天,最后擦屁股的就是他。

郑全文可以一走了之,但他这个元帅不可以。

不给国王一个答案,不给秦朗一个交代,不给龙国一个解释,将部这里永远过不去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