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明日星程 > 第153章 实体番外

杨悠明在剧组生病了。

他最近在拍一个名导演的商业贺岁古装玄幻大片,题材他不是很感兴趣,但是角色愿意尝试,再加上制片人和导演诚心邀请,最终他还是接了这部戏。

夏星程后来问他:“你是不是觉得钱给够了才接的?”

杨悠明闻言笑着说道:“我是那么肤浅的人?”

他在电影里面演一个彻头彻尾的昏君,脸上黏着胡子,身上穿着宽大的龙袍,眼睛下面勾画出一片纵欲的青黑。

害得他生病的那场戏是一场在温泉池子里与美人追逐的戏,温泉自然不是真的温泉,但是导演要求要制造出温泉的水雾效果,包括追逐时溅起的水花也要构图完美,所以这场戏重复拍了两三天,等到导演认为这一场戏终于达到他理想的效果时,杨悠明躺在酒店房间里发烧了。

第二天白天杨悠明去医院开药打针,晚上还是回来酒店房间。

李芸问他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

杨悠明说不用了,现在还不饿,等待会儿觉得饿了再说。

于是李芸就先离开了。

杨悠明把房间的灯光调暗,站在床边脱衣服,他有些疲惫,手指从领口往下一颗颗解开衬衫的扣子,闭上眼睛仰起头,活动一下略感僵硬的脖子。

衬衫敞开之后,他解开皮带和裤扣,又把拉链也拉下来,刚要脱裤子的时候,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杨悠明朝外面看了一眼,默默把裤子拉链扣了回去,又扣上衬衫胸口的一颗扣子,走到门边打开房门。

门外的人穿着棒球服和牛仔裤,头上戴着的棒球帽压得低低的,等杨悠明一开门就自己走了进去,一脚踢上房门,同时抱着杨悠明的肩膀朝他嘴唇亲过来。

杨悠明全身乏力,勉强搂住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他在嘴里胡乱搅了一番,好容易偏开头,喘一口气说道:“我感冒了,别传染给你。”

夏星程说:“没关系,你给我什么我都要。”

杨悠明笑着,手掌抚摸他后背,问他:“怎么突然来了?”

夏星程的脸在杨悠明的脖子上胡乱蹭,发泄自己思念的情绪。

“我上午听李芸说你病了,立即就让花花帮我订机票,今晚赶过来帮你暖床。”

杨悠明说:“那你来巧了,我正打算上床睡觉,你先去给我暖一下。”

夏星程抬手把帽子摘下来丢到一边,又开始脱外套,说:“没有问题。”

说到暖床,夏星程其实是认真的,不过时间还早,他也没有着急上床去躺着,听杨悠明说还没吃晚饭,便先给李芸打电话,让李芸送点好消化的食物过来。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李芸给他们送了热粥和几分小菜过来。

杨悠明还是觉得疲倦,躺在床上昏昏沉沉,没有睡着,听夏星程在房间里面跑来跑去,期间好像还洗了个澡,换了一套他的睡衣。

等李芸把晚饭送来,夏星程穿着杨悠明的睡衣趴在床边亲他的脸,说:“吃饭了。”

杨悠明睁开眼睛,看着他说:“我还不饿,要不你先吃吧。”

夏星程跟他距离很近,感觉到他温热的鼻息,说:“你呼吸还是烫的,不会没有退烧吧?”

杨悠明回答道:“应该没有了。”

夏星程不放心,问:“有体温计吗?”

杨悠明指了指电视柜。

夏星程去取了体温计过来,一定要给杨悠明再量一次体温,杨悠明只好配合他把手臂抬起来,让他把体温计给他塞到腋下,又把他手臂按下去,在他耳边说道:“夹紧了。”

杨悠明笑着抬起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脸。

夏星程最近没安排工作,他有一部戏要下个月才进组,正好是一段休息期。

杨悠明侧躺在床上量体温的时候,夏星程就趴在床边,专心致志的看着他,杨悠明也睁着眼默默与他对视。

过一会儿,夏星程就像是贪恋主人温度的小狗,凑近了用脸颊和鼻子轻轻蹭杨悠明的额头和鼻梁。

杨悠明含住了他的嘴唇,轻轻吮一下,之后便与夏星程吻在一起,他翻了个身平躺着,夏星程一边与他接吻一边还抽空对他说:“小心体温计。”

等到把体温计拿出来,夏星程翻来覆去地看不明白,还是杨悠明自己接过去看了一眼,对他说:“没有发烧,没事的。”

夏星程把体温计放回盒子里,说:“没发烧就吃晚饭吧,你现在不想吃就再等会儿,我陪你吃。”

杨悠明大概是不想夏星程继续等他,撑着坐起来靠在墙头,说道:“现在吃吧。”

夏星程笑了,拿起李芸送来的饭盒:“我喂你。”

他坚持一定要喂杨悠明,把饭盒打开了盖子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脱了鞋子爬上床,跨坐在杨悠明的腿上,再伸手拿来饭盒,用勺子搅动里面的热粥,递到唇边试了试温度,再喂到杨悠明的嘴边。

杨悠明一直笑着看他,等他把粥喂到面前了,才张开嘴含进去。

粥是加了蔬菜的白粥,夏星程耐心地探身用筷子夹起放在床头柜上的小菜,放在勺子里的白粥上面,再喂给杨悠明吃。

杨悠明看着他,问:“累不累?”

夏星程说:“不累。”

杨悠明抬手,用手指挠了挠他下巴,说:“那等有一天明哥老了,你也这么喂我吃饭吗?”

夏星程说道:“明哥不会老的。”他喂杨悠明吃一勺粥,然后低下头用勺子在饭盒里搅了搅,“明哥还能操得我下不了床,怎么会老?”

杨悠明一边笑一边实在忍不住咳了两声。

夏星程跪在床上,先把饭盒放下来,又拿了床头柜的水杯递给杨悠明喝。

杨悠明喝了水之后,对夏星程说:“好,明哥不会老,明哥会一直陪着你。”

夏星程喂杨悠明吃完晚饭,又催促他赶紧把感冒药吃了,才自己端着饭盒坐到旁边去吃东西。

感冒药很快起了作用,杨悠明躺在床上睡了一觉,后来再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灯已经关了,他摸到夏星程躺在自己身边。

夏星程本来也睡着了,杨悠明一碰他便醒了过来,揉一揉眼睛问道:“不舒服吗?”

杨悠明说:“几点了?”

夏星程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十点多了。”

杨悠明问他:“你听是不是有人在敲门?”

夏星程坐了起来,静静听了一会儿,说:“好像是。”接着他语气不太畅快的说道,“谁这么晚了还来敲你的门?”

杨悠明也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床:“你别动,我去看看。”

他开了一盏小台灯,抓起夏星程脱在床边的睡衣裤穿起来,踩着拖鞋离开卧室。

杨悠明的房间是个套房,卧室外面还有一间客厅,他一直走到客厅门前打开了房门,看见外面站了年轻女演员。

女演员就是这部电影里演他最宠爱的美人的任方媛,年轻也漂亮,演技还不错。她脸上还带着妆,像是刚刚从片场回来,手里提着个果篮,见到杨悠明开门顿时显得有些紧张,问道:“明哥,你好些了吗?”

杨悠明冲她神情温和的笑笑,说:“好多了,谢谢你。”

任方媛连忙把果篮拿起来,却并没有递给杨悠明,只说道:“导演让我给你送来的,他今天还在赶戏,说没办法来探望你。”

杨悠明应道:“帮我谢谢导演。”

任方媛问他:“你吃过药了吗?”

杨悠明说:“已经吃了,今天感觉比昨天好了很多。”

任方媛点一点头,她朝着房门里看一眼,问道:“你是不是已经睡了?我吵醒你了?”

杨悠明微笑一下,说:“没有,谢谢你来看我。不过太晚了不方便请你进去坐,而且,我房间里有别人在。”

任方媛听到最后一句时顿时愣住了,她脸上的神情几乎都没维持住,过了两秒才猛然间反应过来,连忙把手里的果篮递给杨悠明,说:“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

杨悠明接过果篮,依然冲她微笑着。

任方媛有些慌乱地鞠了一躬,说:“那你早点休息,希望能尽快康复。”

杨悠明点了点头:“谢谢,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辛苦了。”

等任方媛一走,杨悠明关上房门提着果篮回到里面卧室。

夏星程已经没有了睡意,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内裤盘腿坐在床上,抬着头看杨悠明:“谁啊?”

杨悠明把果篮放在床头柜上,说:“剧组的小姑娘。”他顺路去了趟厕所,出来之后走到床边坐下来。

夏星程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继续刚才的话题:“小姑娘?”

杨悠明脱了睡衣躺下来,看着夏星程说道:“你觉得小姑娘对你来说有任何威胁吗?”

夏星程没有回答,只说道:“我听她想进你房间。”

杨悠明说道:“我跟她说了我房里有别人。”

夏星程躺倒了杨悠明怀里,说:“你不怕她出去乱说,或者乱猜吗?”

杨悠明果断的回答他:“不怕。”

夏星程忍不住笑了笑,他抬头亲上杨悠明的嘴唇。

杨悠明吻了他一会儿,感觉到感冒药带来的强烈睡意还没有完全消散,于是说道:“你明天走吗?”

夏星程说:“为什么要走?来都来了,肯定要多跟你待几天。”

“那好,”杨悠明道,“明哥今天实在没力气了,等明天好了就操得你下不了床好吗?”

夏星程笑着回答说:“好啊。”

第二天早晨,杨悠明醒来的时候果然感觉好了很多。

夏星程还在他床上赖着,听到他起床的声音,眯着眼睛问道:“要去吗?”

杨悠明亲了一下他的脸颊:“今天不去,通告已经排好了,等会儿我让李芸联系剧组,看明天排不排我的戏。”

夏星程看他开始穿衣服,问道:“那你去哪儿?”

杨悠明说:“昨晚出了点汗,我先去洗个澡,然后去外面散会步,顺便给你带早餐回来。”

夏星程用手捂住眼睛,深吸一口气说:“你等我,我跟你一起去。”他忍下睡意,坚持从床上爬起来,穿着运动鞋跟杨悠明一起出去散步。

杨悠明如果早上没有通告,一般习惯是在酒店周围跑几圈。

夏星程知道杨悠明一直在健身,他的身体状态比很多年轻人都要好,他们两个之间有十多岁的年龄差距,杨悠明注定会比他先老,但是杨悠明一定不会抛弃他。

今天杨悠明没有跑步,他和夏星程一起从酒店里出来沿着一条小路往前走,这附近有个挺大的自然森林公园,环境很好,早晨会有不少老人在公园里锻炼,这些老人都很专注,平时几乎不会有人注意到杨悠明。

两个人缓缓散步,一边走一边聊天,走了接近一个多小时回到酒店时,夏星程觉得背后出了薄薄一层汗水。

杨悠明说他:“你还是该多锻炼。”

夏星程有着所有年轻人共同的毛病,那就是懒。如果不是工作需要,他绝对不会健身。但是其实夏星程也不年轻了,他已经三十出头,再过几年别人恐怕都不会说他是青年演员了。

听到杨悠明这么说,夏星程抬起手舒展了一下身体,说道:“等我三十五岁就天天跟着你锻炼。”

杨悠明只是笑了笑。

他们刚走进酒店大堂,任方媛带着她的助理从电梯里出来,正面对面朝他们走过来。

任方媛的通告在下午,她没有随着剧组一早出发,但是现在还是要过去,先开始化妆,她先是一眼看到杨悠明,愣了愣打算上前打招呼,紧接着便注意到了杨悠明身边的修长身影。

夏星程头上戴着棒球帽,任方媛仔细看了一会儿才认出他来,顿时觉得奇怪,不明白为什么夏星程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走近了之后,任方媛向杨悠明点头打招呼:“明哥。”之后又看向夏星程,他们之前没有碰过面,于是说道:“这是星哥吧?”

杨悠明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夏星程,任方媛。”

夏星程朝任方媛笑了笑,伸出一只手:“你好。”

任方媛连忙跟他握手:“星哥你怎么会来这里?”

夏星程说:“我听说明哥病了,来探他的班。”

任方媛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但是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

这时候,任方媛的助理小声催促她,说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她们得早点过去。

杨悠明于是说道:“你先忙吧,我和星程去吃早饭。”

任方媛连忙应道:“好,那我先走了。”

他们在大厅道别,杨悠明和夏星程朝电梯方向走去,要去四楼餐厅吃早餐。

任方媛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杨悠明和夏星程走进电梯里,转过身朝着外面。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她能看清夏星程正在杨悠明耳边低声说着什么,而杨悠明看夏星程的眼神也是温和沉静且带着笑意的。

她愣了愣,突然说道:“他昨晚房里的人。”

助理有些莫名其妙,问道:“什么?”

任方媛睁大了眼睛,过了很久都没回过神来,直到助理一再催促她,她才继续朝外面走去,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样……”

电梯里面,夏星程跟杨悠明说:“她会不会猜到是我?”

杨悠明笑了笑:“无所谓。”